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你们家的钱?她要是真拿了钱,恐怕连你家大门都走不出去。”

    卫京年揪着宋家栋的衣领,冷嗤一声,“宋满雪一天打五份工的时候你还在家里吃奶呢。她比你这种一事无成、只知道臆想的人强了百倍。”

    “你可以随便骂,反正我孑然一身,也没什么好怕。”

    “就是不知道你骂不骂的起。”

    他说完扫了眼立在旁边满脸哭痕的宋晓东,才甩了甩手,站起身。

    祝岁星看他伸出手,忍不住往陈家旺的怀里缩了缩。

    陈家旺没感觉到他的害怕,顺手把他递了出去,嘴里还在嘟囔着,“待会儿借你家浴室洗个澡。”

    陈大傻子!

    祝岁星心里骂着陈家旺,到卫京年的怀里后,老实的蹲着,满脸乖巧。

    卫京年打人好凶啊!

    他应该不会打小猫咪吧?小猫咪看起来这么可爱。

    祝岁星圆溜溜的眼睛眨巴着看卫京年。

    卫京年胸膛还在起伏着,余怒犹存。

    他把一脸呆样的小猫往自己怀里按了按,抬脚往楼里走去。

    宋家栋呲牙咧嘴的从地上起来,张嘴就想骂人,刚发出一个音节,立马看了眼周围,见卫京年确实走了才骂了起来。

    再看只知道站一边的儿子,也有些不顺眼,“走吧,还哭什么?要不是你,老子至于挨打么?”

    宋晓东抽噎着不敢顶嘴。

    他们刚走出小区,就被一个中学生给拦住了。

    男生低声道,“卫京年是骗你们的。刚刚那辆面包车上的人和他旁边站着的都是学生,他根本没打算把你儿子卖掉。”

    宋家栋心里正窝火,一巴掌甩了上去,“你知道这么多刚才怎么不说?看老子笑话很开心是吧?”

    张龙被他打傻了。

    没想到自己好心提醒,竟然还被打了,他忍不住回了一句,“活该你被骗。”

    说完不等宋家栋反应过来,立马跑回了小区。

    宋家栋追了两步,看着他身影一晃消失在视线里,气的抬脚踹了下路边的花草,“妈的!”

    他又看了眼卫京年家的方向,身上的伤仍在隐隐作痛。

    宋家栋衡量再三,还是决定先放弃。

    卫京年不要命,他还想活呢!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儿子,上手拍了一巴掌,“败家子儿!你说你刚才闹什么闹?不是没要你命么?净会掉链子。”

    要不是因为儿子不顶用,他至于这么畏手畏脚么?

    ·

    卫京年抱着猫回家,先把收拾好的罐头拿给程鑫。

    程鑫捏着罐头转了一圈,“它不喜欢吃这个牌子的罐头?”

    “嗯。”卫京年心不在焉点头。

    应完才打起几分精神,“这个牌子罐头是不是有问题?”

    “我哪儿知道?我家是开宠物店,又不是研究所。”程鑫把罐头丢回袋子里。

    “看成分是没问题的,我那儿的猫吃过几次也都正常。但是它们没把罐头当主食吃,我也不清楚吃多了会不会有问题。”

    卫京年捡着重点听完,稍稍放心。

    或许只是小猫不太爱吃。

    程鑫拿了罐头就走。

    陈家旺洗澡换了衣服,才拎上便当盒回家。

    屋子里又归于安静。

    只不过好像又有些不太一样。

    祝岁星被放在了凳子上,他看着卫京年拆了沙发套放进洗衣机,慢慢的放低身体,脑袋压在了前爪上,眼睛追着卫京年的动作走。

    眼里有些复杂。

    他现在已经知道卖孩子的事情是在忽悠人了。

    也终于知道陈家旺口中说的,宋家人不喜欢卫京年是有多不喜欢了。

    从大人到小孩儿,他们都没把卫京年当回事,张嘴就骂,还扯到了卫京年他妈妈身上。

    那些字眼他一个旁听者都觉得难以入耳。

    可以说,如果被骂的人不是卫京年,他肯定要据理力争,帮着骂回去。

    但是——

    是卫京年他就能装没听到了么?

    他是想让卫京年尝尝被冤枉、无法辩驳的滋味儿,但没想过攻击卫京年的身世这么卑劣的手段。

    可卫京年也牵连他家人了啊。

    祝岁星十分为难,翻来覆去的想。

    他想的正入神,毛绒绒的猫脸上透出几分深沉。

    忽的被卫京年抱了起来。

    祝岁星一动不动任由他摆布,只拿眼睛觑了卫京年一眼。

    现在还有心情玩儿猫?

    卫京年显然是没什么心情的。

    他靠在阳台的单人沙发上,帮猫调整好姿势就没怎么动了。

    祝岁星趴在他胸口,仰头看了卫京年一眼。

    没想到卫京年也在看他。

    四目相对,不知怎么就勾起了卫京年的倾诉欲。

    卫京年伸手摸了下小猫,“你来的太晚了,还没见过你奶奶。”

    祝岁星:?

    谁?

    奶奶?

    他还在震惊中,卫京年已经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她不是宋家栋说的那种人。”

    “她只是……被人骗了。”

    早在宋家栋他妈、他奶奶频频找上门的时候,他妈便简单的跟他说了当年的事情,就是怕他一时不慎被宋家人、被他亲爸给骗了。

    卫京年眼睛有些空,还有些难过,“在不到二十岁的时候被一个男人骗了,转头向家里寻求帮助,才知道家里人早就打算把她卖了,价格都谈好了,因为她意外怀孕,害的家里损失了一大笔钱。”

    “她好不容易逃出来,攒了一笔钱,却发现孩子没办法打掉。等她生下孩子站稳脚跟,家里人又找上了门……好不容易把孩子养大,也攒了一笔钱,眼见着就能放手去做她最喜欢的事,却……”

    卫京年没有哭,甚至可以说是平静,只是偶尔会停一下,“癌症晚期。”

    宋满雪从来都不是一个脆弱的人。

    十几年前被爱人蒙骗、被家里人嫌弃,意外频生,她都从未想过放弃生的希望,一直在努力活下去。

    确诊后她也没想过放弃,但希望被老天爷收走了。

    医生婉言劝她去做点儿想做的事,不要把生命中最后一段时日浪费在医院。

    可当她把暑假的旅游计划提前,订完机票酒店,却走不出医院。

    卫京年倒宁愿她最后有一段歇斯里地亦或是痛苦的呐喊。

    但没有。

    宋满雪只是遗憾的叹息一声,叮嘱他不要退机票,也不要退掉酒店。

    就像她去过一样。

    平静的好像不是赴死,而是短暂的离开一下。

    ·

    祝岁星动了动爪,骂卫京年的话到了嘴边,他却只舔了下鼻尖,没有开口。

    才不是觉得宋满雪可怜,就是懒得骂而已。

    反正卫京年也听不懂。

    卫京年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的看向怀里趴着的猫,“小猫,你说,她当初如果把那个孩子丢掉,会不会过的更好一些?”

    祝岁星抬头。

    这一瞬间,他突然想安慰他。

    他不知道宋满雪会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但他现在只想抱卫京年一下。

    他无意识的伸出了左爪。

    被卫京年握住了。

    卫京年手指捏着猫爪,“你也这么觉得是不是?”

    祝岁星没有出声,抽回了猫爪。

    卫京年看着空了的手掌,怔然片刻,笑了下。

    十分自然的揉了揉猫脑袋,“你懂什么?”

    他扭头去看窗外的风景,过了许久,才意识到一件事,刚刚好像摸了好几次猫,都没被打。

    今天的小猫好像格外的安静,像是有什么心事,又像是在安慰他。

    祝岁星一点儿也不想管他,还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方才是鬼迷心窍。

    他逃避似的装死闭眼。

    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他睡醒,卫京年看起来已经很正常了。

    祝岁星视线在卫京年身上滑过,看地板、看墙都不愿意再看卫京年。

    当晚,他硬是抗着睡意等卫京年睡着,熟门熟路的从猫窝里出来,爬上了卫京年的床。

    先跳到电脑椅上,再从电脑椅扶手跳上了桌子。

    祝岁星扭头往身后看了眼,收回目光,毅然抬爪去按电脑的开机键。

    他不能再等了。

    卫京年的过去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知道,他就想报仇。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v,今晚0点更新肥章嗷!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3=

    ·

    想了想觉得提前说一下比较好,按照我的大纲和设定,v后日常互动占比很大,变回人后也是日常互动比较多[挠头.jpg]

    ·

    预收——《逃生游戏关我小猫咪什么事!》

    鸽:世界大爆炸,人类全放假。要想复活(地)球,得从我这儿走。

    栗子:喔喔。

    鸽:嗯?

    鸽:想成为人上人么?想有数不尽的财富么?想长命百岁么?……许愿星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栗子:嗯嗯!

    鸽:只要通关逃生游戏,一切唾手可得。

    栗子:可我只是一只寿终正寝的小猫咪啊!我连学都没上过!这些关我什么事!

    鸽:喔喔,拉错人了。你等等,我给你送回去。

    一等十年。

    再没见过这只鸽。

    ·

    十年后,栗子满腹怨言的踏入了逃生游戏。

    ·

    锤爆怪物的下一刻,看到了他前世的主人。

    栗子:狗蛋,这里好可怕!(qaq)

    栗子:算了,看你也不能打,还是我罩你吧!

    众人:!!!

    众人:好可怕!

    攻(狗蛋):?

    ·

    栗子:贱名儿好养活。

    攻:……

    ·

    栗子:你来这里干什么?

    栗子:哎!人类就是不省心。

    攻:我来……(复活一只猫。)</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