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也不想当魔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唐文意识到了什么
    渠良好奇的看了眼,老暴的腰包是一大袋钱币,通体呈银白色,想必就是银币了。

    不过倒也是头一次见到。

    还不清楚自己手头上的金币和银币如何换算的。

    毕竟他在渠家堡的府库里一枚银币都没有见着,摇了摇头,自己家还真是老有钱了吧。

    沉吟片刻后,目光放回到老暴的身上。

    只见唐文的目光冷飕飕地望着老暴,有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脸色很难看。

    渠良自然明白,领导嘛,不喜欢不懂事的。

    眼前的老暴就是典型了。

    果然,被唐文一望,直接把老暴吓得半死。

    顿时就泪流满面,呼吸粗重起来。

    “大人~大人冤枉啊~冤枉啊大人。”

    唐文冷笑:“冤枉?”

    老暴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甚至有些颤抖的破音。

    “大人,这钱是我从镇上几家客栈收上来的,真和这小子没有一毛钱关系啊!”

    唐文大为震怒,愤然吼道:“欺压百姓,敲骨吸髓是也不是?”

    老暴闻言突然一愣,神色慌张,说话几乎语无伦次。

    “这……不不不……是客栈,是商人。”

    唐文懵懂了好一阵才弄明白,原来是去收保护费了啊。

    普通甲士平常抓捕盗贼、下乡征收赋税这是日常的职责,但是仅仅靠俸禄是短时间没机会赎回一个青楼女子的。

    也就是说,老暴图快钱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割了一些富人的韭菜。

    冷哼道:“原来如此。”

    渠良也在旁煽风点火,落井下石:“哈哈,我就说嘛,你长滴是真的丑,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东西,我稍稍一试就露出了破绽,你还有什么可豪横的?啊?”

    老暴有些蒙了,没有说话,低着头羞愧万分。

    渠良心里美滋滋,下意识双肩一震,绳索自动断开,还揉了揉肩膀。

    一切为了罪恶值,不能放过任何机会。

    指着老暴笑道:“你看看你,我还寻思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这就怕成这个死样子,丢人啊,来来俩,老子现在就站在这里,你倒是再骂我几句听听啊!”

    老暴依旧低着头不说话,这个时候哪里有空理会渠良,只在等待唐文的话而已,也完全没看到,渠良此时竟然自由了。

    双手一会乱挥,一会掐腰,一副可牛逼坏了的表情,看起来就知道他挺爽的。

    把唐文和一旁的甲士全都看懵逼了,嘴巴长得老大。

    我靠,特么这是专门困住修行者的捆仙绳啊。

    别说聚气境界,化神境界巅峰的强者被捆上也是挣不开的。

    可偏偏被这小子给弄开了,他是返虚境界的高手?

    看的也不像啊!

    唐文脑袋一转就暗呼不好,就算是他,也不能这么随意的振开绳索,对方实力高出他。

    唐文嘴角动了动,得,当务之急已经不是那帮女人出不出来的问题了,是自己这帮人还能不能安全的问题了。

    毕竟空间法阵里有什么,他们还完全不清楚呢,对方的身份也不清楚,几乎啥都不知道。

    看来惹到麻烦了。

    唐文瞬间就明白了,这时候就别管什么护短不护短了,该杀杀该埋埋,别管什么属下了。

    虽然有点可惜。

    立即喝道:“都给我听好了啊,大齐军纪如山,不论事情大小,犯错必罚,老暴军纪败坏欺压百姓,虽然事情不大但是必须诛之。”

    “是!”

    老暴一下就蒙了。

    “这~这……冤枉啊,我就拿了一点钱,真的,一点都不多.”

    “哼,不多?看来你是真不把我放在眼里啊,若不是旁边这小哥眼睛好使,我差点就被你给骗了。”

    说完回头对着渠良笑了笑:“小哥,你立功了,功过相抵,现在这里没有你的事了。”

    渠良也蒙了,嘛玩意,罪恶值还没加呢,就结束了?

    “嗯……没事,你们继续,我就看看。”

    唐文倒吸了口冷气,这家伙是记仇了啊,老暴出言辱骂了他几句,就睚眦必报。

    得,算你老暴倒霉。

    毕竟他这次出来没带多少甲士,而且那女人出去那么久也没回来,还用问,拉救兵去了,得想办法赶紧跑,还不能被这小子缠住。

    直接点了点头:“小哥说的对,大齐出了这种败类,该杀,念在你跟了我这么久的份上,你自己动手吧。”

    老暴脸都绿了。

    “啊?大人……这点钱,怎么算是重罪啊!”

    唐文有点急了,擦,特么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就算要和这小子打也得部队集结以后啊。

    上前就给他一巴掌,将老暴的佩刀甩在他面前,厉声道:“少特么废话,你动不动手?不动手我亲自解决你。”

    老暴双眼圆睁,死死盯着自己的佩刀粗喘着气,呼吸急促,颤抖的拿起却死活不敢砍自己。

    唐文要的就是这效果,细细打量渠良,发现他有些不忍,以他的眼光顿时发觉转机。

    这小子心不狠,肯定不是魔道了,九层九是世家公子,可以聊。

    瞬间态度一个大转弯,不在催促老暴,毕竟以他的了解,这暴色鬼除了色胆包天意外,胆子是真的小,让他举一天都不敢抹脖的。

    哼了一声,威严地扫视周围一圈甲士:“以后谁敢欺压百姓,谁就是这个下场,看看老暴,他可是从十年前就进入甲士营的老人了,可再看看他现在,像什么样子,我很感谢他多年的辛苦,但是绝对不会忍受他对百姓的欺压。”

    老暴一听,顿时当啷一声,佩刀落地,直接痛哭了起来。

    唐文叹了口气,这LS鬼是真上道啊!

    随后用眼角的余光看向渠良,心中做着打算。

    老暴涕泪横流,哇哇大哭。

    气氛都开始变得凝重了一些,没人敢上前说一句话。

    开玩笑,老暴想借着镇守大人装逼,没装好又想拉下大人的脸面,这谁管得了?

    那小子一直淡定的不像话,又是能够躲避大人一击的人物,还有这空间术法,去皇城的路上……他们岂能看不出来问题?

    他们又不瞎。

    就光看那小子的衣着都能看出来不寻常,这是极为华贵的服饰,甚至隐隐给人一种地位极高的压迫感。

    仔细多看那小子一会,谁看不出来不好惹啊。

    想来,大人若不是发现这里有人死了,打死也不会过来的,可既然来了,那这局面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

    急需一个破局的人出现。

    所以……老暴。

    算他倒霉了。

    只能摇头叹息了。

    唐文深吸了口气,渠良在旁边简直就是看热闹啊,一点都没有被看押犯人的自觉。

    唐文心中直打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自己都破不开的空间禁术、完全没有看到任何躲避动作。

    吊儿郎当的样子分明没把自己看在眼里啊。

    可他那一身服饰、在加上白的不像话的皮肤,怎么看也不像是魔道,更像是个世家公子。

    只好再次试探一番。

    “小兄弟,我看你生的眉清目秀,和魔道阴狠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我真是越看你越顺眼,你看这事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