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出去单干的简迟也有点奇怪。

    自从那天在休息室里碰到邵郁聪以后,他已经一周没给自己发信息了。

    从前的邵郁聪,每天至少要给自己发十几条信息。

    打开聊天记录,全部都是他的自言自语,甚至不给他回复,他也能自说自话好几条。

    然而这三天一条信息都没有,这让简迟有点奇怪。

    他心道邵郁聪该不会是又在酝酿什么新把戏吧?

    他转头问助理:“邵郁聪最近没给你打电话发信息的吧?”

    助理是个戴眼镜的胖姑娘,她摇了摇头,答道:“没有,说起来已经好几天没和我联系了。”

    其实胖姑娘对邵郁聪的印象还挺好的,因为每次他都拿好东西贿赂自已。

    提出的要求也不过分,也就是给简影帝拍个照什么的。

    她也有点奇怪,为什么邵公子最近不联系她了?

    简迟又问道:“有多久没和你联系了?”

    助理答:“一个星期了吧?”

    简迟若有所思,难道真的知难而退了?

    呵呵,不可能,他太了解邵郁聪了。

    说起来邵家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包括邵郁聪。

    当年简家破产,就全都是拜邵家所赐,如果不是邵家,他需要三岁就出来赚钱养家吗?

    在给简家还债的日子里,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如今终于靠着他出色的演技混成了影帝,原本将简家踩在脚下的那些人也陆陆续续的开始奉承起来。

    邵家人却仍然在一旁说风凉话,尤其是邵天美,邵郁聪的母亲。

    当年简家破产,她可是首当其冲,直接带走了简家的极致简裳整个团队。

    简夫人因为这件事而急火攻心,突发脑溢血去世了。

    死前还死死的拉着他的手说:“极致简裳就是我的命,她怎么下得去手!”

    一想到简家的所做所为,简迟恨不得把邵郁聪给剥皮抽筋。

    心里却又如万爪挠心,忍不住想看看邵郁聪到底又要搞什么鬼把戏。

    结果他假借有东西落在办公室之名往练习室里一看,却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练习室里有人在battle,正在跳舞的不是别人,正是邵郁聪。

    上将大人也不想的,上将大人心里苦啊!

    他只想假装自己在耐心营业,希望下次有节目的时候队长叫上他。

    毕竟他现在挺缺钱的,要赚奶粉钱养幼崽。

    谁料一进来的就遇上了公司“新人王”向他挑衅。

    他和这个“新人王”没什么交集,确切来说他们几乎没见过。

    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挑衅自已,只知道男人不能怂。

    邵郁聪当场便接下了那人的挑战,于是便有了眼前这一幕。

    他们要比赛的是街舞,邵郁聪当然是不会跳街舞的。

    每每遇到这种棘手的问题,他都会让k1来解决。

    于是k1整合了近年来街舞比赛以及各种节目里的街舞动作,用五分钟的时间编出了一段即兴。

    此刻简迟看到的就是邵郁聪正极致到位的来了一套地板动作,又十分利落的做了两个侧翻,最后头顶着地三百六十度旋转着。

    众人:??????

    公司的小妹都惊呆了,这真的是邵郁聪?

    “他……他好猛!”

    “你没看新人王都撑不住了吗?”

    “可是他什么时候这么猛了?”

    “不……不知道,可能私下悄悄学了?”

    “不可能,他哪有时间?”

    “也对哦,这些年邵公子一直在追简影帝。”

    “……嘘……简影帝来了……”

    ……

    简迟也不敢相信,邵郁聪那一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瞬间他就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他要搞的新把戏。

    呵呵,看来是觉得死缠烂打行不通了,开始用技术手段了。

    舞蹈教室里新人王终于认输了,却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模样,说道:“这次算你赢,下次我一定可以赢回来!”

    邵郁聪无可无不可的耸了耸肩,说道:“随便。”

    这可有可无的态度,有点伤到他了,于是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的确很强,但也用不着这么傲慢,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

    邵郁聪:……

    我没有傲慢,小程序控制的东西,真的没有必要骄傲。

    k1的编程能力又精进了不少,编出来的动作十分流畅,毫无机械感。

    说着新人王转身离去,在经过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拱火的那个人。

    没错,这场掰头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是宋安驰在新人王面前大夸特夸了邵郁聪的舞蹈能力。

    这位新人王是公司里力捧的新人,十八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

    而且他经不起激,一激就上套,单纯的可爱。

    于是在宋安驰对本届街舞冠军露出不屑的神态后,新人王受不了了,直接挑战邵郁聪。

    宋安驰的目的很简单,只要新人王赢了邵郁聪,就能打压一下他的气焰。

    而且没想到简影帝也来了,更是能让他对邵郁聪的印象一跌再跌。

    还有什么比在自已心上人面前丢丑更让人郁闷的呢?

    宋安驰也没有别的意思,上次邵郁聪害他白白花了几万块,气不过罢了。

    可是他没想到邵郁聪竟然会赢,甚至没想过他有赢的可能性。

    毕竟街舞大赛冠军,能打赢的有几个?

    更何况是公司里力捧的新人王,能力可想而知。

    谁料新人王竟然输了,这就让宋安驰很是措手不及。

    怎么会,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他面前飘忽不定,不知道为什么邵郁聪的舞蹈能力突然变的那么强。

    难道他偷偷在外面学习?

    请了厉害的舞蹈老师?

    想来也是极有可能的,因为邵郁聪人称邵公子,家里有钱的很。

    连a·m的老板都是他的一个远房舅舅,不得不说其背景强大。

    宋安驰的心中再次燃起愤愤不平,凭什么同样是人,他就可以高人一等?

    不行,他必须要在合约结束前,搞一波大动静出来。

    至少要让人认识他,混个脸熟最重要了。

    他没办法利用别人,毕竟邵郁聪人人喊打,就算黑了他自已也不会坏了路人缘。

    想到这里,宋安驰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邵郁聪却完全没把这件事放到心上,因为他觉得,男人被挑战是被瞧得起的好事。

    在星际时代,要尊重挑战你的对手。

    于是刚刚那个人说respect的时候,邵郁聪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擦了擦额角的汗,只觉得运动这一场格外的痛快。

    虽然肌肉和关节有些酸痛,但是k1已经在发生酸痛的瞬间,立即帮他缓解了症状。

    此刻的邵郁聪,时刻都将体质体能保持在最优状态。

    他正准备离开舞蹈教室,却一把被简迟给拦住了。

    邵郁聪抬头看向他,有些迷茫的问道:“找我有事?”

    简迟冷笑了一声,说道:“是啊!找你有事。这段时间你不出现,为的不就是让我看那些吗?”

    邵郁聪:???

    看什么?

    让你看?

    此刻的舞蹈练习室已经空空荡荡,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助理也十分识趣的出去了,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两位的纠葛由来已久。

    简迟抓住邵郁聪的胳膊,把他按抵在墙上,问道:“够了吗?没完没了了是吗?你还要做这种跳梁小丑做到什么时候?”

    邵郁聪一脑袋的问号,这人到底几个意思,上来就抓着别人一通辱骂是不是过于不要脸?

    他斜眼睨着简迟,认出他是那天把自已脑袋磕破了的家伙。

    也就是那本小说里的主角攻,传说中的虐恋渣男。

    他还在小说的讨论区下学会了一句话:渣男配贱狗,天长地又久。

    邵郁聪是对这种组合深恶痛绝的,真男人就该干脆利索。

    不喜欢就说不喜欢的,吊着别人又折磨,算个der?

    虽然原主的一些行为也确实活该,但在邵郁聪来看,哪怕他也是一名alpha,也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邵郁聪只开口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放手。”

    那语气里不怒自威的气质扑面而来,简迟的手松了松,却又猛然朝墙撞了回去。

    嘴唇露出几分笑意,竟然还有几分轻蔑般的调戏意味。

    “怎么?你不是最喜欢把我弄到发火吗?不是最喜欢我粗暴的对待你吗?”

    简迟抬手在他脸上撩了撩,用低哑的声音说道:“或者你还想像那次一样,我们喝点酒,玩点有趣的游戏?”

    这回邵郁聪听懂了,他说的那次,正是邵郁聪喝了加料的酒,提前进入发情期,误被陌生人标记而失身怀孕那次。

    想不到简迟竟然轻描淡写,从来不觉得这是对原主的伤害。

    邵郁聪的拳头终于硬了,他这个人就这一个毛病,对动手的就绝对不逼逼。

    于是他直接一个反手将简迟钳制住,迫使简迟脸朝下背对着自已。

    接着猛然一脚踹向了他的屁股,直接踹了个狗吃屎。

    简迟:???

    这时舞蹈教室的门被推开,对方先是看了他们一眼,随即又把门关上。

    关上之前还贴心的说了一句:“你们继续……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搞的也太激烈了。”

    看着刚刚那人的脸,不知道为什么,邵郁聪的脑海中显现出“舅舅”两个字。</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