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临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司青玄曾经想象过无数次他们相逢时的场景。

    或许是在人群中擦肩而过,或许是在谁的婚礼上与对方不经意的四目相对,或许是在某个景点拍照时偶然在相片中发现了对方迷糊的剪影......总之,如果是以上都市情感剧常见的展开,那司青玄就能大大方方地走到照临身边,说声“好久不见”,然后扇对方一个响亮的巴掌,最好把他的嘴角打出一道血痕来,然后把对方曾经送给他的礼物全都砸在对方身上。

    依照照临的性格,即使他面对这一切,他也只会沉默,大概不会还手,但绝不会说自己后悔了想要回头。

    司青玄坐在冰冷的主位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站在了自己面前的照临,轻轻冷笑了一声。

    “少爷......?”管家鲁道夫站在司青玄身边,轻轻咳嗽了一声,示意他别再对警员的话保持沉默,好歹给些回应。

    司青玄皮笑肉不笑:“很高兴见到你们。”

    对面的警员和侦探们:“......”

    老管家:“......”

    这就没、没了?

    不是应该客套几句,表示对调查的支持,顺便对可怜的死者说几句表达同情的话来洗白自己的嫌疑吗?

    “莫兰登先生。”警员的表情显得无奈了一些,“请问您是否同意我们在你的私人城堡中进行调查活动?虽然这个问题一般没有必要问,但出于保险起见,现在我不得不确认一下您的态度了......”

    “原来是这样。”司青玄微笑道,“啊,那我可以拒绝吗?”

    咨询侦探们:“......”

    “怎么回事啊老大?”栗发年轻人凑到他的同事身边,低声说道,“怎么这npc一上来就卡关啊?是出bug了吗?”

    司青玄一边保持微笑,一边在心里嘲笑疑似照临小弟的栗发年轻人:傻孩子,还真以为你在打游戏副本,什么都能顺着你的心意来吗?

    “少爷,之前是我们主动向警局寄信,请他们上门来调查事情真相的。”管家似乎有些无语地说道,“因为这桩自缢案出了之后,外面传的沸沸扬扬,有说凶手就隐匿在城堡中的,有说咱们这儿闹鬼的,还有人传言这片土地是被魔鬼给诅咒了......总之,为了咱们家族的声誉,必须请来权威人士为咱们辟谣才行。”

    “辟谣?”司青玄装疯卖傻,“他们说的这些难道不是真的吗?”

    老管家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你——”

    “好了好了,我都是开玩笑的。”司青玄把视线转回警员和侦探们身上,伸出双臂,以一种古典而自信的贵族风貌说道,“欢迎各位来到我的城堡。当然,调查案件的事各位请便。现在就请各位先与我一起共进晚餐啊不,早餐吧。”

    侦探们:“......”

    您这换脸简直比翻书还快啊!

    “老大——”因为对幻境中的一切感到陌生,宋瓒下意识地就想紧紧跟着自己的队长照临。他刚想问一句“幻境里的东西能不能吃”,就发现照临一直盯着主位上坐着的那个小少爷出神。

    “老大?...老大!”宋瓒低声呼唤了照临两句。

    “嗯?”照临回过神来。

    “你刚才在看什么呢,这么入迷——这小少爷让我们上桌吃饭。幻境里的食物,对我们无害吗?”

    “不确定。”照临闷闷地回答,“最好先别碰。”

    宋瓒点头,和身边另外两个西班牙防治局派来的觉醒者通了个气。

    按照过去的经验,只要“吃早餐”不是推进剧情的必要环节,城堡里的人是不会在意他们到底吃没吃东西的。

    宋瓒和同事们一起坐到桌前,举起银叉,在餐盘上虚虚地划拉了两下,举起杯子喝口空气,表现的很敷衍,权当是做做样子。

    “这位侦探先生——很抱歉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我是指,戴棕色帽子的那位侦探先生。你是对我们准备的早餐感到不满吗?如果是,倒也不必勉强装出一副喜欢的样子。”主位上的少爷笑语晏晏,但说的话里总透出几分刻薄的意味,“您这样实在过于失礼了。”

    随着小少爷的话出口,城堡内所有人的视线顿时集中在了宋瓒身上。原本跟瞎子似的站在一旁不发言的厨师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桌子前,用他的眼睛狠狠瞪住宋瓒,配合着他浓密的棕色胡须和滚圆的膀子看,活像头被激怒的熊......或者野猪什么的。

    被膀大腰圆、身材魁梧的厨师吓了一跳的宋瓒:“!!”

    他刚才都差点忍不住就要发动天赋了!

    其实在来之前,宋瓒就和别人打听过所谓“幻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它是由诡异生物建立起来的,那等他们进去之后杀光里面所有的活物,这个幻境是不是就能自然的消失了。然而,他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

    “幻境更像是与现实类似、但又与现实之间相隔一个维度的存在。”某个进入过幻境的华夏灾异防治局前辈曾经这样说道,“它有着特殊的、独立的世界规则。只有按照它的规则走下去,才能够接触到幻境的最深处。”

    所以宋瓒一直忍着,以退让为主。

    “额,我很抱歉。对不住,对不住。”宋瓒连声道歉后,下意识地往嘴里塞了个面包,出乎意料的是,面包入口绵软,麦香四溢,居然真的抚平了他胃部的紧张,让他又有些耐不住地喝了口杯里的红酒,“唔——味道很不错啊!棒! very good!”

    与他同队的西班牙觉醒者忽然喊道:“别吃!不是都说了不能吃吗?幻境里的东西对我们而言很可能是有毒性的——”

    “什么?!”宋瓒惊讶地低头瞥了一眼,倒没有看见什么满桌珍馐变成腐肉蛆虫的电影常见桥段,但令他崩溃的是,他拿着面包的手居然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是种无论如何都挥不去的、附着在手上的东西。

    “......你被这个幻境污染了。”西班牙觉醒者同情地看了宋瓒一眼,“接下来你的异变值会有相应的上涨。如果突破了你能承受的范围,那你就会被永远困在这里的。”

    宋瓒微微瞪大了眼,似乎因为过于震惊而说不出话来。

    下一秒,天赋·冰点自主发动。

    ......

    觉醒者们被赶出了城堡。

    一个晃神,他们就回到了“出生点”,即刚从小镇出发的一辆马车上。

    马车晃晃悠,赶到城堡至少需要两个小时的路程。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又得重头来过了。

    刚才天赋·冰点带来的爆炸使整个会客厅都覆上了一层坚冰。这就是之前那个前辈所强调的,“一上来就杀光所有人也没有用”,在不同的幻境里这么做会受到不同的惩罚。

    现在看来,他们的惩罚就是重头再来。

    这已经算得上是一种极其温和的惩罚手段了。

    宋瓒有些崩溃地揪了揪自己的头发:“不是吧?!”

    “肯定是其他环节出了错。”一个觉醒者说道,“按道理,他们应该不会死盯着我们的用餐情况......”

    如果每天不吃那些东西,就注定无法过关的话——

    那他们就更加危险了。

    作者有话要说:  幻境闯关守则第一条,就是不允许ooc。

    作为“咨询侦探”,可以说奇怪的语言、做一些奇怪的动作,但是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魔法把会客厅给冻住。

    如果违背,就会受到惩罚。</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