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请勿惊扰邪神 > 第十三章
    下楼之前,司青玄对着穿衣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

    这栋城堡的少爷脸色白皙,手上没有一点晒痕或是茧痕,可见平常的养尊处优。

    镜子里的人有着一头微卷的短发,发根蓬松而浓密,似乎每根发丝都在闪烁着光泽,可见是细心打理过的。蓝色眼瞳如宝石般灿烈,从鼻梁到下颚的弧度流畅而优美,垂眸时有种漫不经心的优雅。

    总之,这是张犯蠢也能争得别人的原谅、嚣张会让人首先注意到他的容貌、稍稍聪慧一些就会让人觉得很有贵族气质的脸。

    就冲这点,司青玄对于暂时顶替这个小少爷的身份并没有多大排斥。

    但是该怎么扮演好古堡主人这个角色嘛......就由他临场发挥了。

    几秒钟后,司青玄打开了门。站在门前的黑裙女仆卢西亚见他出来,连忙低下了头,惴惴不安地站到一旁,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不存在的人。

    “我暂时同意你留下来。”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司青玄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但前提是,你得把我当做真正的主人侍奉。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不能有任何的意见。我需要的是最好用的狗,而不是没脑子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女仆的脊背一颤,最后把腰弯的更低:“......是。”

    “很好。”司青玄勾起一个微笑,“以后就由你来负责我的日常起居。除了你之外,我不想看见任何一个人进出我的房间。”

    卢西亚有些惊讶地抬起了头。

    “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城堡里最低级的杂役了。你是我的贴身女仆,薪资当然也可以提几个档次。”司青玄看着卢西亚的脸上浮现出了希望的光芒,就知道这个姑娘现在最怕的是贫穷而不是什么身体上的折磨,“只有一条准则,是你必须遵守的:你只能听我的话。即使是鲁道夫吩咐你去做什么,你不必听从,必须来先问过我。明白了?”

    “是!”卢西亚掷地有声地回复道。

    “很好。我书桌上那只黄金铸成的摆钟是你的了。”反正那么多钟摆着也没用,司青玄想道。

    恩威并施之后,卢西亚像条小尾巴一样勤勤恳恳地跟在了司青玄身后。

    他们走下楼梯,往一楼的会客厅走去。

    此时还算是清晨,会客厅里昏暗一片,头顶的吊灯散发着辉煌的光芒。

    一个身材魁梧、表情有些呆滞的大胡子男人正把餐车上的菜往桌子上端。早餐品种丰盛,虽然在司青玄眼里没什么,但在别人眼里至少是样样精致了。

    “早安,少爷。”鲁道夫动作优雅地向司青玄微微鞠躬,语气温和,不卑不亢,“招待客人的餐点和茶水已经准备完毕。”

    “辛苦了。”司青玄神态自若地回了一句。

    鲁道夫的眼神随即黏在了卢西亚身上,脸上的笑意瞬间淡了许多:“我记得,少爷似乎对卢西亚的粗笨很不满。既然她经常惹少爷发脾气,您为什么还要让她跟在您身后呢?”

    “当然是为了方便调.教她。”司青玄理所当然地说道,“毕竟,她现在可是我的贴身女仆了——总不能让她像以前那样冒冒失失的,丢我们家族的脸,不是吗?”

    鲁道夫终于有些维持不住那游刃有余的表情,单片镜反射的光芒使他的眼神更加的阴冷:“恕我直言,她只是一个乡下丫头,配不上您贴身女仆的位置。”

    “她配不配,反倒不是那么重要。”司青玄装作有些烦恼地说道,“最近,我总是睡不好。梦里都是些吵闹的声音。”

    “我不高兴了,当然有权利为自己找点乐子。”司青玄冲老管家眨了眨眼睛,压低了嗓音,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何况,我留下她也有特殊的原因:有时候,我想用绳索套住她那只柔软的脖子,看她像一只鹅那样挣扎;有时候,我想用拆信刀轻轻划开她的皮肤,看她那雪白皮囊下流淌的是什么颜色......”

    少年用咏叹调似的语气说话,仿佛在吟诵什么赞美诗篇:“看她在我手下痛苦挣扎、却还要努力取悦我的模样——真是令人感到愉悦。”

    老管家:“......”

    管家鲁道夫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仿佛是第一天认识他似的。他的眼中就流露出浅浅的厌恶和质疑,但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那我只能希望您控制好自己。”管家说道,“咱们城堡已经出了一桩命案了——最好别这么快出现第二桩。尤其是在那些咨询侦探的眼皮底下。”

    司青玄懒散地耸了耸肩膀。

    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马匹的嘶鸣声。车轮碾过城堡门前的碎石路,发出吱呀的声响。几辆马车逐渐出现在落地窗的视野里。

    “......他们来了。”老管家再次向司青玄微微鞠躬,“请容在下前去为他们引路。”

    “只是些咨询侦探而已。”司青玄装作不在意地说道,“随便找个做粗活的仆役去不就好了?你越是郑重其事地对待他们,他们反倒越觉得咱们心里有鬼。”他瞥了眼桌上还算丰盛的早餐,“像今天这种阵仗,就很没必要。”

    ......怎么他忽然变聪明了?

    老管家将自己异样的神色遮掩起来,只是不失风度地笑着说:“少爷,这是待客应有的礼仪。”

    “随你吧。”司青玄轻轻打了个哈欠,“谅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您这么想可就错了,大祭司。】许久没有开口的系统忽然上线,语气莫名有些沉重。

    司青玄:“?”

    【您知道这些咨询侦探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吗?他们本该是故事之外的人。忽然以这么大的阵势隆重登场,这恰好说明了,现在他们是故事的主角了。】

    “别扯那些弯弯绕绕的。”司青玄对系统说道,“他们是什么人?其实我也觉得奇怪。如果只是调查一桩农妇自缢案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咨询侦探上门?”

    【谁知道呢?我只能说,这些所谓的‘咨询侦探’,和您一样,明显是从幻境外来的人。他们的目的只怕和您一样,都是攻克这个幻境——】

    “你之前不是说,外面的人对幻境只会采取封锁措施么?”司青玄笑了,“怎么现在又冒出来这么多来幻境里冒险的人?”

    【有时候人类比邪神还要诡谲多变。】系统有些无力地说道,【您为了保住卢西亚,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隐形变态的模样——需要我提醒您吗,在现在的环境下,您很有可能会被当成是凶手、甚至是这个幻影的关键boss的。】

    司青玄:“......”

    这他倒没考虑到。

    不过,既然都是侦探了,总该有两把刷子吧?

    司青玄在会客厅最高处的主位上坐定,右手托着下巴,颇有些兴致地等着管家把人给领进来。

    比如最先进来的是栗发的、穿着背带裤的年轻人,是个明显的东方面孔,头发看起来像是染的,从进了古堡就开始东张西望,嘴里不时发出一句低低的惊叹。

    ——看来这些“咨询侦探”们虽然换上了合格的服装,但他们还是不能完美融入这个时代背景。

    这会对幻境的攻略产生影响吗?

    司青玄偷偷瞥了眼管家的表情。果然,管家露出了些许鄙夷的眼神——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就很难察觉的那种鄙夷。

    “还真是和历史书上画的一样气派啊。”栗发青年感慨道。

    是啊。够气派吧。但是几百年后这里会荒废成和鬼屋差不多的地方哦。装饰和维修都要填进去一大笔钱哦。司青玄心中无波无澜地想到。

    栗发年轻人惊叹够了,转身向他的同伴望去,喊了声“老大”。

    会客厅的大门被彻底推开。

    穿着黑色礼袍的男人从门后走了出来,眉略显狭长,眼是极致的黑,似孤月渡海般走过一片透过窗倒影在地砖上的阴影,飘临至某人的面前。

    司青玄:“......”

    司青玄不知什么时候坐直了。原本歪着的右手握拳,又轻轻放开。

    那男人抬头,看见了坐在主位上的司青玄。

    两人具是无言。

    对方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司青玄则是因为情绪过于强烈,脸上的表情反倒空白一片。

    【大祭司,您怎么了?我好像听到您内心世界崩裂的声音了。】

    系统当然是开玩笑的。

    但司青玄笑不出来。

    这男人就算化成灰司青玄也能认出来——

    照!临!

    不就是从前和他分手后光速失踪的前男友吗?!

    司青玄的脸部肌肉一抽,表情忽然透出了几分狰狞。

    【什么?前男友——】

    在司青玄忙着压抑内心的“杀意”时,系统也难掩惊讶地开始尖叫。叫的司青玄愈加心烦意乱。

    他直接禁言了系统,防止这个喜欢看热闹的家伙又说出什么令人血压升高的话来。

    栗发年轻人和照临走进来之后,他们身后又跟了两个西方面孔,以及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袍的红脖子警员。

    “早安,诸位。”这位身材有些臃肿的警员说起话来也有些大舌头,宿醉未醒似的,“我,还有几位侦探先生,是受邀来调察索菲·爱尔兰德自缢一案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