胖掌柜对白涟的逻辑无话可说,但反正自家圣莲阁也赚了点钱,他自然不会多嘴去提醒叶明玦。

    只是他看向白涟那弯起眼眸时露出的狡黠的笑意,忽然浑身一寒,下意识离远了一些。

    “我想要拜托你查一件事。”白涟这时却突然说道,“有关叶明玦的来历。”

    胖掌柜有些为难地露出苦笑:“这……我们这里不负责这种事啊,若您有意愿,可以去万通阁,他们才是专门贩卖情报的地方。”

    “你少来。”白涟似笑非笑,“我知道圣莲阁有自己的情报网,别想糊弄我。”

    望着那双清澈的仿佛能够看透他内心的眼睛,胖掌柜顿时惊得满身是汗,不敢起任何隐瞒的心思:“但是……我们从来不接外人的生意,您看……?”

    白涟也不多说废话,直接随手翻出一只小巧的纸鹤,纸鹤满身雪白,只有头顶有着一点梅花似的红,看起来精致可爱:“拿不定主意就去问你上面的人,把这个给他看,他自然就明白了。”

    胖掌柜自知白涟有大身份,立刻点头应下伸手去接纸鹤,待到好奇地将灵力输送过去一点,这只纸鹤便如同活了一般扑扇着翅膀飞在半空中,脑袋一点一点甚是可爱。

    “这是何等奇妙的法术,竟然能让纸折的小鸟飞行。”胖掌柜忍不住感慨赞叹,他可从没见过这么不可思议的法术。

    白涟淡淡看着他反复研究,只是解释道:“它叫纸鹤,把调查的内容念给它听,它自然就会来寻我。”

    胖掌柜不住点头,经过白涟露出的这一手,他已经在心中将白涟认定为神通广大的高阶修士之一,丝毫不敢怠慢。

    话谈到这时,叶明玦已经心满意足地走了下来。

    胖掌柜紧接着就看见他所认为的那个神秘高阶修士,神情瞬间一变,带着柔软又纯洁的笑容走到叶明玦身边,乖乖扬起小脸等待叶明玦的回应,像一只乖巧可爱的兔子。

    与方才那威压恐怖的模样完全相反。

    ……难不成大佬现在都喜欢玩这口?

    胖掌柜大开眼界。

    等到出了圣莲阁,叶明玦心中还在思索着有关牛满客、以及那位萧氏的事情。要想找到准确的情报,需要借助魔教的力量,他现在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魔教,立刻派人调查。

    说起来……他是为何会在街道上闲散的漫步来着?

    叶明玦蹙眉沉思了一会儿,猛地脚步一顿。

    直接伸手按住了还要拉着他往茶馆走去的白涟的肩膀,叶明玦目光冷冽,一字一顿问道:“你还记得我们的目的吗?”

    白涟眨了下眼睛:“逛街?”

    “……”

    见某人竟果断将心声说了出来,叶明玦深呼了一口气,多了几分咬牙切齿:“莲花菩提子,你说过要带我去寻。还是说你只是在骗我?”

    最后一句话说得又低又冷,连眼眸都透出几分寒意,似乎只要白涟敢承认,他那隐隐藏匿的杀意就要彻底迸发出来。

    像是被他的气势惊到了一样,白涟身体微微一颤,一双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满脸都是无辜:“可是,你早就已经把它吃了啊。”

    叶明玦愣了,连杀意都凝固在原地:“……什么?”

    他下意识检查自己的丹田,果然发现修为稍稍恢复了一些。虽然只是一点点不仔细感知都没有注意到,但也证实着他已不再有性命之忧。

    他仔细回想起这期间内发生的点点滴滴,将回忆定格在春风楼中白涟讨好地将几个果子递给他手中的时刻:“那个翠绿的果子?”

    见白涟点头,叶明玦无言地陷入沉默中。

    他想起当时差点想把菩提扔了的冲动,没由来地升起一阵冷汗。

    “……你为什么当时不说?”他无奈地看了白涟一眼。

    白涟视线飘向侧面,一扁嘴,委委屈屈地开口:“你刚才好凶,不告诉你。”

    叶明玦:“……是我的错,我过于武断了。”

    白涟依旧别开脸不想看他,这让叶明玦有些头疼,堂堂魔尊还是第一次低声下气地哄人,出乎意料的是,他竟不算讨厌。

    “我请你品茶?原谅我?”

    白涟这才脸色回转:“那说好了。”

    只用简单的承诺就把人哄了回来,见白涟喜笑颜开,叶明玦眼底也忍不住带了点笑意。

    “当时不告诉你,是因为……”白涟捏着身侧的布料,稍稍垂下眼眸,眼睫如颤抖的花枝般轻动,“告诉你你就要走了吧,我还……不想让你走。”

    饶是性情冷淡的叶明玦,听到这句话后也不由自主地一怔。

    青年如同被抛弃的小狗一般可怜兮兮地垂下头,白净的脸上仿佛蒙上了一层阴霾,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小片浅淡的阴影,眼帘轻抬,那双眼底便满是脆弱与渴望。

    叶明玦神色复杂,他从没有想过会是这种结果。

    白涟有史以来对他说出了第一个谎言,却是为了暂时留住他的脚步。

    看似无理取闹的逛街也好,对话也罢,仅仅都是想要留下他而已。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绪,种子柔软的在心中萌了芽,正在努力的破土而出,让他整个心都开始躁动不安。

    他动了动唇瓣,忍不住低声问出了口:“为什么不想让我走?”

    见他眸光闪烁,似是渴望似是期待,系统敏锐抓住他的情绪,提醒道:“据我判断,现在是刷他好感度的绝好时机,上吧!”

    于是白涟真挚地捧住了叶明玦的手,痛心疾首地诉说心绪:

    “——因为我没有灵石了,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好兄弟,救我!!”

    “……”

    心底那抹奇异的情感瞬间碎了个稀巴烂,叶明玦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白涟连忙拉住了他:“逗你的逗你的,我们之间的感情怎么可以这么廉价!”

    叶明玦冷笑:“再给你一次机会组织语言。”

    白涟对他柔柔的笑:“当然是因为你这个人很有趣啊,千年都难以碰到一个,我舍不得你。”

    千年什么的实在是夸张了,叶明玦只当他在讨好自己,摇摇头没有放在心上。

    他忽然想起除了一开始的饭馆,一路上都是他在付钱,而且听他说要请客的时候白涟明显感到特别开心,不由得真的怀疑起白涟没有多少灵石。

    看在白涟救过他几次命的份上,叶明玦想了想,便道:“我还会在这里待上一晚,今晚就在这落脚,等明日我送你些灵石,你再回去吧。”

    白涟目光希冀地请求:“我不能继续跟着你吗?”

    “不行。”这点叶明玦没商量,“我要做的事很危险,你不合适。”

    听他这么说,白涟只好遗憾点了点头,但眼底瞬间闪过的锋芒却没有被任何人看见。

    见他如此,叶明玦忽然就明白了为何他偶尔会对白涟生出杀意,每次却又奇异平息起来的理由。

    识大体,知进退,每次都卡在他底线的边缘疯狂试探,却永远不会多迈一步。

    就比如白涟从没问过他被追杀的原因以及叶明玦这个名字的来历,正因为不去询问,所以他们还能这样肩并肩一起行走。

    两人这之后又按照白涟的计划去喝了茶,叶明玦趁机使用了神行符来联络魔教的属下,现在第一层毒已解,他是时候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魔教下属得到联络寻来的时候已经夕阳夕下,正是叶明玦与白涟在客栈一楼用晚膳的时候。

    叶明玦感到符咒的动荡,立刻装作去茅厕来到无人的角落里与下属汇合。

    第一时间前来寻找他的部下总共六个人,为首的是他座下的右护法方程。此时,这六名下属纷纷跪拜行礼,齐喊尊上!

    “尊上,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右护法方程抬起头,露出一张颇为英俊的脸。一身深蓝的服式将他的脸色衬的颇为冷傲,纵使眉梢满是担忧,那双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也满是目下无人的味道。

    这种长相并不讨喜,尤其跟叶明玦这面瘫站在一起气氛就更加诡异了。

    叶明玦深知方程不是最好的选择,但他的属下里只有方程修为最高,也别无选择:“本座身中剧毒,需要去各地寻得解药,此次行程不宜张扬需小心伪装,方程与我同去。”

    “至于其他人本座也有任务给予,不过此事稍后详说,你们先在城中寻找一名剑修,身穿黑衣,面色冷淡,修为深不可测,浑身杀意浓烈,几乎一眼就能辨认出来。找到了不要轻举妄动来告知我,若是没找到就在戌时去客房,记住,小心行事不要惊动其他人。”

    他细细进行嘱托后,怕白涟起疑就立刻返回了客栈。

    “抱歉,时间久了些。”他面不改色地撩袍坐下,故意解释了一句。

    “这不是一般的久。”白涟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顺手给他夹了一快子凉菜:“多吃这个,降火。”

    “……”

    等到吃饱喝足后,二人起身去各自房间休息了一阵,没过多长时间,叶明玦的房门就被白涟敲响。

    某人以欠人情这个理由,要求叶明玦替他做一件事。

    叶明玦本做好了麻烦的准备,结果却听白涟说只是想要城西边贩卖的烤鸭。

    叶明玦好笑:“刚吃完还想吃?”

    白涟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我们是修士又不会撑,听人说这里的烤鸭相当美味,我们一起来尝尝呗?”

    无奈于他傻到将魔尊的人情用在这种小事上,叶明玦摇了摇头,却因临别在即,竟难得心情柔软的主动答应帮忙。

    抱着让下属在他房间里等等也没事的心态,一路上他都泰然自若地走在街上,不慌不忙。

    然而等他拿着烤鸭回到客房的时候,却忽然脸色一变,猛地推开房门。

    屋内,正盘腿坐在床上的白涟绷着一张脸,一手撑着侧脸轻轻垂下眼眸。暖色的烛光打在他的脸上,竟没有令这张平静的脸添加一丝温度。

    而地面上则用绳索结结实实地捆绑着一堆人,左边三个右边三个,摆放的整整齐齐。

    只是叶明玦仔细一看,却发现这些人正是他的下属!

    喏,实力最高的那位方程也在其中,整个人如同蔫了的茄子,鼻青脸肿地瘫在地面上,一眼望过去似乎遭受了什么残酷的刑罚。

    修为三阶发丝一根没乱的白涟,修为六阶鼻青脸肿的方程……叶明玦有些看不懂了,怎么修为最弱的反而毫发无伤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明玦的头顶由衷冒出了一个问号。

    作者有话要说:  叶明玦: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白涟:看来你理解我的心情了。

    ——

    改了下文案,希望能更有吸引力一点。

    感谢在2021-09-11 12:00:00~2021-09-17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我在大润发杀鱼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