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主神女儿和我跑了[快穿] > 你的戏我没法儿拍(9)
    元宥在第二天的中午吃完饭之后就去找了季阮卿和药澜,脚步轻快,急匆匆地,药澜看对方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元婵同意见她们了。

    季阮卿没想到能这么顺利,药澜倒是不意外。

    “这是我妈妈的私人联系方式,你们加她就可以了。”元宥把纸条放在桌子上。

    “谢谢。”药澜从口袋里拿了两支棒棒糖递给了元宥,声音多了两份歉意,“我们这边也没什么其他东西了。”

    “谢谢老师。”元宥看了眼时间,急匆匆地走了。

    季阮卿和药澜看着桌子上的纸条,季阮卿抬头看了眼药澜:“你加我加?”

    “你的作品,当然是你来加。”药澜说道,一脸理所当然。

    季阮卿瞥了眼药澜:“难道我们不是一起的吗?你不是还帮我修改了吗?我觉得你的修改意见挺好的,你的名字可以加上,所以还是你联系吧。”

    “不必了。”药澜摆了摆手,把纸条推了过去,“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总是想着依赖我。”

    季阮卿:……

    季阮卿先把自己想要说的事情用简洁的语言写好了,修改了两三遍,并且在电脑前面坐了十分钟的心理建设,才给元婵发出好友申请,对方大概在忙,过了两三个小时才同意。

    看到元婵同意的时候,季阮卿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把旁边发呆的药澜吓了一跳。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药澜有点无语,季阮卿凑到了药澜旁边。

    【季阮卿:您好,我是季阮卿。】

    【元婵:嗯。】

    季阮卿看着对方冷淡的一个字,心里一慌,她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之前编辑好的内容发了出去。

    药澜有些无奈:“这么紧张干什么,正常聊就好了,反正现在也有工作,不影响生活。”

    “你安慰人的方式真是别具一格。”季阮卿没好气地说道。

    【元婵:这周六的上午九点,你和药澜小姐可以来我公司找我,带上你的剧本策划案。】

    【季阮卿:谢谢您!】

    季阮卿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要落下来了:“元婵居然要自己见我们。”

    “淡定。”药澜撑着下巴,“见面而已。”

    “我要回去准备准备。”季阮卿搓了搓自己的脸,“不过,她要是帮我们,会不会有什么麻烦?虽然现在才提起这件事情有些虚伪。”

    “放心,没事。”药澜靠着椅背。

    “那我们去拍电影了,这边谁来上课?”季阮卿蹙眉,“感觉直接辞职离开很不负责任,虽然我们还在试用期。”

    药澜撑着下巴:“电影前期筹备也要很长的时间,也不是直接就要出去拍的,到时候学校说一下,上课的时候过来,不用全天待在学校就行了。”

    “不对,我就是个编剧,筹备这种事情和我没关系,我还是能来上课。”季阮卿看了眼药澜,“话说,你来导怎么样?”

    药澜看着季阮卿,没说话。

    季阮卿总感觉药澜最近一段时间怪怪的,但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忠实拥护者,她还是不愿意往奇怪的地方去想。

    “我不能导。”药澜撑着下巴,“我们需要一个有影响力的导演,毕竟参与我们的项目就等于和林家唱反调,即使有元婵在背后,但大部分人还是会觉得不掺和比较好,越多影响力大的人参与我们的项目,才能弱化林家对我们的影响。”

    “我的本子……”季阮卿看了眼药澜,微微蹙眉,她感觉自己已经很会做梦了,没想到药澜更厉害,“能被大导看上?”

    “要对自己有信心,也可以和元婵说一下。”

    “我把我新修的版本给你,你再帮我看看。”季阮卿说道。

    药澜还以为季阮卿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慌,她靠着椅背,季阮卿动作迅速,已经把新修改的稿子发给了她。

    她大概看了一下这次的剧本,上次给出的修改意见,季阮卿选择性地接受了一些。

    “我和你的想法不太一样的地方我就没有改。”季阮卿看了眼药澜,大概是害怕她生气解释了一下。

    药澜说道:“没事,毕竟是你的剧本,我只是意见罢了,本来就应该有取舍,这版可以了,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不行,我想想就觉得好紧张。”季阮卿靠着椅背,朝着药澜看了一眼,“其实我以前不这样,很自信的,真的。”

    “哦。”

    “这两年就有点社恐。”

    “哦。”药澜又点了点头。

    “你知道吗,不是你回复了一个哦字,就代表不敷衍了。”

    “是吗?”药澜挑眉看了季阮卿一眼。

    季阮卿心里憋了口气,不说话了,药澜忍不住笑了一声,笑完就感觉到不远处的人对自己怒目相视。

    为了周六的会面,周五晚上季阮卿还特意拉着药澜去了商场,准备买一身能见人的衣服。

    “你没有能见人的衣服,那我们每天见的是鬼吗?”药澜跟在季阮卿的后面,慢悠悠地说道。

    季阮卿懒得理她,知道这个人只是在揶揄自己罢了。

    对药澜来说,没钱逛街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不过季阮卿乐在其中,逛了三家商场之后之后,季阮卿终于买齐了一身的衣服。

    “以后我决定正经谈事情都穿这一套了。“季阮卿回去之后立刻把一套衣服全都换上了,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偏过头看着药澜,“怎么样,我是不是看上去成熟了很多?”

    “真成熟的人不会问这个问题,所以你看上去还是像个小孩儿。”药澜说道。

    季阮卿冷哼了一声:“我觉得你的因果逻辑关系很有问题,是的,我是个小孩儿,今年二十三,你两千三了,所以成熟。”

    药澜挑了下眉毛,没有反驳,她觉得这个年龄应该也把她说年轻了。

    周六早上季阮卿六点就起床了,药澜第一次早上不用喊她起床,经过季阮卿门口的时候,药澜还听到季阮卿在房间里面练习各种发言台词,她忍不住笑了一声,眼神也柔弱了不少。

    “她真的很在意这次会面了。”口口感慨了一声。

    “嗯,不过我觉得她现在背的和她之后见面说的估计完全不一样。”药澜去厨房倒了杯水。

    因为元婵的公司比较远,两个人七点半的时候就从家出去去坐地铁,季阮卿靠着椅背,拳头握紧,深吸了一口气。

    药澜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季阮卿的拳头:“怕什么,我在旁边,给你兜底。”</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