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藏娇记事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训练
    陆照唾弃了温玹一下,继续辗转反侧。

    只是翻了两回,就被温玹从地铺上拽了起来,连着被子一起扔出了门。

    大晚上的,他不睡,他还要睡呢。

    把门关上后,温玹看向大床,“你想笑就笑,别憋坏了。”

    季清宁坐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你正常睡觉不会这么半天不翻身,”温玹道。

    “……。”

    有这么说她睡相差的吗?!

    分分钟想咬死他。

    温玹躺小榻上,闭眼道,“睡觉吧。”

    季清宁也是真困了,毕竟白天忙着帮同窗解题,中午打个盹的时间都没有,打了个哈欠,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睡了过去。

    温玹躺在小榻上,却没那么容易睡着了,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男人,又血气方刚的年纪,才开了荤,食骨知味,夜晚对他来说比以前煎熬多了。

    他满脑子都是幻想出来的季清宁穿女装嘤嘤哭泣的样子,偏偏这个人是个男人,还就在屋子里,连呼吸都那么的清楚。

    温玹实在睡不着,出去冲了个冷水澡,等再回来,就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大亮。

    温玹和往常一样时辰醒来,季清宁还抱着被子睡的香,温玹起来后第一件事就去叫季清宁起来,季清宁正做虐温玹的美梦呢,就被摇醒过来,她道,“一大清早的叫我做什么?”

    “和我一起去训练,”温玹道。

    季清宁眼睛都睁不开。

    在悬崖边,温玹救她的时候就说过让季清宁和他一起训练,没想到换回温玹的身份了,这话还记得,也不怕两个身份说一样的话会露馅。

    季清宁不想训练,虽然不知道温玹他们训练什么,但每天早上都大汗淋漓的回来,可见训练强度之大了,她可遭不住,“我不去。”

    温玹皱眉道,“遭遇过那么多回刺客,你还不上心呢!”

    反正不管温玹怎么说,季清宁都无动于衷,她就是个运动废渣。

    只是温玹决心训练她就不会让她轻易躲过去,一把将被子掀开,将季清宁拽了起来。

    季清宁就没完全清醒,人软软绵绵的,温玹只用了一分力,就拉的季清宁往他怀里一栽,脑袋顶在了他肚子上。

    温玹只觉得一股无名火往某处涌,整个人像琴弦一样绷紧了。

    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季清宁没差点从床上栽下来,虽然最后是没栽下来,但瞌睡虫被吓跑了。

    温玹把她从床上抓了下来,季清宁知道温玹是为了她好,没有骂她,以她下毒的本事,只要会一点点三脚猫的功夫,自保的能力就大幅提升了。

    骑马站在悬崖边的恐惧,让季清宁跟着温玹去洗漱,然后跟着他和东平郡王几个去训练场。

    然后季清宁就后悔了。

    温玹他们训练强度根本就不是她跟的上的。

    那么大的训练场,他们跑三圈,然后打木人桩,过独木桥……

    他们跑两圈,季清宁一圈都还没有跑完,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站在那里不想动了。

    温玹看了眉头皱成川字,“怎么差成这样?”

    东平郡王也觉得奇怪,“就算人失忆了,武功全废,也不至于一圈都跑不完吧?”

    季清宁道,“一晚上没吃东西了,我哪有力气跑。”

    温玹想起季清宁的饭量,那点饭量养活他都够呛了,何况支撑训练。

    唐靖道,“他应该是太久没训练了,别逼太狠了。”

    “你站那边歇会儿吧,慢慢增加强度。”

    这话正中季清宁下怀啊,她是扛不住了,去那边坐下歇息,看他们训练。

    一刻半钟后,东平郡王他们也扛不住了,温玹比他们多跑一圈,其他训练增加一倍。

    难怪东平郡王和唐靖他们得联手才打的过温玹了,从训练上就能看出差距了,不是一般的大。

    温玹看上去身形挺拔如松,肌肉更是硬邦邦的,她拳头砸下去,人家没事,她觉得骨头要碎了,牙都咬不动。

    东平郡王几个过来,训练过后的他们,身上的热气直接扑过来,季清宁往旁边让让,给他们多腾点位置,顺道离远点儿免得被他们的热气给烫着了。

    唐靖灌水,然后把水囊递给东平郡王,东平郡王喝了一口,递给季清宁,“你也喝点儿。”

    季清宁连连摇头,“我不渴。”

    和他们比,她就没怎么出汗。

    季清宁看向温玹,道,“他每天都这么训练?”

    “风雨无阻,”东平郡王道。

    他们几个还偶尔偷懒,温玹从来不,唐靖道,“大概也就被你砸吐血那回歇了几天。”

    季清宁,“……。”

    不用说的这么清楚好么!

    “像你们这样上进的纨绔少见,”季清宁笑道。

    东平郡王继续喝水道,“越是纨绔才越要上进,不然只有挨打的份了。”

    被爹娘打就算了,被外人打怎么行?

    一番话说的季清宁无话反驳,就是这上进的理由太过欠揍了。

    陆照看着温玹道,“不过最近温兄的武功好像并没有进展。”

    季清宁道,“应该是训练强度不够。”

    训练这么半天还能坚持,显然没有达到身体的极限,人就是在一次次打破极限中进步。

    东平郡王几个齐齐看着她,看的季清宁心底发毛,“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东平郡王几个也觉得他们反应过激了,道,“那要怎么提高训练强度?”

    反正这些对他们足够了。

    季清宁道,“以后训练的时候,脚上绑铁块,背上负重,训练一个月,身体的灵活度会突飞猛进。”

    “……你这也太狠了吧?”东平郡王咽口水道。

    “一般般了,再狠点就负重往山上跑,一次跑个十几二十里路。”

    唐靖打哆嗦,奇怪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你自己不训练?”

    季清宁,“……。”

    “知道和做到隔着天堑鸿沟呢,”季清宁脸不红气不喘。

    一圈都累她够呛了,让她负重跑十几里路,还不如给她一刀,她还谢谢他。

    有过了半刻钟,温玹才回来,身上的汗比东平郡王他们的更多,难怪温玹皮肤好了,出汗排毒啊。

    东平郡王拍温玹肩膀道,“我大哥说你训练强度不够,需要脚上绑铁块,你要不要试试?”

    温玹看向季清宁,“你觉得自己训练强度够吗?”

    跑一圈就累的不肯再跑的人,竟然有脸说他训练强度不够……

    明天必须跑两圈。

    季清宁没说话,早知道就不和东平郡王他们闲聊了,几人回学舍。

    回去后,东平郡王闻着自己身上的汗臭味,要去澡堂洗澡,对季清宁道,“屋子里就一个浴桶,你和我们去澡堂洗澡,不然一会儿该赶不上吃早饭了。”

    让她去澡堂洗澡?

    想都别想!

    本来季清宁就不想训练,这会儿有充足理由不去了。

    只是那点小心思一眼就被温玹看穿了,“我去澡堂洗,浴桶让给你。”

    季清宁诧异的看着他,“你不是从来不去澡堂洗澡的吗?”

    话说出口,季清宁就反应过来了,温玹肯定是因为后背上的伤才不去澡堂洗澡的,堂堂煜国公府三少爷,后背上竟然有那么多的伤疤,任是谁见了都会觉得诧异,现在不同了,有她调制的药膏,他后背上的伤已经恢复七七八八了,淡淡的疤痕应该没人会注意到,尤其这会儿澡堂人少,应该就推门几个。

    唐靖则道,“温兄都和我们一起去澡堂了,干脆你也省事点和我们一块儿去,还能顺带聊聊天。”

    温玹道,“他不想去就算了。”

    隔着屏风都不放心,何况去澡堂了,虽然不知道季清宁为何担心被人瞧见,但私心里,他并不想季清宁去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