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予珩浑身一僵,高浓度的酒精迟钝地发挥效用,在他的血管中叫嚣,灼烧般难耐的干渴席卷而来,怀里这位到处都软绵绵的公主殿下似乎是一切的来源,他的腰很单薄,江予珩单手就能轻松握住,他克制地偏头,不让容因靠得很近。

    “容因。”江予珩又叫了一声,喑哑着嗓音,是压抑着暴风雨前的平静夜,“你知道我是谁吗?”

    喝醉的公主殿下并不是讲道理的人,他滚烫的呼吸裹着酒香,混合着身上仿佛浸透了的浅淡花香,成了奇异的、极引人的气息,一点点洒在江予珩的侧颈,像是致命的毒/药。

    “哥哥……”容因再次呢喃着叫了一声,不清醒的鼻音有种别样的绵软。

    江予珩放在他腰间的手不自觉用力,引来一声短促的呻/吟,容因蹙了蹙眉,低弱地说:“好痛。”

    “抱歉。”他手中猝然收力,有些狼狈地哽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着一旁已经看呆的陈然说:“那我就先带他回去了。”

    陈然愣愣地点头。

    夜晚清凉的风吹来,把江予珩热意沸腾的身体吹得清醒一点,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容因,这人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脸颊埋进他的臂弯,嫩嫩的脸颊肉贴上来,像一团软乎乎的棉花糖。

    棉花糖很不安分,在江予珩怀里动来动去,被他低声说了几句,还要拧着眉不高兴地顶嘴:“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这么晚才来,我都没有怪你,你还好意思说我。”

    他不太清醒,思维跳跃,一下子目露警惕地看向江予珩:“你是谁?要带我去哪里?我告诉你不要乱来,不然我用鞭子抽死你!”

    一下子又变成黏人的撒娇精,娇里娇气地说:“哥哥一个人在家有没有想我?我猜哥哥肯定很想我!”他一边说一边用甜丝丝的语气撒娇,“那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不要生气把我关起来呢?”

    江予珩的喉结轻轻滚动一下。

    容因睁着眼睛,像是看见了什么新鲜好玩的东西,柔软的指腹一点一点,又慢慢地碰了碰。

    江予珩呼吸一窒,空出一只手抓住他,声音低沉地警告道:“不要乱动,我也不是你哥哥。”

    回宿舍的这一段路走的十分漫长,主要还是得益于公主殿下时不时的捣乱,江予珩酒量很好,虽说喝了那样一大杯酒不至于醉得走不动路,但总归还是有些影响,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今晚有些不受控的烦躁。

    他眉间皱得很厉害,动作却堪称轻柔地将醉醺醺的容因安置在床上,替他脱了鞋袜,把人整个裹成一只春卷,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在外面。

    江予珩跟他对视半天,见容因没有一点要睡觉的意思,就只好开口:“你还不睡觉吗?”

    容因乌黑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困惑和不解,他瞅着江予珩:“不要洗澡吗?”他问得单纯,眉眼间并无异色,疑惑的模样像一个得不到答案的小朋友。

    江予珩被他问得一愣,似乎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好半天不知道怎么跟一个醉鬼解释“你没办法自己洗澡、我也还没跟你熟到可以帮你洗澡的地步”这件事。

    “今天不洗澡。”他含糊不清地说。

    “为什么不洗澡?”喝醉的容因格外执拗,“要洗澡的,不洗澡不可以睡觉。”

    江予珩说:“你可以明天早上起来洗澡。”

    容因思考了一会儿,看样子似乎有些被说动。江予珩悄悄松口气,然而还没等他说出下一句“我帮你关灯”,就听见容因很坚持地继续问:“大家都洗澡,为什么我不洗澡?我要洗澡。”

    他盯着江予珩,突然又说:“你不准我洗澡,是不是因为你不想洗澡?”他很嫌弃地说,“那你好脏,我才不要脏兮兮的。”

    不管江予珩怎么劝说,容因都十分坚决自己要洗澡,期间还夹杂着对江予珩睡觉前竟然不洗澡的惊奇和看不起。

    江予珩头疼欲裂,为了让他早点安静,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去给他放水,又在他的指挥下,拿出容因柜子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浴球,任由他挑拣出一个蓝色的扔进浴缸。

    蒸腾的水汽,粉白的脸颊和玫瑰花一样娇艳欲滴的唇瓣,伴随着公主殿下小声的低/吟。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打在深色的被褥上,床边露出一只赤/裸的脚,脚踝莹白纤弱,指甲泛着粉意,柔嫩精巧,脚背勾勒出的弧度线条美好。

    墨黑的发丝随着主人的动作滑落,容因捂着脑袋,难受得睫毛都在颤,他坐起身,缓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睁开眼睛。入目是熟悉的窗帘和熟悉的床单,还有自己身上不熟悉的、显得有些过于宽大的睡衣。

    容因抬抬手,袖子从腕间落下来,金色铃铛应声而响,他有些发懵,不太明白自己这是在哪儿。

    身侧忽然传来细微动静,躺着的那人眉目俊挺,皱着眉,面容上还带着大清早被吵醒的不悦,手却下意识地往旁边拍了拍,嗓音沙哑疲倦,像在哄什么人:“乖一点,别闹了。”

    容因条件反射地伸脚一踹——

    “砰”的一声巨响,等他反应过来,原本睡在床外侧的人已经被连人带被子踹下了床,当事人容因抚了抚自己狂跳的心脏,看着摔倒在地的江予珩,再一次愣住了。

    “……又怎么了?”江予珩修长手指随意搭在眉骨上,遮住眼睛,说话时语调微沉,有些无奈。

    墙上连通宿舍门的通讯器叫唤起来,熟悉的声音透过电子转换变得失真:“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睡过头了?”电子屏幕上傅敛微微带笑,手中专门要来的门禁卡一晃而过,“算了,你一个人收拾肯定很慢。”

    “咔哒。”

    门把手按下的声音。

    容因大脑一片空白,系统冷冰冰的机械音随之响起——

    【警告!警告!检测到主角攻受感情进展过慢,现发布强制任务:请宿主在一个月内成为主角受江予珩的男友,并对主角攻傅敛进行挑衅和炫耀,逾期视为失败,将受到惩罚!】

    作者有话要说:  预警一下:!不会有倒追!

    关于之前作话删除的小番外补档大家可以点进专栏看看简介~

    然后下一个小番外是有一个小天使点梗的现代医生part,我这几天尽力写出来会放在一起,到时候会在作话提醒。

    下一章入v啦,感谢一直陪伴我的小天使们!亲亲大家!

    感谢在2021-09-16 21:03:39~2021-09-17 16:54: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团子 14瓶;翠花子 8瓶;5522827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