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明玦从未看过这般神奇的景象。

    只见滚着金边的圣莲二字腾空而起后,他身体里勉强维持的一阶修为就仿佛尽数被封锁一般,竟是降到了与普通凡人无异的地步。

    别说是御剑攻击了,就连简简单单的调转灵气都做不到。

    再抬头观察对面的剑修,也是满脸惊愕,在空中悬浮的剑啪嗒一声坠落在地,任凭他如何掐诀也没办法调御。

    “此乃真君敕令。”

    此时,有些微胖的掌柜摸着胡子冷声又道:“圣莲阁内不许私斗,几位若有渊源请出阁解决。”

    这就是圣莲真君所自创的符咒——敕令!

    叶明玦眼底浮现一抹惊艳。

    圣莲真君一生奇奇怪怪的法术颇多,就连他门下的弟子都不能言尽。

    敕令一词叶明玦曾经听过却从没有过多的了解,本觉得是世人将圣莲真君神化得太过,根本不值一提,可直到现在,他才终于领悟这是多么惊人的法术。

    这位掌柜的修为也就四阶银莲,却能够调动敕令压制比他境界强的修士。再加上这么多年下来圣莲阁从未出过事,足以可见这敕令的强大之处。

    叶明玦无比庆幸他们恰巧来到圣莲阁附近才被人追杀,只要他不出去,性命就暂时无忧。

    眼见那剑修眉头紧蹙扫视四周,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撤退,叶明玦立刻先一步朝掌柜大喊:“把他困住!”

    胖胖的掌柜听到此言有些不满,他只是想要保证圣莲阁的秩序,不负责插足外人的仇怨。

    只是还没等呵斥,一道有些温柔的声线便传音入耳,直接让他一怔。

    “按他说着做。”

    无需寻找便对上一张温文尔雅的脸,在这所有人修为都被压制的时候,只有青年能够普通的传音,还突然说了一句几百年几乎无人提起过的暗号:

    “——芝麻开门。”

    “!!”

    胖掌柜心中大骇,这暗号是曾经圣莲真君所定,只有特殊身份的人才会知道,全修仙界也不超过十个,但每个得知暗号的人都是贵客中的贵客,绝不能怠慢。

    现在此暗号几乎相当于废置,能从这样的一个青年口中听到,他也是相当的震撼。

    “怎么了?圣莲阁难道不再启用这暗号了?”

    听闻白涟语气中的不快,胖掌柜浑身一激灵,立刻毫不犹豫地照办了:“快,给我困住他!”

    听他这么说,其余隐藏在暗处的修士立刻听令,将门口瞬间堵得严严实实,其中一人甩出鞭子三两下捆在剑修的身上,保证他无处可逃。

    没有修为的剑修被捉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尽管他想利用强健的体魄来挣脱,但是对于使用鞭子的修士来说,这点力气跟蚂蚁差不多少,连眼皮都没抬就立刻将人捆紧。

    叶明玦原本只是随口一说,还真没想到圣莲阁会帮这个忙,稍稍怔了下,才紧接着朝胖掌柜行礼道谢:“多谢相助。”

    “不必客气。”胖掌柜态度以肉眼可见地和蔼了起来,他瞥了眼没有说话的白涟,心中忌惮,又笑着请示叶明玦,“不知贵客要如何处理此人呢?”

    “实不相瞒,这敕令只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

    言下之意,等到时间过去后,可就没人能够困住这个修为强大的剑修了。

    叶明玦微微颔首,抓紧时间向被困的剑修问道:“你是何人?”

    剑修只是冷漠盯着他,不说一句话。

    叶明玦也知道他不会轻易吐露情报,眉头一挑,捡起地面上的剑横在他的脖子上,杀意一瞬间凶猛地袭来:“不说,就杀了你!”

    剑修抬起黑漆漆的眼珠看了他一眼,就再次平静地移开视线,像是看透了他的虚张声势一样。

    叶明玦心中杀意更盛,若是能带回魔教细细审问效果应该会不错,可现在他一没有那个时间,二不好抢圣莲阁捉下的人,三也不好在此当场审问,一时间找不出好的方法。

    正摇摆不定时,肩膀被人拍了拍,白涟那张含笑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内:“叶兄,你的方法太粗暴了,这样他可不会回应你。”

    剑修的反应无疑证实了他的台词,叶明玦挑眉:“难道你有办法?”

    “我只知道以这位道友的性情威逼并不管用。”白涟用关爱世人的语气普照大地,“所以你大可以放得和善一些,说不定他心里一软就会主动说出内情。”

    虽然知道这正是像白涟这种傻白甜才会提出的观点,但叶明玦却无师自通学到了一种方法。

    以往他从来只会审讯杀人,用最严酷的刑罚来折磨囚犯,但现在他悟了:“若你愿意告诉我追杀我的理由,我既会毫发无伤地放了你,也可以给你灵石以及所需的资源,尽量满足你需求,在场所有人都是证人。”

    对于贫苦的剑修来说,资源一词本来是强力的诱导剂,但剑修却冷漠别开视线,任凭他说什么话也毫不动摇。

    叶明玦大约摸清了这人的脾气,软硬不吃死犟到底倔牛一个,心里的那点耐心快要被耗光了,险些想要宰了他解恨。

    “看来这人两袖清风根本不注重外物啊。”白涟也摸着下颔悠悠道。

    叶明玦冷哼一声:“那就先把他的修为废了再慢慢审。”

    白涟不赞同地看着他:“叶兄,世界多么美好,你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虽然他不喜钱财又有实力又有地位,但我敢肯定他有一项非常薄弱的点。”

    叶明玦被他的话吸引,眼睛灼灼地看过来:“什么?”

    白涟微笑吐出三个字:“美人计。”

    叶明玦:“……”

    他头一次听说审讯还要弄个美人来引诱的,眉头蹙地很紧。

    “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往往越是像他这般心如止水的修士,就越是对这方面薄弱啊。”

    叶明玦总觉得这个逻辑不太对,但又没有可以反驳的点,只好说:“难不成我还要给他找个美人?”

    “为什么要找。”白涟一脸真挚,“面前不正好有一个吗?”

    “……”

    叶明玦脑中莫名浮现出他之前说过的那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倏地脸色一黑,浑身散发出超低的气压。

    “白.涟。”他一字一顿地念出这个名字,唇角冷笑,“如果你想惹我生气,恭喜你成功了。”

    而且是那种恨得牙痒痒想杀又觉得可惜,不断犹豫不断试探的杀意。

    活了百年,叶明玦头一次品味这种又爱又恨的感觉。

    还真是……相当奇妙。

    白涟机智地改了口:“我的意思是……让我上,以我的容貌肯定会让他说实话的!”

    叶明玦只觉得他在辩解,冷哼一声退后一步,做出让他先请的架势。

    然后好整以暇地双手环胸,等待着白涟无功而返,再好好讽刺一番。

    只见白涟勾着一双水润的眼眸,柔柔弱弱地走到剑修面前,开口就直率地问道:“看在我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叶明玦讽刺的弧度还没完全勾起,就见剑本冷着脸谁也不曾理会的剑修,在白涟请求的一瞬间犹豫地动了下唇瓣:“牛……满客。”

    叶明玦:……

    ???

    一连串的问号在脑海中刷了屏,他脸色僵硬的如同石化。

    “牛满客?”白涟脸上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尤其是瞥见叶明玦的表情,就更想要笑了。

    明明是他偷偷使用敕令命令人说实话,表面还在故意演戏,“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个名字很有趣。”

    “……”

    不仅是叶明玦大受震撼地怔在了原地,就连牛满客的脸上也再一次浮现出惊愕,他竟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第一时间用打探的眼神盯向白涟,但面前之人按理来说同样修为被封,应该没有这般能力。

    他的目光扫向天空中的敕令,心中隐约有了一丝怀疑。

    ‘怎么样,我成功了吧。’

    白涟这时得意洋洋地回头看了眼叶明玦,非常隐晦地比了个胜利的手势,那骄傲的眼神似乎就是在这么说。

    叶明玦怀疑人生了整整半晌,才总算是神情恍惚地接受了白涟成功了的这个现实。

    ……难不成这剑修竟然有这种癖好?

    第一反应冒出来的诡异的想法让他古怪地摇了下头,不管怎么看这剑修也不像是一句话都能屈服的人。

    除非……除非有人暗中相助。

    看见一旁使用真君敕令的胖掌柜,叶明玦悟了,大概是这位掌柜看不下去他们耽误时间,所以才出手帮了个忙。

    “牛满客?似乎在哪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开始细细思索起牛满客这个人的情报,前些日子修仙界传言总有一些出名的剑修接二连三收到切磋邀请,而诡异的是,几乎每个赴约的剑修最终都重伤而归。

    那位挑战之人据说就叫做牛满客。

    会是此人吗?

    这样强大且一心只修剑的人会对他的命感兴趣,是叶明玦所不能理解的。他很快判断出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立刻又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背后又是什么人?”

    白涟用柔和的声音重复了遍。牛满客虽满脸抗拒不想回答,身体却相当坦承:

    “目的……杀死叶、明玦。”

    短短几个字,却令叶明玦眼皮发跳,他潜入魔教后便以叶九自居,几乎无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此人肯定知道他与叶氏之间的关系!

    “背后之人呢。”想到这里,叶明玦的情绪陡然激动起来。

    他寻了百年未曾得到的叶氏灭门的线索,今日终于捉到了狐狸尾巴!

    心底仿佛燃烧起熊熊的烈火,连呼吸都无意间加重了不少。

    他的问题遭到了牛满客前所未有的反抗,坚毅的侧脸满是痛苦,唇瓣张张合合几次,才总算是憋出了一个音:“逍……”

    “萧?”叶明玦眼底赫然浮现出一层光彩,只可惜这光彩刚刚出现,玻璃破碎的声音便猛然响起,有什么圆滚滚的东西被扔了进来,一落地便散发出诡异的黑烟。

    “不好!”胖掌柜立刻大喊,“有毒,注意屏息!”

    众人连忙袖口掩面,屏住呼吸,白涟也第一时间退到叶明玦身后,得到叶明玦下意识踏出半步的保护。

    等到满屋子的毒气终于渐渐散去后,几人再看向中间的地带,牛满客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看样子是从窗口逃了出去。

    “哎呀!”胖掌柜看着地面破碎的玻璃渣,顿感心疼,“这可都是特殊炼制的啊,七阶修为的攻击都可以抵挡,怎么这么轻易就碎了呢!”

    叶明玦更是恨到了极点,下意识追到门口又堪堪收回脚步,眼中的阴鸷一闪而逝,竟是情绪外漏猛地砸了下身侧的柱子。

    “这说明他有同伙,修为很高,还善于用毒。”深吸一口气总结得到的情报,叶明玦反复念了几遍那姓萧的姓氏,像是要将这人嚼到骨子里,细细咽了下去。

    他转变情绪一向很快,虽然心理怎么想的另提,面上却重新恢复了面无表情。就仿佛刚才那个气的满身杀气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还朝胖掌柜深深一礼:“多亏掌柜的相助,叶某才能毫发无伤站在这里,十分感谢。”

    “哪里,都是贵客自然要帮一帮的。”掌柜摸着胡子回礼,堂堂正正的态度让叶明玦越发相信是他在暗中出手,投去感激的视线。

    掌柜看着落在地面的破碎的花瓶和玻璃,满脸肉疼欲言又止:“就是可惜我这些宝贝了。”

    叶明玦第一时间收回目光,只当没看见。

    想让他赔偿?可以是可以,就是没钱。

    好在这掌柜人放弃的也很快,将这笔账通通记在牛满客的身上后,便笑脸盈盈地迎上叶明玦:“今天惊扰您了,可有什么需要的,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如楼上瞧瞧?”

    叶明玦手头没钱,却又不好拂了掌柜的好意。

    站在原地尴尬之时,白涟忽然凑了过去,一脸天真地问道:“我们在这里受了惊,可以打个折吗?”

    叶明玦眼皮一跳,差点就没绷住神色。

    他自己招来的祸事不赔偿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要店家打折,这除非是脑子有坑才会答应啊。

    这样想着的下一刻,就见掌柜先是怔了下,随后立刻如同小鸡啄米似的点起了头,满脸堆笑:“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您看五折怎么样?”

    叶明玦:“……”

    失算了,这掌柜傻劲跟白涟有得一拼啊。

    白涟似乎还觉得有些贵,迟疑地扭头看他:“你觉得呢?”

    叶明玦当然不会得寸进尺:“足够了,多谢。”

    他一边心想白涟真是个幸运儿跟他在一起都能遇见这种占便宜的好事,一边按照掌柜的嘱咐满意地起身上了二楼。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后,掌柜这才连忙恭敬地朝白涟行礼,脸色有些古怪:“按照规定,持有令牌的贵客可以免费拿走阁内的三件东西,您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啊。”白涟笑得异常无辜:“我可是问过他了,是他自己觉得五折便足够了的。既然他想要花钱,咱还客气什么呢。”

    反正整个圣莲阁都是他的产业,能赚他一笔,不亏。

    作者有话要说:  白涟:我是在坑人吗?我问过他了呀!在座的各位都是见证人!</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