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强宠[快穿] > 残疾将军的逆袭11
    对面的人表现出的自然而然的亲近,让白溯有些无所适从。只能偏过头躲避那目光,僵硬着身体任由辰天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脑海中纷乱一片。

    可过了半晌,对面的人还一言不发,却让辰天有些急了。

    担忧的掰过心上人的肩膀,固执的要去看他的脸,却见白溯目光复杂的看向自己。

    那双眸中包含的情感有纠结,有黯然,还有隐藏极深的情愫。

    辰天没有错过那一晃而过的情愫!

    白溯他,对自己有情!

    这个认知让辰天瞬间精神一震,福至心灵,再见对方下颚紧绷的模样,明显有些紧张。便试探着将手指插-入爱人的指缝,同他十指相扣。

    白溯果然没有拒绝,这让辰天心中涌起了无限的喜悦。终于忍耐不住,一把将人抱在了怀里。

    “子溯,子溯,子溯!是我想的那样吗?你也是心悦我的,是吗?”

    两个人身上还残留着桃花酿微醺的酒气,突然听到这急切的告白,白溯只觉得自己犹在云端,心跳如鼓。

    傻傻的被男人抱在怀里,温柔的吻轻轻落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这清浅的触感,让他溃不成军。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整个人便从额头热了起来,有一把火一直从那被亲吻的位置烧到了心底。

    眼圈沾染上了些许红色,这曾是他梦中都不敢去想的场景,让他怀疑自己是否还未醒来。

    见白溯没有反抗,辰天却是整个人都快要乐得疯了。

    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和爱人心意相通,本来还以为要守望许久。兴奋的看着乖乖的被自己抱在怀中,任凭他摆布的青年,一时竟好似受到了蛊惑,捏住心上人的下巴直接吻了上去。

    柔软的双唇让他迅速沦陷,同挚爱亲近产生的极致的甜蜜,让他根本就无法好好的控制自己的呼吸。像个毛头小子一般,明明急切的不行,却又小心翼翼。只是轻轻的唇瓣相碰,温柔的磨蹭着,感受着心上人的温度,内心便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好似怀中的人是脆弱的瓷器,一碰就会碎掉似的。

    冷不防的被吻住,白溯只觉得一股酥麻强势的贯穿了全身,混乱了他的心神。

    好在初次的亲吻,辰天顾念着不能太心急,还是很快就放开了他。沉重的喘息了几次,辰天又轻吻了一下心上人的嘴角,才同他额头相抵,笑着说道:“子溯,我心悦你,你那?”

    听到男人的话,白溯心头一颤。过了许久才镇定下来,偷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

    不是不怀疑对方的目的,猜测他的接近或许只是虚伪的做戏。尤其是皇家人向来薄凉,又能有几分真情。

    可当他紧紧的抱着自己,被他用专注的目光看着,听到他满含爱意的叫自己的名字,白溯又忍不住在心中生出希冀。

    他这一生,从出生开始,就是遭人厌弃的。

    他有记忆的时候,生母便已不在。父亲的冷漠无视,仆从的欺压冷待。还是祖父从战场归来后,才成了他的依靠,为他撑起一片天。后来,更是带着他投身军中,让他找到了人生目标。

    在军营里,在祖父的身边,他才明白什么是亲情,是友情。

    祖父去世后,他失去了他心中唯一的亲人。后来遭人陷害,落下残疾,受尽冷眼,又被留在都城,无法回到军队,这些都让他的一颗心慢慢变冷。

    他从未想过,会有一个人,能在他如此落魄的时候真心爱他,愿意和他共度一生。

    直到宁王出现,他才渐渐沦陷,生出了不该有的念头。

    可人总是贪心的,纵使有成千上万个不可能,他还是存着那一分侥幸,或许这个人真的会爱自己!

    哪怕是假的,是欺骗,他也想要牢牢的抓住。

    心早已沦陷,他真的,无法放走这个人!只能任人摆布,只求将他留在身边……

    念头里叫嚣着放纵,人生不过短短几十载,就是信他一回又如何。

    哪怕将来跌落万丈深渊,他也能品着当初的这点甜头觉得自己没白来这人世走一遭。

    想到这里,白溯突然回抱住了男人,凑过去吻住了对面人的嘴唇。

    被爱人突然的主动弄的一愣,看到心上人纤长的蝶翼微微颤抖,很明显带着忐忑的模样,辰天只觉得一颗心软成了一团。

    他的小白,怎么就这么软甜可爱!

    可是,这确实就是他的小白啊!

    无论心上人的外表如何,哪怕这辈子看起来好似顽石,但他知道,只要足够耐心,拨开他坚硬的外壳,就会发现内力柔软的如同云彩,轻轻一戳就能流出蜜来!

    而他现在,终于尝到了这蜜糖,甜化在了这份柔情里……

    大掌扣住了白溯的后脑,男人终于不再忍耐,放肆的吮吻着爱人诱人的唇瓣,狠狠的品尝着心上人的滋味。

    直到对方因为呼吸不畅,忍不住轻轻的想要推开他,辰天才意犹未尽的抬起头。

    看到爱人的嘴唇早已红肿的不成样子,辰天摸了摸鼻子,脸上带着些许歉意,心里却分外爽快。

    刚刚的吻已经代表了白溯的答案,爱人眼角的绯红带着别样的艳丽。辰天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傻笑,将人揽在怀里,再不肯松开。

    时不时的啄吻一下怀里人的脸颊和耳垂,好似得了宝贝玩具的孩子,爱不释手,怎么都不肯将人松开。

    看白溯被自己逗的面红耳赤,却还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辰天心头的火烧的更旺。

    但是他知道,还不是时候,他们才刚刚互通心意,不能让心上人觉得自己太过急切,只是觊觎他的美色。

    于是最后辰天也只能心里憋屈的狠狠的在白溯的嘴上又亲了一口,才闭上眼睛,努力的平复着身上的躁动。

    白溯静静靠在他的身上,整个车厢里的气氛都变得温馨暧昧了起来。

    两个人在状元楼里磨蹭的吃了饭,又在马车中腻歪了一场,等想到约好了要下去车去游湖,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掀开车帘,外面的天色都暗了,不过湖边黄昏的景色别有一番风味。

    远处的热闹的集市已经开张了,斑斓灯火一点点亮起,湖中还有各色各样华丽的游船,偶尔能听到从船内传出的竹乐。

    或许是心境的变化,纵使湖边的人群熙熙攘攘,有些吵闹,辰天也依旧觉得开怀。

    不过他们正打算要下车离开的时候,王府的管事却突然找了过来。他一路小跑,赶到马车边上,凑过来在辰天的身边耳语了几句。

    “这么快已经做好了?”辰天有些惊喜道。

    王管事一脸精明的笑了笑:“王爷吩咐做好后要第一时间告诉您,小人定然不敢懒怠。按照王爷的要求,找的最好的手艺师傅,已经带过来了。”

    “不错!”听到王管事这么上道,辰天满意的点了点头,觉得这东西来的正是时候。便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盒子,关上了车帘。

    转头看着一脸好奇的白溯,辰天当着他的面打开了盒子,却发现,里面只是一双看起来平常的黑色长靴。

    “子溯,快来试试,是我亲自让人帮你定制的!”

    看着男人一脸献宝的模样,白溯不好拒绝,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要送自己一双长靴。

    都是男人,白溯也不矫情,没觉得当着辰天的面换双鞋有什么妨碍的。就点了点头,直接脱了靴子。

    谁知道刚要去拿新鞋,就被一双修长的手拦住。只见对面的宁王竟然俯身将自己的腿架在他的膝盖上,然后拿起靴子,亲手为他了起来。

    白溯本想出言阻止,却在对方温柔的笑意中,消弭了言语,眼看着对方细心的为自己穿好了靴子。

    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被当成一朵娇花呵护的一天,明明对方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做这样的事竟没有一点儿为难,似乎还有些乐在其中的模样。

    红着脸,摇了摇头,白溯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赶忙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新靴子上。用力踩了踩,竟觉得有些和往日里不一样。

    布料看起来普通,实则上等。不止十分的舒适,左脚虽然还一如往常,但是右脚的靴子在内部明显有所垫高。还在脚踝上方不知道用了什么加固收紧,让自己原本有些无力脚腕可以完全依靠腿部的支撑很好的带动脚掌。

    “要不要下去走走试试?”辰天试探的询问。

    白溯点了点头,跟随着辰天下了马车。他们的马车停在偏僻处,周围的人不多。白溯一站在地上就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同,他的右脚垫高,终于不再短上一截了。

    最重要的是,右腿的靴子表面上不显,内里竟然严丝合缝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腿上,里面似乎加了些特殊的柔软构架,还起到了支撑作用。

    本来右脚脚踝的伤处造成麻烦,也因为这特殊的靴子让他走起来不再那么无力蹒跚。

    白溯本就身怀武艺,对身体的控制极佳。多走了几圈适应了之后,走路的模样很快就和常人无异了。只是他的眼圈,却红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山山水水,52778547,夏薇桔,aptx4869,栩晏w的地雷~

    蟹蟹懒态复萌,feb.,离梦宇的地雷x2~蟹蟹曦·的火箭炮~么么啾~~</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