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一千次心动 > 你怎么那么听她的话
    随着“吱”一下,安全带弹出,尚未察觉的童野兴是看入了神,迟蕴发现了这点,不得已抬头和她对上眼提醒一声:“好了。”

    童野回过神,越发感到羞愧窘迫,忙避开自己的视线,嘟囔道:“好的,谢谢…”

    就在她回避的那一瞬,未能注意到的是迟蕴的嘴角生出一抹笑意,不过很快敛去,快到让人无法察觉。

    从车上下来,别墅里头早已有人前来迎接,有人认出了童野,也会礼貌地同她打声招呼。

    一路上,迟蕴在前,童野跟在后,她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四周,和三个月前自己离开时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顶多就是花园里又多了几盆她叫不出名字的花,抑或是家里的佣人又换了几个新面孔。

    还未到台阶处,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迎了出来,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翠绕珠围,尽管已经年近五十,因为保养得到,年龄感倒不太重。

    这个女人正是迟蕴的继母郑叶红,童野从前住在迟家时,无意间从管家口中得知,她是在迟蕴母亲故世两年后才进来的,算是明媒正娶。

    “迟蕴回来啦。”郑叶红笑脸相迎,殷切热情,同时又看向后头的童野,也打了声招呼:“童野也回家来啦,阿姨真想你。”

    童野尴尬不失礼貌地笑着,她心里清楚,这个女人的真实面貌绝不是这样。

    至少不当着迟蕴的面前,她是另外一副面孔,是刻薄咄咄逼人限她高考完三天内搬出迟家的女人。

    迟蕴的反应不冷不热,脸上也无笑容,郑叶红也全然未表露不满,倒是一副十分适应的模样,围着迟蕴嘘寒问暖,因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迟家现在靠着迟蕴一人养着,郑叶红即使有不满,也得憋着伏低,她也倒不是没有孩子,只是从小养得太过骄纵,也不是块做生意的料,迟家的老爷子早在生前便立下遗嘱,生意交给迟蕴,郑叶红及其女儿只分得部分不动产,以及寥寥股份。

    “晚饭已经备好了,一起去餐厅吧。”郑叶红招呼着回来的二人,其间经过楼梯,她大声朝楼上呼喊:“诗诗,还在楼上做什么呢,下来吃饭,姐姐回来了。”

    回头郑叶红又立马很是抱歉地向迟蕴解释:“诗诗这孩子啊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迟蕴则淡淡地答应一句:“没事。”

    三人一同来到餐厅,此时家里的佣人们正在紧忙布置餐具,整齐有序,精致的菜肴也一道道呈上。

    迟蕴被郑叶红簇拥着在主位坐下,迟蕴未听从,而是随意挑了个座位,童野站在那里下意识准备坐在距离迟蕴最远的位置,结果被她叫住。

    “坐我旁边。”

    “嗯?”童野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刚刚还热热闹闹安排一切的郑叶红也明显地愣了下,下一秒立即反应过来,附和道:“让你坐旁边你就坐旁边吧。”

    童野心里突突的,怀带着意外落座。

    也是这时,迟诗诗来了,虽已是夜晚,但她依旧妆容精致,从头到脚似是刻意精心打扮过,就连嗓音也是柔软可爱:“蕴姐姐~”

    其实这样的场景,童野并不是第一次见,但每次都会后背发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迟诗诗和迟蕴虽是同一父亲,但长得并不相像,童野知道迟叔叔的模样,猜测迟蕴该是像她母亲多一些,迟诗诗也一样,几乎遗传了郑叶红的长相。

    而下一秒,迟诗诗的目光落于童野身上时,嫌弃之色溢于言表,正准备说什么,郑叶红立即回头给了她一个眼神提示,迟诗诗只好老实落座,满心欢喜望着迟蕴说:“蕴姐姐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呀。”

    “一天,或是两天。”迟蕴平静回答。

    “啊,这么短啊,怎么不多待一段时间呢,我都好久没……”

    迟诗诗话到一半,郑叶红立即面色严肃喝止:“你姐姐哪像你,她有工作在身。”

    迟诗诗满腹委屈低下头去小声嘟囔着:“我不还在念大学嘛。”

    话落,童野手中的餐具不小心滑落,与餐盘间摩擦发出刺耳的杂音,下一秒连忙道歉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空气间先是静默了一秒,随后郑叶红赶忙笑着说:“没事没事,不用这么紧张。”

    迟诗诗与童野是同一年的,也是同时参加的高考,大概是听见有关大学的字眼,心里受到刺激,但童野绝对没有怨天尤人怪任何人的意思。

    饭桌上,迟诗诗不依不饶缠着迟蕴说话,迟蕴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童野几乎不说话,埋头吃着饭,郑叶红负责在其中打圆场,时而也会询问下家里生意上的事。

    “童野,影视城好玩嘛,我和同学也约好了下次放假过去那边玩玩呢。”迟诗诗忽然看向安静不吭声的童野问。

    “还可以,人挺多挺热闹的。”童野礼貌作答。

    紧接着迟诗诗又问:“那你在影视城的工作怎么样呀,跑龙套好不好玩。”

    话刚脱出口,坐在对面的迟蕴脸上便暗了下来,郑叶红赶紧用胳膊杵了下一旁的女儿,迟诗诗还不以为然,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话。

    童野尴尬地笑了笑,很认真地说:“没有好不好玩一说,不管是多大的工作我都会认真对待。”

    总之这顿饭,对于童野而言,依旧和过去一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冷嘲热讽是永远不可缺少的,不过因为今天迟蕴在场,大家都有所收敛。

    晚饭过后,童野打算离开,因为她和英子有约,晚上得回去她那边过夜。

    不过临走前,她想着得去汇报一声,至少礼貌一些。

    询问佣人才得知,原来饭后迟蕴接到工作上的电话,现在人在书房。

    战战兢兢来到书房门口,童野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迟蕴的声音。

    童野小心推门进入,看到是她,原本严肃的迟蕴眉眼稍稍舒展了些,问:“什么事?”

    “就是那个,我想跟您说一声,我得回去我朋友那去了。”童野的语速慢慢的,面对她总是容易紧张。

    “回去?”迟蕴的眼中明显闪过诧异,“去别人家过夜是不是不太好。”

    “啊?”童野心慌了慌,一脸迷茫。

    末了,迟蕴又说:“这里才是你的家。”

    “可是我的房间已经……”

    迟蕴打断她:“你的房间我让人收拾好了,今晚就留下来。”

    童野咬咬唇,忐忑不定,后来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就这样答应了下来:“…好…”

    被人带回原本自己居住过的那个房间,童野惊奇地发现里边的布置陈设居然和她离开前一模一样,甚至还多添了别的家具摆设。

    开心地在床边坐下,童野眼睛滴溜溜四处乱转,心里说不出的喜悦。

    无论是对于晚上迟蕴对她说过的“这里才是你的家”还是主动留宿她,都让童野如获至珍般春风满面。

    很快,韩英子的电话打来,接听后童野的语气都变得欢快不少。

    “什么情况,看样子在迟家那顿饭吃得很开心啊,喂,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英子,晚上我就不过去了,我在这边过夜。”童野说这句话时,脸上的笑意依然未散。

    “什么情况,迟家的那个恶毒继母让你留下来?”韩英子语调颇为浮夸。

    其实童野并不太希望英子一口一个恶毒继母称呼迟蕴的继母,不过在得知了对方对她做的一系列事情后,韩英子坚决不改口,久而久之,童野也顾不得总是纠正她。

    “不是,是迟蕴,她想让我留下来。”童野笑着回答。

    “不是,她让你留下来你就留下来啊,你怎么那么听她的话。”韩英子颇为不满。

    “没有,我只是……”

    “好啦好啦,算啦,既然你决定留宿在迟家,我当然尊重你的选择,要是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给我,那我晚上就不给你留门了哦。”

    “嗯,好的。”童野一口答应。

    挂掉电话,童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回想起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还有些懵懵的。

    但更多的还是开心比较多,想到一些事情总是不由自主地发笑。

    “咚咚咚。”

    有敲门声传来,童野第一反应难道是迟蕴?心里暗自紧张起来。

    起身前去开门,站在门口的并不是迟蕴,而是迟蕴的继母郑叶红。

    “还没睡吧。”郑叶红表面和蔼笑着,却令人后背生寒。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

    金角大王柯南扔了1个地雷</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