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与甚尔的恋爱游戏 > 三味线5
    少年望着他,露出了一个软乎乎的笑容。

    乙骨忧太本来是觉得稍微有些紧张的,但是在看到这个笑容之后,他就稍微放松了一点,他心中那些恐惧也因为这个笑容而稍微减轻了一点。

    在听到乙骨忧太的自我介绍之后,少年稍微想了一下,最后慢慢说:“你的名字要怎么写?”

    大概是因为在生病的缘故,他的语速不算快,发音也模模糊糊,可他似乎天生就带着吸引他人的能力,在他开口的时候,乙骨忧太已经四处找纸和笔了。

    他快要写完自己的名字时,不知为何却忽然想起了里香。恋人的样子他在他的心中出现,乙骨忧太心中稍微有了一点点暖流,而正是这一晃神,乙骨忧太终于看清楚了现在他正在做的事情。

    他刚刚就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咬破了手指,在一边的墙壁上写下了自己的姓氏。就差一点点,他就要写完自己的名字了。

    血红的字迹在墙上格外刺目,在这样的梦境中诡异到了不寻常的地步。

    乙骨忧太根本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咬破手指的,也根本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要将自己的名字写给面前这个少年。

    可是当他清醒过来之后,就算现在的乙骨忧太再怎样不了解咒术界,此刻都反应过来了现在的异常。

    他面前这个少年根本就不像他看到的那样简单,刚刚他被蛊惑了心神,这简直就像是某种a妖怪才会使用的妖术一样。

    乙骨忧太抬头看那个少年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刚刚他没有发现的一点。

    少年半垂着眼,于是他长长的睫毛就遮住了那双眼睛。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仍旧是能够发现一点端倪的。

    少年的双眼极美,仿佛是万千星辰坠落于双眼。可是如果将那些蛊惑心神的情绪一概摒弃,就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很轻易就能发现——不是一双活人会有的眼睛。

    他的瞳仁是散开的。

    于是在那一瞬间,乙骨忧太只觉得背后发凉,他几乎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他脑海里反复浮现的,尽是一些在古籍上看过的事情。

    里香刚刚去世,化为咒灵的时候,乙骨忧太看了很多关于亡者的书籍。

    如果是复活的话,手持十种神器,摇动神器并念诵布琉璃之言,亡者便能复活。

    可是就算没有十种神器,也没有念诵布琉璃之言,里香依旧……以亡者的身份停留在了他的身边。

    也正是在那一段时间里,乙骨忧太知道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活人是不可以将自己的姓名告知于亡者的,交换姓名意味着和亡者结定契约,而契约完成的最后一步,就是将自己的名字写下来。

    乙骨忧太心神未定地望向一边的墙壁。

    在想清楚了这些事情以后,乙骨忧太终于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在他面前这个貌似病弱的少年,用某种特殊的方法将他拉入了这个梦中,在这个梦里,他面前的少年似乎拥有奇特的能力。

    这个能力足以让他蛊惑他人。

    于是乙骨忧太在恍惚之中咬破了手指,又顺着少年的期待,用血在墙壁上写下了自己的姓名。好在他清醒得足够及时,他到底还是没有写下自己完整的名字,一切还来得及。

    乙骨忧太转身时,他的眼神已经变得异常冰冷了。他望着面前这个有着人类外貌的少年,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这个怪物。”

    少年恍惚间露出了一个笑容,这笑容依旧惑人,如果是心智不坚定的人,看到这个笑容的话,也许会立刻照着他话中所说的那样去做也说不定。

    “你不是已经在档案里偷偷看到了吗?我是明光院净呀。”

    乙骨忧太攥紧了拳头。

    他去医生办公室翻看那些档案的事情,本该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才对。然而少年这样说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那是交换信息的意思。

    姓名之中藏着人类灵魂的信息,对于一个人了解得越彻底,他们之间的束缚就越发紧密,就是亡灵和人类交易的前提。

    少年柔软的声音再次响起:“请写下你的名字吧,还有很长时间,我想知道更多关于你的事情。”

    乙骨忧太再也难以让忍受了。

    他望着面前这个漂亮得有些过分的少年,拳头因为恐惧而攥紧。

    咒力是来自于负面情绪之中的力量,愤怒是,恐惧也是。此刻的乙骨忧太尚未发觉自己身体之中庞大的咒力,他望着面前的少年,只是微微抬手。

    被负面情绪所加持的咒力轻而易举地撕碎了寻常人看不见的「领域」。

    可是乙骨忧太对这一点完全不知情,在他抬手的那一瞬间,医院的场景如同玻璃一样碎裂,少年仍旧坐在病房的窗前,在周围的场景碎裂之前,乙骨忧太仿佛看到了他坐在金色牢笼中的场景。

    那是什么?

    来不及多想,乙骨忧太从梦中清醒了过来。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汗涔涔,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一直守着他的里香凑过来,咒灵没法说太长的句子,她只能间断地安慰:“忧太,不要怕。”

    ——以前里香还活着的时候,乙骨忧太做噩梦,她也是这样安慰的。

    乙骨忧太觉得稍微轻松一点,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伴随着雷声轰鸣,冰冷冷的风夹杂着雨水,一阵一阵吹在他的身上,浑身都不舒服。

    周围黑漆漆一片。

    乙骨忧太没开灯,于是他只能摸索着去关窗户。这个房间他住了许多年,就算不开灯,他也不会撞到。

    轰隆。

    一道闪电划过了夜幕。

    半开着的窗户上,有个人蹲在那里。他一声不吭时存在感降到了最低,甚至连咒灵里香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如果不是这道闪电恰巧划过夜幕的话,乙骨忧太是绝对不可能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的。

    当乙骨忧太终于看清楚这个人的时候,他被吓得倒退了一步。

    那是个陌生男人。

    男人身上被雨水浸透,他抱着那把损坏的三味线,伸手去拨动断裂的琴弦,而原本应该发不出任何声音的三味线,在他的手中,嗡然发出了第一声碎玉般的音色。</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