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创新班的五个成员找了个时间,到操场找找手感。

    二中师资力量不错,整个校园建设相当现代化,绿植灌木盎然精神,操场也修的气派。

    周羡几个只是随便玩玩,但运动场四周的观众们依然很给力,还有妹子热情地为他们助威。

    特别是高一和高三的学姐学妹,没什么包袱尽情对小哥哥表达着喜爱。

    韦娟也拉来几个小姐妹,吸溜着酸奶看训练。

    怎么说呢,说就是因为周羡和顾希宸实在太惹眼。

    帅,怎么能这么帅,又高又帅又会念书。

    还让不让别人有条活路了!!

    周羡脱了外套,接过顾希宸的传球,在地上拍了几下,轻轻松松运球绕过他们班上陪练的小菜鸟们,三步上篮。

    顾希宸看他动作就知道,还真是有些厉害的,不是只有花架式。

    这样的话,他和周羡再加上起码会打的乔栗,三员大将加两名外行,还是有点希望。

    乔栗打的不怎么样,不过拦截的姿势挺嘚瑟,另外两人就是班长孙家豪和一位高高瘦瘦的同班同学。

    “来,我来拦你试试。”

    顾希宸说着,还没做好准备,周羡已经运球从他身侧一晃而过,然后直接起跳投篮,球又进了。

    “喂,你偷袭啊,不算。”

    他笑了笑。

    伴随几声零星的“好帅”,篮球咕噜噜滚出一段距离,周羡突然掀起眼皮,往球场边缘看了看。

    火箭班的几个人也来训练了。

    周羡下意识看向自己班的方向,于是和顾希宸的视线就那么在空气中不巧地相撞了。

    相撞的那一刻,顾希宸就知道他的那么点儿意思了。

    他转来二中没多久,在火箭班的时候已经能感觉到他们对创新班存在的渴望与不满,这两种感觉并不矛盾。

    眼下,向他们走过来的几个男生,其中领头的叫做单甫毅,是火箭班的班长。

    顾希宸在他们班的时候,这人对他还挺友善,但怎么说……

    这人就是一股子虚伪的惺惺作态。

    真要理智分析,火箭班这几个人打篮球确实也挺强,校篮球队的主力也在其中,去年没分班之前,他们就是全校第二。

    赢了周羡他们之后更是肆无忌惮地开启嘲讽模式。

    但周羡对冷嘲热讽向来无动于衷,从不脸红,创新班团结又冷酷,这让一群小丑更加窝火。

    “你们练得差不多了吧?该让位了啊。”

    刚好他们副班韦娟在一旁听见了,伸着脖子说:“最近大家都在练,场地是紧张了一些,我们也是先预约了才排到的啊!”

    另一个人说:“对啊,还有十分钟才轮到你们。”

    “就十分钟也不肯?你们再练不也就那样?”

    “谁不知道你们创新班体育不行啊!”

    双方不知怎么的,就有了一股憋着劲的氛围。

    单甫毅没接这些话,他望向顾希宸,微微笑着,看似玩笑地说:“顾希宸你前不久还是我们班的人呢,出门就把咱们给忘了?打个商量,提前十分钟结束?”

    顾希宸看他们煞有其事,更知道单甫毅是来者不善。

    他走到那人的身旁,弯腰捡球,身子擦过对方的时候,用气音说了一句:“十分钟本来是小事,我可以理解,但没必要。”

    单甫毅没出声,脸上还维持着原先的神色。

    他们班上另一个男的憋不住了,说:“我们班长好好和你说话,你一个转校生,别这么嚣张好吧,我忍你很久了,你到底算什么东西啊?”

    那人走到顾希宸面前,带着挑衅,“怎么,是他们班输一次不过瘾,还想再输给我们一次……”

    话没说完,顾希宸俯身往他眼前凑近了点。

    那种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吓得对方连退了三步。

    顾希宸真的很无辜。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顾希宸:“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

    他降压了音量,“大家都是热爱学习的好好少年,有空就多背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别整天像个事儿逼,行吗?”

    说完,看了一眼这个说话不经过脑子,又超低情商的同学,大概就是爱挑头又想服众的傻逼典范。

    挑衅别人就要做好被揍的准备,这他妈也不知道吗。

    这时候有人窃窃私语。

    “听说顾希宸在以前学校很拽,打同学、打老师,不会是真的吧?”

    “打个屁啊,吹牛逼的吧?”

    幸好之前那些关于他“校外打人”的传言在铁枫的有意操作下几乎销声匿迹了。

    两个班级就这么说着话。

    一旁的单甫毅突然当起和事佬,硬是挤到两人之间,“大家有话好好说,别动气。不好意思顾同学,是我刚才说话太难听了。”

    “你们这几个在干什么?”

    也不知是不是凑巧,刚好不远处有几位老师结伴下班,路过操场的时候发现这里气氛不对,气势汹汹的,就特意停了脚步。

    周羡在所有人不知道什么情绪的目光中走出来,一直走到这位老师面前。

    他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老师,我们在切磋球技。”

    瞬间就如变脸一样,那几位老师似的和蔼起来。

    “天色马上暗了,就算有灯也要注意安全,时间也不早了,作业没写完的早点回去啊。”

    众人都赶紧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刚好有老师从附近经过。

    乔栗觉得他们真有可能被火箭班这几个憨批气到动手。

    好在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成熟得板栗了。

    他都懒得和他们唧唧哇哇,转头去问周羡的意思:“羡哥,我们也练的差不多了,让出场地给其他同学吧?”

    周羡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将手里的篮球扔给了火箭班的人。

    单甫毅顺着杆子就爬:“谢了,周学委,还是老同学好说话。”

    顾希宸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余光在看自己,但他假装没发现,松了松筋骨,抬头看见周羡已经走到场边。

    他和乔栗说了几句话,对方招手和他say goodbye。

    板栗三下五除二就准备溜了。

    少年心性就是毛毛躁躁,稍微擦了一下汗,就把毛巾外套一把抓,另一只手拽着书包带子,也没个正行。

    平时周羡和板栗都是同路的,所以顾希宸不由得多问了一句:“还不回去?”

    周羡拿起外头长椅上的单肩包,顺便白了他一眼,“我去文化墙那儿看看,今天争取晚上回去画个初稿出来。”

    班里除了他负责这次的创作,班长还派了韦娟和另一位女孩子帮忙。

    这两位的美术造诣算是业余水平中的优秀,糊弄一下肯定过得去。

    当然与周羡还是有一定差距。

    三人拉了一个小群,讨论了一下各种主题的可能性,也在大群里向其他同学征集了各种意见。

    韦娟她们把灵感汇总起来,让周羡负责最后的创作。

    周小少爷天赋了得,不过也得紧赶慢赶才能完成这些差事。

    他走了几步,回头瞥了一眼,“你跟着我做什么?”

    顾希宸还还他一脸诧异:“你忘了吗?我是你的粉丝啊。”

    周羡恨不得给他一记重拳出击。

    粉丝你大爷。

    周羡冷笑:“你是我粉丝?你是我披皮黑吧?”

    但他知道说什么这人也不会听的,索性不理他,转身走了。

    顾希宸也并不是随口乱嗨,他就是想看看周羡能用什么样的画功,画出怎样的作品。

    不过只是学校的一面文化墙,顾希宸猜想某人只会用三成的本事。

    但已经足够了。

    两人走到操场正后方的一长排围墙前,附近也有不少其他班级的同学正在商量创作,地上还堆了一些零星的画稿和油漆。

    眼前是每个班级分到的不大不小的一面白墙,似乎又藏了无数种可能。

    周羡看着眼前空白的“画布“,目光专注。

    两人谁都不说话,倒也没觉得尴尬。

    直到有女孩子路过他们,故意提声说道——

    “羡哥,还不走啊?”

    “羡哥,你们不要太辛苦,期待你们班的作品哦!”

    “羡哥yyds!我们先回家啦!”

    然后一边笑一边你推我胳膊一把,我推你小腰一下的,窃笑着一起跑远了。

    顾希宸挑眉,“我发现你‘粉丝’不少啊。”

    周羡:“你也不少。”

    顾希宸:“但我都……怎么说,我都是女友粉?你不仅有女友粉,还有姐姐粉、妈妈粉……”

    周羡顿时有些头疼。

    他确实看见过女孩子用某种“姨母笑”的表情盯着自己,然后还说了一句“羡崽妈妈爱你”。

    当时真的一脸懵逼。

    周羡的家庭情况,大家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就算不了解实情,但开家长会每次都是父亲出面,或者干脆不来的,总归能让人有些联想。

    只是“父母离婚”这一点,周羡并不觉得有什么难以启齿。

    但那些女孩子好像特别容易心疼他。

    也是哭笑不得。

    他突然想起一茬,“刚才那个单甫毅怎么回事。”

    顾希宸单肩挎着书包,手插在兜里,脸上表情说不出是什么意思。

    “不清楚,刚来班里他对我态度一直还挺客气,但是……”

    “是阴阳怪气吧。”周羡一阵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一帮废物,还想找麻烦。”

    作者有话要说:  可能写的不是很好,但也是和之前一样,会努力把想写的写完就好感谢在2021-09-16 10:54:51~2021-09-17 10:00: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贰贰叁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