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郁锋车这件事儿,比较的玄幻。

    直到上了郁锋的车,宁跃后知后觉出一股子奇怪来。

    从郁锋出现在网咖街,到他帮了宁一,甚至还送他们回去,处处透着不寻常,但是郁锋的态度又十分的自然,根本挑不出错。

    搞得宁跃想阴阳怪气两句都不行。

    送完宁一和他的几个同学之后,已经很晚了,比较庆幸的是,宁一今天叫出来的这几个同学,家都在一条路上,所以他们只是在路上费了点时间。

    之前宁跃说让宁一自己走,最后还是跟着过来了。

    原本是不想来的,可是一听是郁锋送,他总觉得有什么阴谋。

    等看着他弟弟进门,宁跃心想:嗯,小人之心了。

    因为家离基地太远,宁跃没留下。

    他腆着脸,让郁锋又送了他一次。

    车上全程开着暖气,把宁跃的脸熏得红扑扑,因为天不算早了,他在副驾驶上昏昏欲睡。

    他本来是不想坐副驾驶的。

    不过后座都是宁一的同学,他倒是无所谓,他怕坐进去后,那些同学不自在。

    郁锋踩油门要走的时候,宁跃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关暖气……”

    这话可以说是毫不客气,丝毫没有麻烦人的自觉。

    郁锋看了他一眼,目光停留在他的头发上,片刻后,伸出修长的指尖,摁了个按钮。

    暖气一关,车内陷入寂静。

    路上人不多,车子性能好,引擎的声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们之间没点声音的阻挡,一时之间显得尴尬起来,宁跃的睡意都渐渐被尴尬给驱散,缓缓坐直了身体。

    宁跃很快就受不了这个氛围,主动找话:“你怎么认识我弟的?”

    郁锋言简意赅:“以前见过。”

    宁跃奇怪:“你怎么会见我弟?”

    “见过就是见过,”没了旁人,郁锋的本性又开始暴露,“大惊小怪。”

    碍于还坐着他的车,宁跃深吸了口气。

    他决定,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绝对不再开口说一句话。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

    宁跃在面对郁锋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多絮叨那么两句。

    大多数时候是带着挑衅。

    “那个黄拙是谁?看不出来,你还认识不少人啊。”

    “去网咖街干什么?我还以为你日理万机,结果自己一个人偷偷跑来上网,不怕被你的粉丝给逮到?”

    “对了,你今天塞给我糖干什么?当我还稀罕?”

    伴随着宁跃最后一句话,郁锋忽然踩了下刹车。

    一路上他都很稳,宁跃被哐了一下,很难不怀疑他是故意的。

    他对郁锋怒目而视,郁锋挑眉:“红灯。”

    说实在的,现在宁跃的小命相当于攥在他的手上。

    宁跃决定闭嘴保平安。

    郁锋看他杏眼圆睁,明显是有点不开心,也没再继续逗他。

    路上的灯光明暗交错,宁跃的脸藏在阴影中,却还是能看见他垂下的眼睫,五年前的宁跃,漂亮的能掐出水来,现在他长开了,却依旧没什么变化,白里透红的脸,让人想伸出手掐个印子出来。

    就像是掐小猫小狗的脸,看他们诧异的眼神。

    而且这么多年了,宁跃用的沐浴露居然还没换,一股……奶味。

    联想他刚刚挡在弟弟面前,比哪群流氓还凶,结果浑身带着奶味,他的粉丝如果知道,估计头都要笑掉了。

    郁锋的变化就比较明显了。

    他的手臂看上去线条很明显,脸上的青涩正缓缓消褪,迈向成熟,从侧面看,他的鼻梁挺拔,下颌线优越,连喉结都透露着属于男人的性感。

    片刻后,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思,郁锋问:“你弟今天为什么和人起冲突,你真不想知道?”

    宁跃神烦,“我只知道我弟不会主动挑事儿就够了。”

    郁锋眸光一动。

    余光中,能看见宁跃又打了个瞌睡,他这张脸实在是秀气,可能也是因为太俊俏,才导致看着比较的稚嫩,显年龄小。

    实际上,宁跃心智成熟,比一般人都要强大。

    “虽然这次是你弟主动惹事……”郁锋故意道,看见宁跃本来犯困的眸子睁大,话锋一转,“不过你弟确实没错,他看见那群小流氓调戏小姑娘,才站出去的。”

    宁跃闻言嘟囔:“小屁孩,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多管闲事……”

    不过语气倒是欣慰。

    宁跃视线又开始模糊。

    这次他放任自己睡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他是被郁锋给叫醒的。

    宁跃揉了揉眼睛,感观还比较迟钝,慢吞吞下车,郁锋没有下来送他。

    他今晚郁锋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仁至义尽,宁跃罕见的没在心里吐槽他,内心只想赶紧回去睡觉。

    这种念想,在他站在自己的房门前,四处摸房卡未遂之后,烟消云散。

    宁跃麻了。

    *

    郁锋已经开车出去挺远,在副驾驶上看见了亮起来的手机屏幕。

    等他返回酒店的时候,就见宁跃对着前台手舞足蹈。

    “我真的是你们这里的顾客,房卡落屋里了,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呢?白天值班的那个姐姐呢?她见过我,你给她打个电话就知道了。”

    前台微笑重复:“先生,您无法提供身份证,抱歉。”

    宁跃顿感绝望。

    郁锋上前递给他手机,他拿宁跃手机的时候,也隔了层卫生纸,在宁跃杀人的目光中,他慢悠悠道:“怎么不把自己掉了?是觉得自己比较值钱吗?”

    宁跃:“郁锋!”

    “先生,如果您有和您一起居住在我们酒店的同伴,他们能证明您的身份的话,也是可以的。”前台提示道。

    郁锋很冷酷:“不好意思,我不住这里。”

    同伴,宁跃肯定是有的。

    不过这段时间他的队员都比较的疲惫,大半夜的,把人叫起来,指不定影响明天的发挥。

    而且说实话,他的队员也不一定待见他。

    正当宁跃做选择时,郁锋道:“别折腾了,再折腾明天也不用比赛了,跟我走。”

    宁跃惊讶地看向他。

    郁锋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就这样,宁跃被郁锋不容置喙地带走了。

    郁锋不愧是多年的队长,在面对事情的时候,总是习惯把决定告诉别人,而不是和别人商量。

    他做决定的速度也惊人的快,短时间内找最优的解决方案。

    宁跃以为郁锋会给他开间房,没想到的是,郁锋直接带着他去了自己的酒店房间。

    他的房间明显是顶配,进去就能感觉到不一样,卫生间不仅干湿分离,还有个非常大的浴缸,还带灯。

    宁跃看见那个浴缸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进去躺躺。

    可惜的是,他已经洗过澡了。

    郁锋不愧他洁癖的性格,住的酒店也一尘不染,要不是他的行李在,说没人住的空房估计也有人信。

    而且,郁锋的行李箱居然是白色的!

    还特别的干净!

    每辆车的话,或多或少都会沾染上灰尘,郁锋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恐怖如斯。

    郁锋指了指沙发:“今晚你睡这里。”

    宁跃一看,这个沙发比他酒店房间里的床都大,睡在上边实在不算委屈他。

    但是……

    “我要睡床。”宁跃理不直气壮道。

    郁锋笑了下,这次很明显,是很嘲讽的那种笑:“是你没拿房卡,不是我没拿房卡,这是我的房间,不是你的房间。”

    宁跃想了下,觉得有道理,然后道:“我要睡床。”

    郁锋很疑惑:“你脸皮是有多厚?”

    那不是一般的厚。

    几分钟后,一床被子被丢上沙发,一同被丢上去的,还有宁跃。

    郁锋居高临下,“明早起床叠好被子,不许把沙发给弄乱,听清楚了吗?”

    宁跃从被子里挣扎出来,还狡辩:“你被子给我的时候,就不是整齐的,凭什么要给给你叠整齐?”

    “这好办,”郁锋似笑非笑,“如果我把被子叠好给你,你今天晚上就不准弄乱。”

    他说完之后,就去拽宁跃身上的被子。

    宁跃猛的把被子给夹住,故意道:“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给睡过了,你的被子早就不纯洁了。”

    然后他对着被子摇头,做了个那样的手势。

    其实平时宁跃还是比较懂事的,不会主动去找别人的麻烦,不过有个前提,那人不是郁锋。

    面对郁锋的时候,他不仅不懂事,而且还无理取闹。

    郁锋沉默了片刻,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这是我的……”

    他额头上隐隐约约有青筋爆出来。

    刚刚的话戛然而止,他接着又道:“明天你起床,不用叠被子了。”

    宁跃:“?”

    “直接把被子抱走。”郁锋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过身,把卧室的房门无情关上了。

    宁跃:“……”

    洁癖真可怕。

    片刻后,宁跃又心安理得地躺了下去,心想:幸亏他没有洁癖。

    作者有话要说:  跃崽可爱死了哈哈哈</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