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宇只知道绑匪点名道姓的要沈钰,却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在沈黎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掠过了一丝犹豫。

    徐西薄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拦了回去,沈黎说道:“我也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好。”徐西薄看出了沈黎眼底的疲惫,他忍不住有些心疼,便道:“那我回去,你也快回去吧,有事情就打电话给我,我手机号码从来不换。”

    沈黎绕过了陆宇,径自上楼,陆宇倒是想要跟上去,可在沈黎漠然的眼神之下,他怎么也迈不动这个步子。

    “徐西薄走了,陆宇还在楼下蹲着。”系统333像是一个全方位实时监控,将陆宇的动向一五一十的告知了谢朝,它道:“沈钰已经回去了,但他不敢告诉他父母实情。”

    “猜到了。”谢朝才洗完澡出来,他随意穿了一件浴袍,靠在了沙发上,胸膛处细碎的伤痕有些明显:“如果他告诉了他爸妈,现在我应该又收到了一张‘不懂事’的坏孩子卡。”

    他这话说的讽刺,333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第二天一早,谢朝一醒来便接到了中介的电话,说是房子那边都弄好了,就差签协议打款和签协议过户了,他随口应下,早上溜达着去楼下的早点铺买了热腾腾的甜豆脑回来,吃完了才坐公交去了银行办理手续。

    手续倒是不繁杂,来的买主是一个年纪轻轻就有了啤酒肚的年轻人,这人一上来就看了眼沈黎,那眼神不像是来买房子,倒像是来看热闹的。

    “我听说您这里要出手这套房子,这就赶来了。”年轻人笑着说道:“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没事,我也刚刚才到。”这点沈黎倒是没有撒谎,虽然早就知道来买房子的人是罗峰的表弟,但这两兄弟除了穿衣风格相似,全身上下竟然找不出任何一个相似点了,他收回目光,两人按照程序走,也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已经办完了。

    沈黎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看了眼收款信息,是全款,直接到账的。

    “您要去哪里,我送您过去吧。”这年轻人倒是客气,恭恭敬敬道:“正好我顺路。”

    “……”沈黎摇头拒绝:“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谢谢。”

    “准备去哪?”系统333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谢朝刚刚走出银行,他沿着街边走:“去墓地,我款还没交,正好去交款了。”

    “你跟中介说,卖了房子之后,七天之内搬离,你还能在这个房子里住上七天。”系统333说道。

    “对,七天……足够了。”谢朝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墓园地址之后,便靠在后座闭目养神。

    出租车快速行驶在路上,谢朝将后座的车窗放下来一点,风顺着车窗缝隙吹了进来,将他的头发吹得有些乱了。

    沈黎来了墓园,就连门口的保安都认识他了,他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径自往旁边的房子里走去,接待他的还是之前那个工作人员。

    “沈先生?”工作人员见到沈黎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您今天来是……”

    “交尾款。”沈黎穿着一件洗的有些泛白宽松的上衣,运动鞋虽然有点旧了,却很干净,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清爽,只是手背上那道狰狞的伤口却总是不见愈合,他这次随手缠着绷带,倒也不至于太吓人。

    “哦哦好的,您这边请。”工作人员着实有些弄不懂沈黎的心思,不过在这一行,他们很少询问关于客户的事情,只是尽心尽责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买下了这块墓地之后,沈黎又和工作人员确定了一下当日流程,然后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将沈黎准备送出门的时候,却遇到了赶巧过来的程奇妻子。

    程奇的妻子带着孩子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桶,明明年纪不大,头发却白了不少,整个人看上去也很憔悴,工作人员见着她立刻打招呼道:“嫂子?程奇去墓地那边了,等会回来,你带小程先去里面休息一下。”

    程奇妻子应了一声,准备带孩子去休息的时候,手边的孩子却短促的叫了一声,语气里充满了恐惧,一个劲的往自己妈妈的身后躲,这一反常引起了大厅里好几个人的注意,沈黎自然也看到了。

    “沈……沈老师。”小孩的牙齿在不断发颤,手用力攥紧了妈妈的衣裙。

    “……”沈黎也停下了脚步,他转头看去,正和程奇的妻子对视了一眼,他的妻子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片刻后眼里盛满怒火,她死死咬牙才克制着自己,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程奇的妻儿,换句话说,这就是绑匪的妻子。”系统333又补充道:“那个孩子,就是被沈钰毁掉的小孩。”

    虽然心中已经有些猜测,但在333的解释下,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之后,谢朝看着那个孩子惊恐的眼神,心下有些同情。

    “我?您认识我吗?”沈黎面露疑惑。

    程奇的妻子脸色极为难看,一双眼睛里布满恨意,她咬牙道:“我当然认识你,你烧成了灰我都认识,你还敢在我的面前……”

    她的声音微微发颤,听得让人心酸,小孩也被她吓着了,小声嗫嚅道:“妈妈,妈妈……”

    “不好意思,我想您可能是认错人了,我叫沈黎,在我的印象里,似乎没有和您见过。”沈黎微微一笑,他神情温和,目光落在小孩子身上的时候,那孩子似乎也愣了一下。

    “沈黎?”程奇妻子似有疑虑,她上下打量了一眼:“你不是沈钰?”

    “我不是,沈钰是我的弟弟。”沈黎微笑着回答。

    程奇的妻子也听说过沈黎这个名字,毕竟当时他们也听说了那个大学旁边女店主家的小孩,就是沈黎辅导功课,成绩大有长进,所以才会去那边找老师来给孩子上课。

    谁知道……却遇到了披着人皮,实则禽兽不如的沈钰。

    程奇妻子还准备说话,小孩却轻轻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妈妈,这个哥哥不是沈老师。”

    “你怎么……”程奇的妻子稍稍停顿了一下,旋即转头道:“对不起,我们认错人了。”

    “没关系。”沈黎半蹲下身子,他和眼前的小孩对视了一眼,温声道:“你也喜欢画画啊?”

    “喜……喜欢。”小孩子说完这话,头又自卑的垂下,小声道:“但是我画的不好。”

    “没关系,慢慢来,我推荐给你几个有趣的绘画书籍,画不出来的时候,就不勉强自己,找一些喜欢看的绘本,看得多了,就有画画的冲动,然后你一定可以画出心中最想要的那副画。”沈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他从口袋里找了一下,找到了一只笔,将它放在了小孩的手中:“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支笔,也许是用的久了,有感觉了,你也可以用它试一试。”

    “我……可以画吗?”小孩还是有些自我怀疑,沈黎起身,笑道:“当然可以,你拿着笔回去试试,等下次你可以拿着你的画来给哥哥看,好不好?”

    小孩紧紧攥着笔,也并不回答,只是目光希冀的看着沈黎,似乎是在等他的一个肯定。

    “那你回去画一幅画给哥哥看,好不好?”沈黎抬手轻轻揉乱了小孩的头发,而后和孩子母亲点头示意,然后才离开了这里。

    沈黎刚刚走出这里,便在外面看到了熟悉的车牌号,低声喃喃道:“这是阴魂不散。”

    这车的主人正是陆宇,罗峰的表弟把事情办好之后,便讨好一般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陆宇,恨不得连当时沈黎是什么表情都能当场来一个全面形容,陆宇在得知沈黎上了出租车,以及出租车的方向之后,第一反应便是这里了。

    果然,他来对了地方,在路边等了一会儿,便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沈黎。

    “沈钰,你先在车上待着,我和你哥有话要谈。”他来这里的时候,正巧路上遇到了沈钰,便顺路带着一起来了。

    沈钰看到这是墓园时,脸色就已经十分难看,早知道会来这里,他说什么也不会上车,可此时也只能勉强挤出笑容:“可是我哥最近心情不好,而且又卖房子,又来这种地方……”

    他并不想让沈黎和陆宇见面了,谁知道沈黎会跟陆宇说些什么,一想到昨晚的事情,他就忐忑不安,但陆宇哪里有空理会他,丢下一句话之后便推开了车门,快速走向沈黎所在的方向。

    沈钰见状,脸色阴沉,他手里攥着才从外面买的画笔,硬生生将笔杆子握断了。

    就在他气恼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瞥视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门边走了出来,他的瞳孔骤然紧缩,浑身都微微发颤,脸色惨白,而被牵着的小孩子似有所感的看向这边,沈钰下意识的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了程奇的妻子和那个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守着评论区,期待评论,哈哈哈,你们等更新,我来蹲评论哈哈哈!

    正在努力存稿中,入v当天大批红包掉落,以及超级大长更,敬请期待!

    *

    陆宇:听说你们让我走?

    感谢在2021-09-15 19:50:19~2021-09-16 20:37: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霸王龙o、5155204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暮暮与冬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