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云,火海。

    一道本应柔弱的倩影,此时却因为一件事,变得如此坚韧。

    然而,妖僧并没有因为这份意志而动容,他再次抬手,其上阴四象的虚影变得更加实质化。

    这一次的攻击,将会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更加强!

    一掌之后,灰飞烟灭。

    渗透攻击绝对会让姜知鱼,消香玉损。

    面对渐渐压来的巨大手掌,姜知鱼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之前的战斗让她的肋骨断了一根,左小腿骨也断了,现在能站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面对这将会夺取她年轻,甚至还未开始绽放的生命的攻击,姜知鱼却带着一丝笑容回过头。

    看向躺在地上被烧的焦黑的苏木。

    笑容似曾经般温柔,似柔煦的阳光,似驱散了所有负面情绪。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曾经的记忆像满天星辰在姜知鱼脑海中闪烁,闪烁着。

    ……

    “以后我们就是前后桌了,先说好,不能拉我头发。”

    “呃……”

    “你好,我叫姜知鱼,你呢?”

    “苏木。”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

    “知鱼,你是不是喜欢苏木?”

    “哎呀,都是同学,你别瞎说……”

    “那你为什么老是看他打篮球?”

    “因为我喜欢看啊。”

    ……

    “苏木同学,明天篮球赛,加油哦!”

    “有校花当拉拉队,能不加油嘛。”

    ……

    “苏木同学,如果你喜欢一个女生,会因为什么而喜欢上她?”

    “胸大。”

    “咦……正经点,说说看嘛。”

    “灵魂,算吗?”

    ……

    “苏木……”

    “苏木……”

    “苏木……”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

    高中的懵懵懂懂,情窦初开。

    在死亡前夕,姜知鱼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脑海中会闪过这些东西。

    我好可怜,但我觉得我……还是幸福的。

    毕竟他也是为了保护我,才……

    ……

    妖僧的攻击近在咫尺,姜知鱼背后的丝丝没有出现,苏木背后的八月也没有出现。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依然没有任何人或NPC出现。

    姜知鱼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抖动,变得湿润,眼泪随之溢出,顺着脸颊滑到雪白的下巴。

    最后低落在苏木的尸体上。

    “或许能跟你死在一起,是对我唯一的恩赐吧……”

    ……

    同一时间,临安市也面对着巨大的危机。

    天还没亮,火山还没爆发,但是这座多灾多难的城市已经到处是火光。

    火山口在佛隐寺下面,此时佛隐寺和佛隐寺周边都已经没办法进去人。

    地底下冒出来的蒸汽已经变成了黑色弄雾,里面夹杂这火山物质,吸入人体将会直接造成严重的影响。

    黑雾在空中汇聚,越来越多浓,并且覆盖范围也越来越大,此时已经占据了整个临安市的半壁苍穹。

    黑夜变的更黑,这连阳光都无法穿透的浓雾,早就遮住了月光星辰。

    而无法离开临安市的人们只能怔怔的看着这一幕,麻木的在原地等着火山云的覆盖,等待那即将平地而起,将吞噬,将摧毁这里所有一切的,岩浆。

    来自地狱的,火焰。

    无法抗衡。

    不过,仲裁院的人,还有一些自告奋勇的人,还是在不停的抢救,提醒人们。

    不管结局是什么,现在都不能丧气。

    逃,往这座城市的边缘,往这座城市之外的地方,逃!

    留下来即便在高处不被岩浆吞噬,不被火山石砸死,最后也会因为被污染的空气而死亡。

    作为逆行者,他们哪怕也已经绝望,但还是要不断鼓舞其他人。

    就算是死,他们也要死在最前面。

    这这时候,有人低声喃喃。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

    “现在放弃的话,就等于已经死了。”

    “对,还没结局,我们不能放弃。”

    “奇迹,就是因为存在那一点点渺茫的可能性!所以,我们一定能创造奇迹!”

    “别干看着了,都行动起来!救人!逃!!!”

    “逃,活下!”

    “还没死呢,丧着脸干什么!”

    “……”

    人们似乎突然醒悟,原本已经绝望的城市开始重新燃起希望。

    停滞的撤离行动重新开始,原本的见死不救也在这时候变得越来越少。

    所有人此时都在相互帮助,众志成城,优先给女人和小孩创造更多更大的逃生可能性。

    ……

    而在这城市希望燃起之时,一座大厦的顶上却出现了三道“看戏”的身影。

    丝丝,妖龙少年,手臂上长有鳞片的男子。

    看着危机下突然醒悟,开始互帮互助的人们,丝丝转动这自己的发尾,悠悠道。

    “人类,真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啊。”

    男子看了一眼脚下被烧焦的苏木,撇了撇嘴,道:“所以这家伙,居然为一个女人牺牲了,真踏马可笑。”

    “牺牲?在那种情况下,也逃不了吧?”丝丝接过话匣子,玉葱般的手指在苏木的脸颊轻轻滑过。

    “妖僧本身来就很强,还跟他玩套路,这谁受得了。”

    “说到底,还是那些家伙太着急了,天启的进度提升的太快了……”

    一旁的少年淡淡道:“他还有用,开始吧,趁着他的灵魂还没放弃。”

    丝丝:“这小子,也是够犟的,这样都不死。”

    男子:“意志,是人类最强的武器。”

    少年:“人类绝不放弃的意志,将会成为这末日的曙光。”

    男子也在这时候催促道:“动手吧,他身体里那东西,小心点,避开……”

    “……”

    ……

    天启世界,妖佛寺庙。

    在妖僧的攻击即将落下的时候,他肩膀上的一座阴四象冰雕突然碎裂!

    而他也因为冰雕的碎裂受到了重创,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听上去就像是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妖蟒像碎!攻击-25%!攻击速度-50%!

    翼虎像碎!攻击-25%!元素强化-50%!

    恶龟像碎!防御-50%!承受伤害+50%!

    妖凤像碎!气血-50%!气血恢复效果-100%!

    四象皆碎!!!

    妖僧的实力瞬间大打折扣,并且也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只能在那像是疯了一样嚎叫。

    但是即便如此,姜知鱼依然不是妖僧的对手。

    要是继续战斗的话,姜知鱼的下场还是会死!

    现实世界的火山依然会爆发!

    临安市,依旧逃不过毁灭的命运!

    也就在这时候,姜知鱼发现,苏木的血条居然在隐隐跳动,开始……上涨恢复!

    同时,苏木身上那些焦黑像是结痂一样,开始自动剥落!

    一时间,姜知鱼的眼里涌出了许多雾气。

    “他,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