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夜归来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贵人相助
    眼见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点希望又断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却又回到了原点,沈月容内心很难不沮丧泄气,但一想到这件事的利害关系,她立刻又鼓起了斗志,继续摸排询问。

    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沈月容中午也没心思去吃饭,一直在医院里蹲守打听,基本上是见到年岁稍大些的医院职工就上前去问,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又问过了上百人,还是没有打听到有关刘护士长的消息。

    由于说话太多,沈月容此时口干舌燥,嗓子都有些沙哑了,脸上的皮肉都笑得有些发僵了,但她仍不敢懈怠,继续一路走一路问,生怕与知情者错过,有些楼层是电梯不对外人开放的,她就找安全出口走步梯上去,随着所到楼层越来越高,误打误撞竟混到了院长办公室,沈月容也不管那么多了,照样敲门。

    只听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请进。”

    沈月容推门而入,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院长是个五十多岁个的男人,头发有些微白,温文尔雅的样子,他正疑惑地看向沈月容,不明白这个陌生女人为何而来。

    沈月容连忙堆起笑脸,主动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您好院长,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沈月容,刚从上海过来,我来是想跟您打听一个咱医院的老职工,因为有很紧急的事情,只好冒昧上门请教,请您不要见怪。”

    院长听完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却又停了下来,沈月容生怕他开口赶人,忙又说道:“院长,实话跟您说吧,我已经在医院里问了都快一整天了,可还是没人知道我要打听的那个人,因为她十几年前就从这里退休了,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才过来打扰您,因为我想您是一院之主,如果您要是不能知道,那就真的是没办法了,求您帮我一下吧!”

    院长又皱了皱眉头,伸手在桌上的电话座机上按了几个号码,接通后说道:“李主任,你现在有时间吗?过来一下吧。”

    沈月容见状忙上前急道:“院长,请您就帮我一下吧,我真的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您帮看一下这个人您有印象吗?您说一下我就走,绝不耽误您时间。”说着就双手把写着刘护士长信息的纸片递过去,放到院长办公桌上,又恭恭敬敬地把纸片推到了院长眼前,然后马上退后几步,拉开距离,低眉颔首等着。

    院长见她战战兢兢的样子无奈解释道:“我不是要叫人撵你走,而是找她来帮你问一下,因为我是调来这里才五六年,十几年前的老员工我肯定是不会知道的,所以叫了人事主任来看一下,她是一直在这里工作的,应该能知道。”

    没想到院长竟能这样仗义援手,不仅愿意帮忙,而且还安排了这么妥帖的办法,沈月容又是感动又是激动,一时之间竟热泪盈眶,不住道谢:“太谢谢您了院长,您真的是太好了……”

    院长指了指旁边沙发和茶几上的瓶装矿泉水笑道:“不用客气,你嗓子都哑了,先坐下喝口水吧。”说完就继续埋头办公,也不多问别的。

    人普遍都会有好奇心,更有猜忌心,很难得做到像院长这样不问也不疑,也不虚言客套,其实这样才是一种最令人踏实放松的相处方式。

    沈月容此时既受宠若惊又紧张期待,也不敢坐下,倒不是胆怯拘谨,而是焦虑得无所适从,就还站在那里看着门口忐忑等待着,院长依旧低头做自己的事情也不加理会,仿佛沈月容并不存在一般。

    没一会儿李主任就来了,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微胖中年女人,面相和善,沈月容先冲她点了下头笑了笑,她先是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沈月容,随后也冲她点头微笑回应,接着冲院长问道:“院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院长拿起沈月容那张写着刘护士长信息的纸片递给刘主任,“你是老资历了,来帮忙看看认不认识这个人,是十几年前从咱医院退休的。”

    李主任接过纸片定睛细看,眉头微皱着自脑海里回忆查找,沈月容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紧盯着她脸上的神情变化,十几秒钟后,李主任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冲院长说道:“我对这个人有些印象,她的确是从我们医院退休的。”

    等待的这十几秒钟对沈月容来说就如十几个小时一般难熬,直到听了这话,她才如释重负,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院长没等沈月容开口就对李主任说道:“那就麻烦你去查一下这个人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不要用她早期的履历资料上的,那些电话和地址估计现在早就变更了,要尽可能找后期的资料,最好是临退休之前留下的信息,找到后微信给我,我这里急用。”

    关于查找刘护士长的原因,关于沈月容的身份,李主任都是满肚子疑问,要搁平时她非得一五一十弄个明白才会考虑要不要帮忙去查,毕竟翻查十几年前的资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年代久远,那些资料早就压库底甚至不再留存了,但此时碍于院长的亲自吩咐,她不敢迟疑也不敢多问,二话不说,赶快应了下来立马就回去找资料。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物心存敬畏,院长没对李主任介绍沈月容,并非是对她的不尊重,而是对她的一种保护,如此一来李主任就掂不出她的斤两,办事也不会打折扣。

    沈月容深谙世故,当然明白院长如此其实是为她扫清了很多障碍。这一路问下来,沈月容深感人情薄凉,很多人的回应并非是愿意帮忙去解决问题,却只是对这件事其中的隐秘和不幸感兴趣,如果院长直接让她自己去跟李主任问,这中间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唇舌和曲折呢。

    九九八十一难已过,得贵人相助,真经触手可及,沈月容内心既雀跃又感激,她站起身来对院长由衷道谢:“院长,真的太谢谢您了,冒昧叨扰之下您却给了我这个陌生人最大的支持,请问能不能让我加一下您的微信?希望以后有机会能报答您的帮助。”

    院长抬起头笑道:“不用谢,你既然找到了我这里,也是缘法,况且我也只是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咱们加个微信也好,我看你在这里等得也拘束,就不虚留了,等李主任那边有了消息,我就转发给你。”

    院长的这份利落豁达很对沈月容的脾气,她平时最懒得跟人虚言客套,见院长这样说,她连连点头,忙拿出自己的微信二维码给院长扫码互加了好友,又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就告辞道:“那我就先走了,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如果您去上海或有什么能用得上我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这个新朋友。”

    “好!新朋友!不客气!”院长爽朗笑道,接着就要起身相送,沈月容连忙拦着,“您忙,您忙,不用送。”

    院长也不是虚礼客套之人,冲沈月容熟人一般地点头作辞,“好吧,那你慢走!有事微信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