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开始练习,余莫就不太记得时间了,更不会在意周围发生的事情。

    所以等到音乐被关闭,邢回又叫了声余莫后,余莫才顶着一头汗湿的头发,略有点懵地朝着发声地看过去。

    舞蹈室的灯光打在他脸上,将那满脸的汗水照的更加清晰,却让人想到水流过白玉,打湿了嫣红的花瓣,生机肆意又活色生香。

    他长着一张漂亮地不似常人的脸,却又偏偏在这种时候带着如此鲜活的色彩,太容易让人产生如梦似幻的渴望,渴望将之掌握于手心,让他只在自己一人眼前绽放。

    因为是刚刚停下,余莫现在的气息还不稳,微喘着气发问:“怎么了吗?”

    带着些喘息的鼻音,有点懵的疑惑语气,只听的人心口微微地痒,恍惚间会让人错觉他是在和亲近的人撒娇。

    夏莱新想起了那一晚,余莫在他怀中,轻声梦呓着往自己怀中钻的时候,毫无防备的像个粘人的猫。

    只是这猫,清醒时却半点不粘人,实在是让人...牙痒痒。

    不等其他人反应,已经有人几步上前,先递上了毛巾和水瓶。

    其他人注意到这个就是余莫的新助理,看着...怎么有点文文静静的柔弱,像那种学生时代的老好人,散发着一种好欺负的感觉,虽然和余莫身材不相上下,但有种一拳能打倒他的感觉。

    当然后来大家就发现,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误会。

    余莫自然是渴的,下意识的接过水瓶,而毛巾已经被那人轻轻地搭上了自己脖颈,他这才抬眼去看对方,只看到对方做完这些又快速退后几步的乖顺模样。

    女孩子就是不一样,这么点事情做起来手法都显得细致贴心的样子。

    余莫一边咕噜噜地喝水,一边心里如此想到。

    毕竟看过夏莱新助理照顾他们的样子,林琼这个女孩子一举一动都透着和他们不一样的体贴。

    原本他还有点怀疑对方的性别,现在却觉得她伪装成她弟弟的样子挺成功的,起码光看的话,只会觉得林琼有点男生女相,而不会觉得她有女扮男装的违和感。

    至于林琼不失分寸却极有眼色的细心,还有接触到他目光时有些闪躲的样子,却隐约暴露了她的真实性别。

    看着余莫喝完了水以后,就直接拿着毛巾胡乱揉搓头发以至于微微炸毛,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林琼心脏怦怦跳,忍耐着垂下眼:可爱,想rua。

    余莫其实也没想让林琼太贴身的照顾自己,到底是男女有别,所以结束了练习以后,见林琼拿着自己要换的衣服,余莫伸手拿了过来,说了句:“以后我自己去包里拿就行了。”

    他说这话的十分自然坦荡,转过身的时候,林琼却看到了他耳廓接近脸颊那一小部分从白皙到通红。

    若不是灯光太亮,余莫太白,这种变化也不会如此明显。

    没怎么接触过女孩子,也对情情爱爱完全没有过什么想法的余莫,也就尴尬了那么一瞬,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出来后,面上已经不见半点异色。

    若说余莫对女孩子就会非常温柔,倒也并不完全,他更多是看在林琼一个女孩子,还要伪装身份来做助理帮家里解决负担比较辛苦,才没有直接拆穿她。

    等余莫换好衣服出来以后,就看到夏莱新他们已经都准备好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换好衣服回宿舍,因为徐玉良交代过了,今天他们还有个直播。

    每次新歌发表前,他们团都会先做一个回归直播,向粉丝们做个预告,顺便展示他们为新歌做的准备努力,让粉丝能知道他们在干啥,有个念想,还拉近一下和粉丝的距离,选在练习室再好不过,

    余莫还是头一次做这个,虽然在换衣服的时候就先整理了一下心情,但等坐到地板上,绕是心大如他,看到对着他们的镜头打开的一瞬间时,那种紧张的情绪还是一闪而过。

    早早守在屏幕前的粉丝,直播一开启的时候,就激动了起来,直播才开,评论弹幕就已经以飞快的速度十分密集地划过,足以见他们的团队的人气和粉丝数量有多么可观。

    等其他人都和打完招呼后,余莫才意识到到自己了,旁边的夏莱新用手肘轻轻动了动他,余莫眨了眨眼,干巴巴道:“晚上好啊。”

    他自觉有些生涩,却看不到原本到了他时明显变少了的弹幕评论,在他开口之后,瞬间疯狂的上涨。

    ——这卷毛小可爱是谁啊?是我认识的那个余莫吗?

    ——嗷嗷嗷,难道是新歌新造型吗?我直接嗨,宝贝,麻麻来了!

    ——为什么感觉今天的余莫有点子...萌?眨眼睛那一下我晕了,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阴沉沉的余莫!

    ——坐在队友中的余莫,头一次没让我觉得他很突兀,刚刚莱新是不是还主动碰他提醒他来着?

    ——麻麻啊我没看错吧,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在双生这里磕到?

    ——别的不说,余莫这脸真的是绝绝子。

    ——莫莫今天素颜?嘴边那个痣第一次看到诶!

    余莫打完招呼以后,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只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镜头,夏莱新一看,马上就接过他的话:“莫哥是因为为了赶进度,所以练习太累啦,现在还有点没缓过来。”

    路一川不愿意落后于夏莱新,也难得开口帮着解释:“是啊,他现在脑子还有点不清楚,好多事不太记得。”

    应斯年微笑地打断了他:“一川,脑子不清楚不是这样用的。”

    只有邢回比较正式地和粉丝解释了下:“因为前段时间的意外,余莫记忆现在不太完整。”

    ——笑死,我看路二哈这张嘴是真的蛮找打的,建议戴嘴套(不是

    ——头一次见四个人都在帮着余莫找场子,活久见啊?

    ——看看到这一幕,我看哪个营销号还敢黑我们团有排挤余莫?直接把这个甩他们脸上去!

    ——呵呵,别乱说,谁排挤余莫了,明明是以前的余莫排挤整个队好吧(手动滑稽

    ——莫莫怎么了?本来就是公司和队友都对他不好谢谢,如果不是苛待他前段时间怎么会出意外?有些人真是张口就来!

    ——除了脸哪儿哪儿都废,无趣乏味还贼玻璃心,光黑脸图都不知道多少了,还在那里怨大家对他不好呢,他对大家就很好了吗?

    ——就是,余莫这么不爱呆团里,建议自己退团~看看他单飞能怎么样呗~

    ——日常一问余莫这个废物小透明怎么配待在团里?

    前面如果说余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话,后面他就知道自己要去看评论和弹幕了,毕竟为了方便他们和粉丝可以交流,工作人员让他们手上都拿了开了直播间的手机,让他们可以更清晰的看到直播期间粉丝的反应。

    结果看着评论弹幕里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吵起来了,余莫有点懵。

    因为是之前“余莫”种下的果,所以现在成为了他的自己,哪怕现在要说一句“不是那样我没做过”都不可能。

    承受了这具健康身体带来的好处,自然相应的要承担这之外的坏处,余莫很清楚这个道理,也早就有了一些心理准备。

    他默不作声地看了手机一会儿,很明显是看到了评论弹幕,乌黑蓬松的头发下,一双葡萄眼显得安静又无辜,因为仿佛被水淋过一样的清澈,定定着不动时,甚至给人有种下一秒眼泪会掉出来的奇妙错觉。

    夏莱新他们自然注意到了,正打算说些什么转移话题,却听到余莫先开了口,他低声说了句:“我们新歌很好听的,大家要记得听。”

    好像这句话给了他一些勇气,他笑了笑,弯起的眼睛如小小月牙儿,蕴着明亮动人的光。

    “希望你们会喜欢。”

    说着希望大家会喜欢歌的话,却好像是在说着希望你们会喜欢我。

    可是并不显得可怜,大大方方的,还有种说不出骄矜自信,不多,恰到好处的不让人反感,反而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甚至会不自觉地让人生出一种“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呢?”的疑惑。

    ——天,余莫这次居然没黑脸?真的变好多诶?

    ——有些粉丝也适可而止吧,说余莫黑脸,天天干什么被人骂谁会开心啊?别把明星不当人好吗?

    ——搞笑,他要是做的好谁骂他啊?还不是自己作的!

    ——无意进入,不太清楚这个团的恩怨,只觉得这个小卷毛笑起来好漂亮哦,是我未来老婆的样子!斯哈斯哈!

    ——我去,对着这么可爱的崽崽你们居然能口出恶言,他才出过意外捡回一条命诶,既然你们不喜欢,那我就抱走了哼唧!

    ——哇,某些粉丝真的好恶毒,不管人家之前怎么样,对刚出过事的人和善一点不好么?

    ——吵什么吵吵什么吵,把我猫猫老婆吓哭了怎么办?看那乌溜溜的眼睛,哭了还不是得我回家哄!

    余莫其实无意卖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弹幕评论就开始出现了明显地倒戈,美人一笑的魅力如此之大,本人却毫无自觉。

    甚至弹幕大面积的出现了“崽崽”这样词汇,噢,还有“老婆”,不过余莫一开始完全没意识到是叫自己。

    他还忍着笑,小声地问了旁边的路一川:“我们队谁的昵称叫老婆啊?”

    按队友们的外形来看,余莫是觉得队里没有一个对的上号的,但也许和外形无关,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有了梗以后被粉丝这么叫的吧。

    路一川用一种余莫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他,道:“你以为是叫谁?”

    余莫摇摇头,他不就就是不知道才问,知道他还问什么?

    余莫不知道路一川这个反问的理由在哪里,难道是故意回避他这个问题?

    看着路一川一言难尽的表情,余莫感觉好像有点头绪了,目光在路一川身上:哇喔..

    看他看着自己,路一川:“...不管你现在脑袋里现在在想什么,我告诉你,都不对,住脑!”

    夏莱新在旁边闷笑不停地捶地,差点笑趴到地上去,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邢回似有些无奈地捏了下眉心,嘴角却微微上扬。

    他们几个坐的近,所以实际上余莫小声的问话全听得见,更别说余莫还带着麦,小声根本没用,粉丝表示我们都听见了啊傻宝!

    于是这一会儿,弹幕评论的老婆直接带上了余莫的名字,极尽调戏之意。

    旁边的应斯年道:“这么好奇,你再看一看?”

    余莫听罢,又看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了,可是整个人却还是处在满头问号的阶段。

    为什么会叫他老婆?

    原来书里的世界里,现在的男团粉丝已经从当妈当老婆发展到要当老公了吗?性别已经如此不是问题了?

    看着余莫像找不到线头的猫一样越缠越乱的样子,大家觉得有趣极了。

    ——莫莫老婆不知道自己是我的老婆没关系,反正这声老婆我先叫为定!我宣布后来的全是隔壁老王!

    ——为了这么可爱漂亮的猫猫老婆,当隔壁老王又如何?

    ——这网络不能好了,到处是乱叫老婆的人,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是吧余余老婆?(指指点点

    这一场直播的走向异常诡异,从唯粉骂战到有路人转粉,再到大面积地调戏余莫,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画风。

    要路一川损人怼人可以,让他安慰人他还真的实在不会,但看着余莫的样子,他难得嘴笨安抚:“没什么,他们就爱瞎叫。”

    夏莱新憋笑:“对啊,是喜欢你的表现,莫哥~”

    他想倒余莫身上,但被路一川在背后用手给推开了。

    夏莱新:???

    隔着中间的余莫,夏莱新和路一川目光对视,隐隐有火花。

    应斯年点了点自己面前的手机屏幕:“你想调戏回去,反叫回去也可以。”

    邢回只道:“斯年”,始终沉稳的声线,却暗含几分警告。

    应斯年无所谓地轻笑,只觉得邢回怕是自己都不知道他那一下的眼神变化,有多么罕见。

    ——卧槽,这气氛不对劲,cp老狗仿佛嗅到了能磕的气息(警惕

    ——头一次觉得我是不是该入爆冷的all莫股?看这个样子,好像到了能涨的时候?

    ——以前:all莫?狗都不磕!现在:有点想尝尝,汪!

    再问一夜之间多出无数赛博老公的余莫是什么感想?

    他只想说:现在的粉丝,真是多种多样,自己还得慢慢习惯才行(默默握拳

    “余莫”原来的粉丝不仅少,甚至也不见得是非常喜欢余莫,因为来来走走的,长久不了喜欢,留下来的也不是最初的粉丝,所以要说从一而终喜欢“余莫”的老粉真的少之又少,死忠就更别说了。也不怪直播一开始被其他粉丝压着骂,实在是人少,也没有死忠的战斗力。

    可是等到余莫开口后,却实实在在的虐到了这部分粉丝一下,并不奇怪,毕竟这样一个直播,中途居然还有路人入坑的。

    更别说,那段被人单独截出来的片段,笑的其实多么戳人心窝。

    余莫确实长的很好,只是在这之前,贴在他身上的标签太多,已经让太多人对他的颜值免疫了。

    可是谁也没办法否认,那个直播片段里,坐在练习室地板上的余莫,即使只是顶着一张素颜坐在一干颜值不低的队友中间,也令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感。

    他笑起来的时候,唇角那点的痣都有几分不自知的诱人。

    有时候当粉丝也是需要信念感的,这个人值得我去保护,去爱,我愿意为他冲锋陷阵,更因为他需要我。

    可是那一刻,看到余莫对着满屏针对他一个人的争吵还在笑的时候,信念感和保护欲似乎就这样油然而生。

    于是仅仅一晚,余莫的粉丝群体就发生一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变化动荡。

    但徐玉良看了看后发现,很明显是好的趋势。

    这对于公司来说也是一种惊喜,谁也猜不到一场小直播,还能让余莫岌岌可危的人气得到回春。

    更别说余莫直播片段,还无任何推动地自己冲了一下热搜。

    如果说这个只能算是小小的波澜,那两天后余馨姿新歌发行,mv发出以后,波澜就成了一股不小的海浪了。

    这阵海浪一经刮起,种种因素又使它经久不平。

    先不说余馨姿也是现今娱乐圈有一席之地的歌手,关注度本来就不低,再来就是余莫拍摄mv时差点出意外的插曲,而意外后归来的余莫还刚以直播事件露了下面,给了外界更多猜测议论。

    在这样的因素下,这样的档口下,mv里余莫的表现就成了众人的焦点。

    别说余莫表现的好,就是他表现的不好,现下的舆论也会偏向他。

    毕竟是差点丢了一条命。

    可是谁能想到余莫的表现不仅是不好,恰恰是太好了。

    生命走向终点的男主人公,上一秒还在对着他爱的人笑的美好,却在下一秒如破碎的泡沫一样后坠着落入水,被水包围着,安静下沉,折射进水中的斑驳光点摇晃,他仿佛就那样融化于水中。

    后期加上滤镜处理的画面,更添几分可触不可及的朦胧苍白。

    既美好,又易碎,凋零前的花,美丽的那么令人着迷。

    这样的画面,再配上背景余馨姿的歌声歌词,让人看清了一场梦碎。

    等看的人从这个mv出来,觉得非常喜欢这个片段,联想到拍摄时余莫的状态,知道这是怎样一个情景下拍下来,可不得脑补更多。

    因为喜欢,才会心疼,因为心疼,之后才有机会了解着去爱上。

    于是余莫的个人公开账号下,霎时间多了不少涌来的评论,之前那些黑子诅咒的话也有了更多的人在下面回复怼的精彩。

    居然敢骂美人,美人是要供起来宠的知不知道?

    还有很多人跟着余馨姿一样,自发地开始跟着一起叫他——美人余。

    当然到了后来他们就发现,这只美人余,其实比起鱼来,更像一只猫。

    而他们,才是被他无形中网住的不愿意走开的鱼。

    作者有话要说:  猫猫要开始散发魅力钓粉了

    余猫一笑,愿者上钩(狗头

    男人们只是生活的调剂品,事业蒸蒸日上才是硬道理!

    避免会有人不适应我写文风格,在这里强调一哈,我非常喜欢写主角受苏,被宠,我就是溺爱妈粉,建议不排斥这点再追文~

    感谢在2021-09-15 04:23:53~2021-09-15 21:52: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全郗的狂教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全郗的狂教友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