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靠茶艺拯救黑化男主 > 第390章 不会修习媚术的狐狸精(10)
    周姑娘心头一跳,脸上如春风般的笑意霎时间摇摇晃晃的要挂不住。

    “二少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靳无为依然盯着她的肩膀,“真的,是个女孩儿,趴在那哭,你听不见吗?就冲着你耳朵哭呢。”

    周姑娘脸色煞白,仿佛耳边真的传来了阴风阵阵,她颤抖着身子,终于忍耐不住哭着跑了出去。

    靳无为就这么懒洋洋的瘫倒在椅子上,看向小狐狸。

    “我说的都是真的,为什么没人信呢。”

    可能因为他们心中有鬼吧。

    很快,靳宝珠就怒气冲冲的进来了。

    “无为,到底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姐姐因为你的事豁出去多大的脸面,你这样捉弄人家周姑娘,让姐姐怎么交代?”

    “捉弄?我只是说了实话。”

    “什么实话?说人家身后有鬼也算实话,我看你是忘了小时候做这些事受的惩罚!”

    靳宝珠快气炸了,她这回可是费尽心思,就等着姓周的小贱人嫁给靳无为,解决心腹大患。

    没想到靳无为看着老实,实际上心里面坏的冒水,一下子就坏了她的好事。

    “我的好姐姐,你这样活着累不累啊?”

    靳无为看着靳宝珠精致妆容掩饰不住的焦躁,轻声感慨道。

    “那位周姑娘,和我的好姐夫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吧,这么着急就要把人塞给我,一来能解决一个在家中恶心自己的潜在对手,二来还能恶心我,简直一举两得。不过,周姑娘肩膀上趴着哭泣的小女孩儿,是真的。”

    靳无为站起身,俯身对着靳宝珠,“就像你此刻,身后跟着的哭泣的女人,也是真的。”

    他眼睛看向后方,“她浑身湿漉漉的,穿着白衣,脸发胀,是淹死的罢?哎呦,她小腹鼓起来了——”

    “住嘴!”

    靳宝珠突然大喊,眼睛瞪着靳无为,牙齿咬得咯咯响。

    “你住嘴、住嘴!”

    “我看你是疯了,都疯了!”

    她顾不得维持平日里展示的好姐姐面目,扬起手重重的扇了靳无为一耳光。

    侯府其他主子赶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

    靳宝珠一下子扑到靳侯爷身旁,大哭,“父亲!这个家女儿以后是回不得了,女儿好心想要给弟弟的终身大事尽一份力,没想到被他接连羞辱……女儿没脸见人了!”

    靳宝珠告了状依然大哭不止,那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靳无为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侯夫人吓得把靳宝珠抱在怀里不停的安抚,外加赔罪。

    “你这个逆子!”

    靳侯爷大发雷霆,下令把靳无为关到祠堂里跪着。

    不给吃的,等他什么时候反省好了再出来。

    显见是气得狠了,毕竟本就老大难的婚事,又被搅黄了。

    再加上一边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边是素来不争气上不得台面不受宠爱的小儿子。

    人心都是偏的,只是人并不这么认为。

    靳无为跪在祠堂里,只有小狐狸陪着他。

    “我说的都是真话,为什么没人相信呢,不,不是没人相信,而是根本没有人肯听我说。问一问我也行啊。”

    靳无为身体本就虚胖,脾胃也因为暴饮暴食变得不好,这会儿滴米未进,更觉得头昏眼花。

    江暖拱了拱他,给他递了个药丸。

    “吃吧。”

    她难得开口说话。

    靳无为接过来吃了,“毒药有吗?”

    “你要毒药做什么?”

    “吃啊。”

    供桌上两根蜡烛忽闪忽闪,周围安静又阴冷,平时看管祠堂的下人都得了吩咐撤走,大门关的死死的。

    靳无为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想要吃一颗毒药,解脱掉所有的痛苦。

    “废物。”

    缩在一旁的小狐狸突然说。

    靳无为愣了,“你说什么?”

    “被人辜负了,冤屈了,伤害了,你居然想着给自己喂一颗毒药一了百了?抱歉,在我这个狐狸精看来,真是废物。人类都像你一样弱小吗,可是为什么对着我们狐狸,却这样心狠手辣呢?”

    江暖毫不留情的撕开靳无为的内心,刺伤他。

    “心狠手辣啊。”

    靳无为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心如死灰,也懒得计较这个精怪的胆大妄为。

    他想了一下见到这个狐狸精后自己做的事……好像称得上心狠手辣呢。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报复回去啊。”江暖理所当然的回答,“谁欺负你,就欺负回去,你只是能看到真相,真正作恶的是他们,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你?就是因为,你对他们还心存妄念,可是你忘了,恶人之所以是恶人,就是因为他们从来不会自我反省,就算坏事被发现,他们也只会后悔当初做的时候为什么不更谨慎一些,并不会后悔自己的行为。”

    善良的人总在自责,自省,坏人始终会一往无前,坚决不改。

    “报复?可他们是家人。”

    靳无为原来不会这样的,可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被自己的亲人以为他好的名义塞个放荡不堪的女人,实在是气急了。

    才会不管不顾,他不后悔。

    “对哦。”江暖顺着他的话,“家人应该要互相关爱的,就像我们这些畜生一样,也知道要维护相救。那,他们拿你当家人了吗?”

    靳无为酸痛不已的膝盖,瞬间歪了,身体栽倒在一旁。

    他们那他当家人了吗?

    费尽心机的把他喂成胖子,教导他的老师都是华而不实的样子货,只会用严苛的体罚对待他,长大以后更是变本加厉,在外面败坏他的名声……

    “那我也不必拿他们当家人了?”

    良久,他问。

    “很好,那么第一件事,不要跪!”

    小狐狸神气活现,声音清脆。

    靳无为伸直腿,随口接道,“第二件事呢?”

    “渴了吗?饿了吗?”小狐狸问道。

    他点头,喉咙都干疼干疼的。

    “难道你要为了我去找吃的?”

    “找什么,现成的呀。”小狐狸爪子往高高的供桌上一指,“不把他们当家人,这些自然也就不是你的家人了,吃他们的供品也是应该的!快,我也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