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 第342章:送羊入虎口
    纪千暖和钟无歌来到宅院外的一处空旷地,以他们二人的修为,要是在家里打起来,恐怕这幢宅子是保不住了!

    这里临着银江,空气中带着腥湿的味道,暗黑色的银江水疯狂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

    今天的天气格外阴沉,狂风阵阵,吹得纪千暖的衣袂猎猎作响。

    钟无歌看着翻滚不息的银江水,心底隐隐不安起来,他有些后悔带纪千暖出来了。

    “千暖,要不还是算了!这里风太大了,我们改天再练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今天,你已经答应我了,不能反悔!”

    纪千暖催动火凰灵力,火红色灵力光芒顿时腾空而起,灵力停留在半空中渐渐幻化出一只展翅欲飞的火凰!

    无痕诀催动到极致,她手握斩魔刀极快地朝钟无歌攻过来。

    钟无歌不敢大意,他的炼丹术虽然厉害,但是修为却不是很高,和巅峰时期的纪千暖相比还是差那么一点。

    可是据他所知,纪千暖现在的修为离她在七星大陆时的巅峰状态还差得远,所以他对于即将到来的比试倒是不太担心。

    他快速催动地阶技法,灵蛇剑被莹白色的灵力包围着,灵蛇剑和斩魔刀重重地撞击在一起,火花四射!

    强烈的灵力波荡起阵阵涟漪,岸边一丛丛的荆棘灌木全都被齐地铲平,不远处,宅子门楼上的的瓦片噼里啪啦地落下来,砸在地上砰砰作响。

    幸亏钟无歌提前给那些灵草设了结界,不然被毁了太可惜了!

    残影重重间,他们已经过了几十招了,纪千暖的攻击毫不手软,她今天一定要把钟无歌的底给探出来!

    失去记忆已经够可悲了,连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什么样的人都弄不清楚的话,未免也太悲催了点。

    钟无歌原本还想有所保留,可是纪千暖步步紧逼,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他后退了两步,边打边喊:“千暖,你疯了!我是你夫君,你用得着这么拼命吗?”

    “对于修炼这事,我一向很认真。找人练习自然是要拼命的,你不是一向很了解我吗?怎么,你害怕了?”纪千暖挑眉看着他,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我不是怕,我是怕伤了你。”

    “没事,你要是打赢了我,今晚就让你宿在我房间。”

    “真的?你可别骗我!”钟无歌一听,眼前一亮,这个诱惑对他实在太大了,他做梦都想拥有她!

    纪千暖嘴角微勾带着恣意妩媚的笑:“自然是真的,我从不撒谎。”

    “那你可注意,我来了!”钟无歌精神大振地喊道。

    他的攻击登时凌厉了许多,其实他早已突破到了天玄境五重,任谁看到他这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都想不到他的修为会这么高!

    钟无歌的灵力十分充沛,他炼制许多高品阶的灵丹来帮助自己提升修为。

    从器灵幻化成人之后,他想修炼之路异常顺利。

    刚刚变成人的那会儿,因为实力太弱被云家给抓了,他那时候就发誓一定要让自己足够强大,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纪千暖的修为是天玄境三重,和钟无歌的差距很明显。

    在钟无歌全力以赴的攻击下,纪千暖最终落败了!

    ……**

    严尊躲在一块大礁石后面观战,他总觉得纪千暖是故意把钟无歌引出来对战的,故意让自己也看看钟无歌的实力。

    见他们打到最后,纪千暖竟然被钟无歌打败了,他的心情瞬间烦躁起来!

    刚刚纪千暖好像答应钟无歌今晚让他去她的房间过夜……

    她干嘛要开出这样的条件?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那个钟无歌看纪千暖的眼神简直不要太明显,真是禽兽!

    萧一郎赞赞叹道:“原来钟无歌的实力这么强!这小子隐藏的够深!”

    严尊猛地回头看着他,冰冷刺骨的目光看着萧一郎脊背发麻!

    面对着严尊的死亡凝视,萧一郎很没骨气地怂了,他愤恨地咒骂道:“这个钟无歌真是卑鄙无耻,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逼纪主子就范!像这样阴险狡诈的小人就该千刀万剐!”

    诸洲站在严尊身边,轻声问道:“要不要属下去把他抓起来?”

    “我自己去找纪千暖!钟无歌的精神力也很强,你对精神力的攻击一向没有抵抗力,你不一定抓得住他。”

    严尊说什么都不能让纪千暖失去记忆的情况下被钟无歌给玷污,就算她愿意也不行!

    夕阳西下,被晚霞包裹着的银江渐渐平静下来,宛如一位娴静的少女。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纪千暖和钟无歌缓步走在银江边,钟无歌试探着想牵着纪千暖的手,被纪千暖机敏地躲开了,他的心情又有些失落。

    “天色不早了,我肚子饿了,我们赶快回去吧!”纪千暖快步走在前面。

    钟无歌一想到刚才纪千暖答应自己的事,又看她如此急着回去,刚才的那点失落一扫而空!

    原来是害羞了!

    纪千暖走在前面,心事重重。钟无歌的修为比她想的要厉害,而且他的炼丹术也奇高,已经到了九品炼丹师的境界了!

    到了九品炼丹师的境界,精神力会十分的强大,甚至比他的修为还要厉害。

    不用精神力,她都打不过他,要是用了精神力,自己岂不是更没有胜算?

    不行,她要抓紧时间修炼!

    她有种感觉,自己失忆这事恐怕只有钟无歌最清楚,她只有足够其强大,才能让他说出真相!

    夜已深,纪千暖还待在练功房不肯出来。

    钟无歌站在练功房外忐忑不安,他想进去催促一下,却又怕纪千暖会生气。

    犹豫再三,他还是开口了:“千暖,已经二更天了,明天再练吧!”

    过了片刻,纪千暖的声音传来:“你先去睡吧!我过会就来。”

    见纪千暖没有生气,钟无歌心头大喜,他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早知道打一架就能让她臣服在他身边,他真应该早点出手!

    他喜滋滋地离开了,他先前已经沐浴过一遍了,现在趁着纪千暖还没来的这会功夫,他又去沐浴了一遍。

    严尊嗤之以鼻,鬼魅般的身影从浴室溜向练功房。

    “笃笃”清晰的敲门声响起,宁静的夜里,这敲门声很轻,生怕吵到屋里的人。

    “我说了我一会就过来,你急什么!”纪千暖不耐烦地低喝道。

    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颗脑袋悄悄探进来,俊美无双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

    “是你!你怎么还没走?你是怎么进来的?”纪千暖一见到严尊,浑身的神经立刻绷紧。

    “我能进来自然有我的办法。我今夜冒险过来,我是想告诉你,钟无歌他不是好人,而且他并不是你丈夫,你也没有成亲。你千万别被他给骗了!”严尊蹙眉站在她面前。

    “至于你为什么会失忆,我猜想肯定和他有关!要不,你跟我走吧!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回复记忆的!”

    纪千暖警惕地看着他:“钟无歌和我说你不是好人,你和我说钟无歌不是好人,我到底该听谁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失忆了,人也变傻了呢?你看看我的脸,多真诚!”严尊摆着一张纯洁无辜的脸凑到纪千暖面前。

    纪千暖白了他一眼,又坐回到了蒲团上:“我不会走的,谁知道你打什么歪主意?”

    既然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也说她的失忆和钟无歌有关,那她说什么都不能离开这里了,她一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

    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应该是钟无歌又来了。

    严尊心里着急却也没办法,纪千暖不走,他也不能强行把她拖走。

    匆忙间,他把一只羽哨放在纪千暖手里:“既然你不肯走,那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记住,他不是你的丈夫!有事就吹这个羽哨,我会立刻出现的。”

    钟无歌走到门口时,严尊从窗子刚离开。

    纪千暖把羽哨悄悄收起来,继续闭眼打坐。

    “千暖,你怎么还不去休息?我都等你好半天了!”

    纪千暖闭眼冷声问道:“等我干什么?房间都让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钟无歌愣住了……什么叫房间让给他了?

    他片刻后反应过来,登时气愤不已:“千暖,你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想要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愚弄我?”

    “我们真的是夫妻吗?”纪千暖猛地睁开眼问道,那锐利的眼神看得钟无歌有些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