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沙发,宁跃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郁锋人已经不见了,宁跃肚子咕咕叫,他看了眼时间,瞌睡虫直接被吓跑,慌忙坐了起来。

    距离比赛开始就还剩半个小时!

    手机上的电话和消息都已经爆炸了,宁跃给金志诚发了条安抚信息,花了十分钟的时间过去。

    一过去,金志诚就迎了上来,简直要给他跪下:“祖宗,您可真是我祖宗,下次要玩消失,能不能提前说一声?”

    宁跃定了闹钟的,昨天想着大半夜不方便打扰人,就没给金志诚打电话报备。

    结果谁知道闹钟没叫醒他。

    还有郁锋!

    宁跃咬牙,在心底又默默给他记了一笔账。

    队员看见他来,也没有问他去干嘛了,几个人有点像同事的关系,表面上和平共处,其实不怎么亲近。

    除了大力,时不时看向宁跃,欲言又止。

    比赛现场,除了选手,剩下的人都已经到位,包括观战席上,宁跃和队友在休息室里的时候,发现郁锋已经人模人样的坐在那里了。

    他换了身衣服——也不知道就出来这几天,有什么好换衣服的。

    果然洁癖的生活,和他们普通男生的生活还是有差距的。

    宁跃一想他那个白色的行李箱就头疼,抓紧移开了视线。紧接着他意识到了点不对。

    他忘了把那床被子给抱走!

    不对,他为什么要抱被子?

    郁锋果真害人不浅。

    比赛还没开始,宁跃试了下手感,发现还不错,但是队友的状态又降了下来。

    lp的状态就是个玄学。

    宁跃看他们眼底有黑眼圈,问:“昨晚熬夜了?”

    没人回答,他们的眼神都有点心虚。

    只有大力,老老实实道:“昨天晚上太激动,根本睡不着。”

    其实在不是故意的前提下,宁跃也能理解,但是他昨晚忍辱负重,宁愿不打扰他们,甚至住进了郁锋的房间,是为了什么?

    为了个寂寞。

    开场第一次小型团长,lp失误,放走了敌方一个残血。

    眼看着队员们发送技能的手都在发飘,宁跃冷静了片刻。

    本身他们在一起参加过的比赛就不多,默契是需要日积月累的,有的战队,哪怕是偶尔有一两个队员不在状态,其余人也能很快找补回来,用默契弥补状态。

    但是他们有那种东西吗?

    宁跃前期很猥琐,但是因为默契不足,也送了一两个人头。

    柳垣状态倒是在线。

    然而到后半场,柳垣也没有救场的意思。

    他似乎是已经完全放弃了,也不会说要在宁跃失误的时候表现一把,就老老实实打他的比赛,正常发挥,没有任何的期待,也不会产生任何的积极情绪。

    这局大逆风。

    比赛到现在,他们的积分已经足够他们拿下第三名,但是这种比赛,如果不拿第一,毫无意义。

    在敌方又推掉他们一座塔后,宁跃在耳麦里听见谢满义崩溃的声音。

    谢满义的操作不错,但是他是lp里心态最不稳定的一个选手,但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第一个受影响的肯定是他。

    电竞选手的心态非常重要,平时的时候,柳垣没有专门的给谢满义训练过这一块。

    然而谢满义还是把队长放在第一位,甚至在别的墙头草都蔫儿掉的时候,他还坚守着对柳垣的信任。

    宁跃忽然停下来操作,白皙修长的手扶了下耳麦。

    现在有直播的机器,他不知道的是,他扶耳麦的这一下,场下、屏幕面前的观众,都愣了下。

    那种冷静中带点飒爽的感觉,直戳人心,让人为之心动。

    “谢满义,过来跟着我,我带你杀人。”

    这场谢满义玩的是ad,几次都没吃到资源,被敌方给反杀。

    不过好在他玩的比较稳,所以没被砍废,宁跃拿的还是野位,彼此队友都已经死光,他俩没肉盾的保护,切后排也不好切。

    特别是在对方经济领先,玩的又比较猥琐的情况下。

    本身今天宁跃来晚,谢满义就对他颇有微词,闻言也顾不得是在赛场上,就开嘲讽:“你带我杀人?自身都难保了吧?”

    “对啊,所以是你杀人,有什么问题吗?”宁跃反问。

    他这一说,谢满义一噎。

    说是不太可能说过宁跃的。

    明明是逆风局,宁跃却闲庭信步,像是处在顺风局,一点压力也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情绪太稳定,居然慢慢感染到了谢满义。

    谢满义深呼一口气:“从哪里切入,你说。”

    此时,敌方的法师往后撤,和他们队伍里的辅助拉开了点距离,宁跃手指如飞,迅速道:“就是现在——切他们后排!”

    谢满义闻言,顾不得许多,甚至直接上了大招。

    他的输出已经达到了标准,对方的法师有控制技能,在马上扔到他的身上时,宁跃忽然出现!

    宁跃替他挡下了技能,与此同时,谢满义操控英雄,直接在对方的身上打出来了暴击。

    ——等对方的辅助赶过来时,为时已晚。

    但是两人也都已经残血,就在谢满义想撤时,就见宁跃解除控制,冲了过去。

    耳麦里传来宁跃的声音:“跟紧。”

    谢满义这次连犹豫都没有,跟在了宁跃身后,对方辅助见势不妙,用技能开溜,技能键还没按下去,就被宁跃给控制住,谢满义连忙平a,居然就这么把对方给打死了。

    双杀!

    谢满义的血在瞬间沸腾起来。

    这还不算结束。

    敌方发现有情况,转身相迎,然而宁跃已经带着谢满义撤退,几个走位避开,回家补血。

    在他们补血的时候,剩下的队友也都陆陆续续复活。

    但是这次他们没轻举妄动,守着水晶基地,等宁跃的吩咐。

    宁跃的命令只有一个:“苟着。”

    但又不是完全的苟。

    在敌方上前的时候,他们苟,在敌方撤退的时候,他们赶尽杀绝,居然硬生生破掉了对方的两座塔。

    第三座的塔皮也没了一层。

    这套战术,和他们训练的又不一样了,今天宁跃拿的英雄不能carry,他就把队伍里的c位给换了,让所有人都去保护谢满义。

    谢满义没在比赛中享受过这种待遇。

    以前不是没有carry的时候,但是还是必须以柳垣为主,什么时候都不能动摇,哪怕那一场柳垣的状态非常不好。

    他回想刚刚自己还嘲讽宁跃,脸上感觉火辣辣的。

    比赛前期,他们逆风到几乎没有翻盘的余地,但是当宁跃进行了一系列补救措施后,还真让他们在敌方严防死守的情况下,找到了生机。

    这场比赛,如果输了,他彻底淘汰。

    如果赢了,就会晋级——他们距离冠军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

    虽然不知道什么大比赛,但是如果他们能够打败现场的所有人战队,这就代表着,他们战队的实力,可以再往前进一个等级。

    起码可以进四强了。

    所以这场比赛,既是试炼,又是给他们一个特别的信心。

    从宁跃撕裂的这条口子,lp发现敌方不是没有破绽,而且因为已经经历过刚刚的大逆风,每个人的心态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还能比刚才能遭吗?

    已经不能了。

    加上宁跃的情绪自始至终都很稳定,人的情绪是会互相传染的,第一个被传染到的就是谢满义。

    他们一边苟着一边进攻,很快就把撕裂出来的口子加大,慢慢的,两人的经济被拉平,敌方被攻击掉的塔也开始和他们持平。

    宁跃手速又一次加快,“团战,紧跟我。”

    众人跟上他,这次,所有人都在,宁跃把每个人的位置都安排好,哪怕他们之间没有默契,通过宁跃的话,该操作的也都会。

    这次团战,是最后一次。

    凶险至极。

    每个人的血量都不是很多了,他们从敌方的地盘,被逼回了自己的领地,敌方攻打他们,来势汹汹,下一秒就能拆掉他们的水晶基地。

    没人发现,宁跃的身影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可能是lp在攻打敌方水晶的时候,他就已经隐身进了草丛里,也有可能是团战的时候,他根本就没参加。

    但是耳麦里他的声音从没消失过,所以也就没人注意。

    lp被逼到高地,缺少了一个人的输出,lp很快就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全体覆灭。

    对方损失和他们差不多,不过他们还剩下一个人,在拆水晶。

    水晶的血量已经不多。

    下一秒,屏幕上的镜头往上移,出现了水晶破碎的声音,lp的所有人瞳孔一缩,还以为这场比赛必输无疑。

    正在他们绝望时,耳麦里传来了大力疑惑的声音。

    “队长呢?”

    随着这句疑惑的声音,镜头上移的动作顿住,露出敌方破碎的水晶。

    ——lp胜利!

    众人面面相觑,还没来得及欣喜,就见宁跃摘下了耳麦,脸上丝毫没有拿了冠军的兴奋之感,甚至还有点要秋后算账的意思。

    队员们脸上的欣喜缓缓退去,彼此对视一眼。

    等到了休息室之后,队员们站在一个地方,宁跃则和他们隔开了点距离,自己一个人安静。

    他倒不是说生气,只不过放眼所有的顶尖战队,就没有哪一家,像lp这样,心理素质简直感人。

    赢了比赛兴奋可以理解,兴奋到睡不着也可以理解。

    但是耽误了第二天的比赛,就非常不能理解了。

    下午的时候是决赛,队员们的状态找回来了很多。

    可能是宁跃的表情太难看,所以这次哪怕是赢了比赛,他们也没敢多飘,老老实实打比赛,打的比第一场比赛还要认真。

    宁跃要的就是他们这种认真的态度。

    有了配合,下午的时候,lp节奏全程在线,对方实力不弱,也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冠军被他们有惊无险的给拿下了。

    这些年lp不是一个冠军都没有拿过,只不过那些都没什么含金量,甚至不被官方所承认,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

    虽然比赛比较小,可是好歹是官方举办的,从能把郁锋邀请过来就知道。

    lp也有死忠粉,看见他们拿冠军,也替他们高兴。

    [之前已经在退坑的边缘了,还以为这辈子lp都别想拿冠军了,结果柳暗花明又一村!]

    [其实lp有实力的队员不少,也能被带动起来,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平均年龄太大,几乎都到了退役的边缘,剩下的路,要么是lp俱乐部的老板狠心大换血,要么就是解散lp,想想觉得有点唏嘘。]

    [这种时候,说这些不太好吧?]

    不过这件事情,并没有在电竞圈子里引起多大的波澜,他们的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别的八卦给吸引走了。

    谁能想到,这件八卦,居然是郁锋的。

    人长得好看,能力强,势必会受到比别人高许多的关注,郁锋又十分的出名,一举一动都在大众的视野下。

    他一直以来洁身自好,电竞圈子里,大部分选手都是男人,又正好处在蠢蠢欲动想谈恋爱的年纪,有女朋友什么的都不奇怪。

    像郁锋这种,入圈好几年,从来没听说过他谈恋爱的,才有点奇怪。

    曾经还有人在贴吧分析,说郁锋是想维持人设,巩固女粉,才不谈恋爱。

    可能私底下早换了不知道多少个了。

    所以这样的人,爆出来八卦,就不是一般的等级了。

    不过当很多人抱着或兴奋或失恋的情绪点进去后,又一头问号地退了出去。

    这是个小范围的八卦号,标题写着郁神晚间和人幽会。

    幽会人,他妈是个男的。

    自然是宁跃。

    之前在直播间里围观过两人斗法的粉丝给乐坏了:[这是直播间里没掐够,转头又来现实里掐了?]

    [幽会?我看他俩约架还差不多,拍照的人有没有多跟一会儿?他俩到底打起来没?]

    关注点可以说是完全的歪了。

    [我估计,他俩是比赛的时候遇见了,一直都是在网络上互动,这次就在现实里见了一面,后面的剧情我也都猜到了——彼此发现对方比网络上更讨人嫌,打完招呼后分道扬镳,认同我的铁子记得给我点赞。]

    [但是还挺好嗑的你们不觉得吗?]

    [操,还真就万物皆可嗑呗。]

    [嘿我就看不惯你这种阴阳怪气的,郁锋和btp全员乱配,现在来了个帅哥,怎么就不能嗑了?]

    [不过说实话,看见他俩同框,居然这么有cp感,他俩颜值真的好搭啊。]

    吃瓜的圈外人可能知道郁锋,但是不知道宁跃,还觉得奇怪,四处去问:[啊?什么意思?郁神是gay?]

    粉丝回复:[不是,这俩是仇人,就是个标题党。]

    不过也吸引了不少的流量。

    晚上的时候还要参加个颁奖,宁跃和队员在休息室里等着。

    他昨晚加上白天休息的时间不多,比完赛后,脑子里的那根筋松开,就觉得头昏昏沉沉,因此很快就睡着了。

    旁边本来还有人说话,渐渐的,说话的声音就小了。

    等宁跃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旁边都没人了,他懵了一下,听见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郁锋道:“真能睡。”

    宁跃:真糟心。

    队员不知道去哪里了,郁锋坐在他的旁边,这场景真是怎么看怎么诡异,宁跃想了想,郁锋不会是因为他没有叠被子,要鲨人灭口吧?

    别说,这可能性真是越想越大。

    他一开口,嗓子还有点嘶哑:“你怎么……咳,你怎么在这里?”

    郁锋道:“主办方有点事情,要叫你们战队过去,金志诚让我过来看着你。”

    估计是因为lp的众人深觉闯祸,见到宁跃睡着,也没敢把他叫起来。

    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就是金志诚把郁锋叫过来,看着他这件事情,比较的扯淡。

    宁跃觉得脑袋有点晕。

    他强撑着起来,郁锋没什么情绪的声音道:“劝你还是休息休息,你发烧了。”

    宁跃:???

    这个场景真的异常诡异,从郁锋的表情,到郁锋坐在他旁边这件事情,还有队员全部商量好了似的全部消失,再到他发烧。

    宁跃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你在逗我?”

    下一秒,一只大手朝他伸了过来,宁跃下意识闭眼,额头上一凉。

    是郁锋给他贴上了退烧贴。

    郁锋没有多给他解释,宁跃眼前天旋地转,心想都这种时候了,这个死洁癖还是一点都没碰到他,果真是个死洁癖。

    “昨晚让你睡沙发,”郁锋忽然道,“是我不对。”

    宁跃第一反应是见鬼了。

    打两人认识以来,他从郁锋嘴里听到的好话,一根手指头都能数过来,自重逢后也一直都是互呛状态,没打起来都是他俩涵养好。

    正当宁跃想说话的时候,又听见郁锋补了一句:“不过你还是没叠被子。”

    宁跃闭上眼睛,决定装死。

    如果郁锋敢提出来让他现在去叠被子,他一定下一秒就咬死郁锋。

    庆幸的是,郁锋也没再多说什么。

    大概过去没多长时间,郁锋也一直这么安静着,宁跃听见门外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还不止一个人。

    那些人打开了休息室的门,又同时寂静下来。

    宁跃睁开眼睛,看见了lp的众人,对着郁锋震惊到失语的表情。</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