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末代驸马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惨败
    两日后,保定被屠,城中百姓百不存一。之后,城中燃起了大火,房屋尽毁,全城被烧成了一片白地。

    而每个随多尔衮出征的清军将士都抢了个盆满钵满,士气高涨。

    多尔衮发布檄文,指责李自成撤离之时放火焚城,屠戮无辜百姓。在和从固关拥入的多铎部会和之后,多尔衮将大军尽数交给多铎统一指挥,让其继续追击闯军。而他自己则率少部清军返回京城。

    在真定府的常山附近,清军击溃了殿后的党守素和陈永福部,又在顺德府邢台击败刘芳亮所率的数万闯军。

    两军最后相持于沙河边上,激烈交战两日,难分胜负。

    左勷首竖白旗投降清军,并在阵前叫喊劝降,引起闯军士气大落。郑家栋,牛成虎等将接连降清,使闯军防线出现了重大缺口。

    清军骑兵趁势猛攻,闯军抵挡不住,大溃,党守素、陈永福、左光先、蓝应诚、田化龙等数位将官战死。

    幸而在大军溃败之时,刘芳亮率数千骑兵从侧翼直冲清军大营,欲要将多铎刺落马下。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引发了清军军阵的短暂混乱。

    李岩所率的火铳营和罗虎所率的震山营等闯军精锐也趁势反击,击退清军,斩杀数千。逼的清军后退数里,暂时稳住了局面。

    夜幕降临,万籁俱寂。

    李自成率亲卫营先行过河,被早就等待在河对岸的闯军接了过去。接着是万余伤兵,他们通过仅有的几座浮桥过河。

    当两者都安全过河之后,闯军大部开始行动。少量士卒通过浮桥过河,其他的大部分只能通过提前探知的沙河浅处涉水过河。

    河水冰凉,没过多久,双腿便完全麻木,行动十分缓慢。

    虽然闯军做的隐秘,大营灯火通明,基本未动。但最终还是被清军探得动静,多铎再次引兵来攻。

    一夜血战,等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清军攻到了河边。

    闯军诸军争路,浮桥踏破,不少人落入水中。河岸之上,伏尸遍野,血流成河。河水被染成了红色,浮尸漂橹,流水为之阻塞。

    近十万大军旦夕之间化为乌有,辎重尽数弃在了对岸。

    李自成骑马立在河边,看着对岸的惨状,久久无语。在诸将的劝说下,他才率部入林洺镇,那里有座小城可供防御。

    此刻,他身边虽然还剩近二十万大军,但各个神色哀戚,毫无战意。

    之前先行从京城运出的多为金银,后军携带的倒有不少粮草,但此刻尽数丢在了对岸。闯军现在坐拥金山银山,却出现了粮草危急。

    主营供应充足,秩序尚好。辅营士卒则大部分饿的发慌,开始在周围抢劫村庄。李自成无法控住局面,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阎应元驻守广平,只为接应,没料到闯军会面临这样的惨败。起初两军在沙河对峙之时,他曾通过陈名夏向李自成提出可以协助闯军过河。

    但两军没有互信,李自成更担心周显军截断他们的归路,因而婉言拒绝了。并令刘体纯率部提前过河,在河南岸严防。

    直到这个时候,李自成才算松口。

    阎应元连忙率一营士卒北上,路上斩杀了十几个劫掠的闯军头目,并将剩余的尽数交还给闯军。

    对此,引起了很多闯将的愤怒,但最后被李自成压了下去。

    透过陈名夏,李自成提出想向大名府购置一些粮草。

    阎应元也想把李自成这个瘟神早日送出大名府,先行送来了一万石。并许诺李自成离开大名府之时,会再提供三万石。

    有了粮草,闯军军心安定了许多。

    李自成让刘体纯先行率部南下,打探道路。并派人去滑县,让驻守当地的李梅接应。而他就留在林洺镇,并向全军许诺,不等到最后一个士卒撤离,他绝不离开。

    此举,极大程度稳住了闯军的军心。

    后来,从其他地方逃过河的汇聚向林洺镇,使闯军兵力复增。

    但令李自成失望的是,李岩、刘芳亮、罗虎、李双喜等殿后的将领都没有回来,一个都没有。而且传来消息,他们都已战死。

    部分清军斥候渡过沙河,在林洺镇外监视闯军。

    后来多铎也率部来到,但也没有发起进攻。除了清军的损失也不小外,还因为他看到了一支数千人的大军,打着的是周显军的旗帜,卫护闯军侧翼。

    多铎一时有点摸不准,不敢贸然发起进攻。

    两军相持了一段时间后,传来通州有叛乱发生,多尔衮让他尽快返回。看到没有什么机会,多铎引兵北上,留兵邢台,自率大军返回京城。

    敌情、将来形势都不明,多铎不敢在这里折损太多兵力。

    阎应元为闯军提供了足够的粮草,让他们在撤离过程不用为此担忧。但中间依旧有不少人脱离开队伍逃跑,很难想象这是之前那支数月时间便攻陷京师的闯军。

    李自成率部分精锐先行返回河南,刘宗敏率大军缓缓撤离。他们向西经由邯郸,彰德境内返回河南。

    后来,李自成弃了彰德府,只在黄河北岸的怀庆和卫辉二府留下了不到两万的兵力。这样就和清军在北边完全隔离开来,而周显为了大名府的安全也不得不接管了彰德府。

    阎应元也弃了林洺镇,将大军撤回了广平城。

    后不久,周显拔阎应元为游击将军,允许他在治内自行招兵。并向大名府增兵五千,让他统筹指挥。

    接下来的一年内,两军在漳河两岸对峙交战。

    战事最急的时候,周显甚至将第二军的七成军队从定陶调向巨鹿,只在后方留下了一个空壳子。

    因为协助李自成撤回河南,两军的关系良好,倒也无忧闯军再引兵向东。除了一次,两军差点发生大战。

    李岩等人被阻在沙河之北,只能向东西两个方向逃撤。

    刘芳亮因为手下士卒多是骑兵,向西通过潞安,经由彰德府回到了开封,而那已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李岩为了掩护罗虎和李双喜撤离,被数倍之地团团围在漳河北岸。山穷水尽之时,他率数百伤兵投漳水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