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了一个亿 > 〇六〇章 三件事
    “三米宽,20厘米厚,钢筋混泥土,这样一弄,绝对漂亮好看,比前面他们修的路还要好,肯定能镇住他们!”

    “好好好,这样一来,大家绝对都能知道,我们何家起来了,看谁还敢小看我们!”

    钱这个大事说好,剩下的就是道路的标准了,大家立即开始激烈地讨论起来。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盘算,有的人考虑自己的面子,有的人考虑何广的底子。

    “不行不行,太奢侈了,那样一来,两公里的路搞不好要六七十万!”

    “两米宽,15公分厚,普通建造就行了,这样估计30万就能搞定!”

    很快,双方就站在两个方案上,进行激烈的交锋

    “不行不行,15公分,太薄了,很快就坏了!”

    “怎么会,这里就我们几户人家,10公分厚都能用好多年,不要说15公分了!”

    “两米也太寒酸了,车子交汇都错不开!”

    “你还不如数数,我们何家现在有几辆车?”

    对于这个反对意见,何冬藏不屑一顾。

    “以后会多起来的嘛,我们要有长远眼光!”

    何龙对四叔的想法很不以为然。

    “长远眼光,倒是说得很好听,就怕你是慷他人之慨不心痛吧!”

    何冬藏冷笑一声,直接戳破了他的牛皮。

    然后看都不看满脸通红的何龙一眼,大声道:

    “就两公里的路,会车这点小事还不好解决,在弯道和桃树湾哪里,各清理出一块地方不就行了。

    这点东西都想不到,真不知道你这有着长远眼光的脑子,是怎么去思考长远的!”

    何冬藏一贯的毒蛇,也一贯的尖刻,把另外几个人怼的哑口无言。

    有了他这个生力军的存在,何夏长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总算不会让自己儿子大出血了。

    谁家娃谁疼,何广还没有结婚生小孩呢,就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修路,何夏长心里是非常心痛的。

    但他教了一辈子书,知道年轻人的心理,再加上他自己,也有着回报父母兄弟帮助的想法,这才没有强烈反对何广出钱。

    要是谁还要搞那些花里胡哨、好面子的东西,说不得,到最后,他只能自己亲自赤膊上阵了。

    现在好了,有了何冬藏这个明事理的人在,那些不着调的注意纷纷被他扔掉。

    集体做事,一怕有人故意挑刺,二怕没有人愿意出头得罪人。

    现在,有了何冬藏这个愿意出头的人,又不会有谁在大庭广众下公然说不利于何家大事的话,事情很快就定了下来。

    这条路大概有两公里长,路基是有的,基本不用土方作业,按2米宽、15公分厚的标准,一共大概需要30万左右。

    当然,其中难免会涉及一些地皮的占用、树木的砍伐,但在何家现在这种形势下,想必没有人会在这上面为难如日中天的何家。

    “好的,那就这么定了,我已经转了30万到我爸的账户上,等这个年一过,天气一暖和,就开工吧!”

    何广一锤定音,一片叫好声顿时响彻祠堂。

    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小心思,但是,总体上,何家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这种惠而不费,有里有外的好事,大家还是很愿意的。

    眼看一辈子为难的事,在何广、在金钱的威力下,三言两语被解决,何礼又是欣慰,又是伤感。

    欣慰的感情不用说,伤感的是自己真的老了,自己的能力、见识果然已经无法面对这个社会了。

    但伤感的情绪只在心中打了个转,就被他压了下去,整体上,这是何家的大好事,而且有了路,其他的事情也能提上日程了。

    咳嗽了几声,提醒激动地众人,自己还有话要说,等大家安静了下来,他才抬起眼睛,看了看众人,沉声说道:

    “今年何家有三件大事,族谱、修路是其中两间,第三件就是我们这个祖屋了!”

    说到这里,他心里突然打了个突。

    在何广明确表示,他只能出修路的钱之后,现在提出修祖屋似乎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修路一共也才30万人民币,要是压一压的话,25万搞不好也能搞定,五个儿子均摊,一家也不过五万。

    如果是小一辈男丁均摊,还能更少。

    这点钱,难道他们拿不出来么?哪怕是经济最不好的何春种家,五六万块钱,也是能拿出来的吧!

    但这个路却一直拖到了现在,才修好!这说明最难得不是钱,而是人心,齐心合力的人心!

    不能齐心协力,一点点小事都弄不好,能齐心协力的话,哪怕是很难的事,事情的难度也会大大下降!

    想到这里,何礼暗暗在心中谈了一口气,但话已经出口,收回已经是不可能了,他只能抱着万一的念头继续说道:

    “我们的祖屋已经非常破旧了,老二、老四家里的房子,更是破的不成样,我想着,能不能趁这个机会,把祖屋修缮一些,或者干脆推倒重建!

    这样的话,我们何家才能真正有个万年立足之基,而且,以后小一辈的回来,也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能多住几天,好好聚聚,联络感情……”

    何礼说了很多,大家却都是沉默不语。

    这个还是何广五六岁时该的祖屋的确破旧不堪了,虽然几经修缮,但主体结构不动的话,终究没有大的改观。

    尤其是以前的老房子,根本没有布局、结构的概念,居住起来非常不便。

    道理大家都懂,但钱却是一个横亘在所有人面前的问题。

    建房子和不比修路,费用根本没有底线,这年头最便宜的房子,也比修路贵很多,众人的眼光开始不由自主地飘向何广。

    但何广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低着头似乎在思索什么,一言不发。

    漫说他没有一个亿,就算真挣了一个亿,他就会给大家修房子么?

    不可能的,路是公有物品,还能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种说法,来平衡各家不同的经济条件。

    但房子,却是纯粹的私有物品,他的钱再多,也没有毫到扔个几十万给其他人的地步。

    而且,有多少能力住什么样的房子,穿什么样的衣服,过什么样的生活,这是何广的基本理念。

    他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自己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