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大考状元:开局抽取主角光环 > 第623章 喝酒误事,秦枫和凤凰睡了!
    五星级酒店,包厢。

    秦枫和凤凰对立而坐,推杯换盏,桌上摆满了空酒瓶。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都陷入了微醺状态。

    不穿军装的时候,秦枫和凤凰的关系就是私下好友,在饭桌上聊一些家常话题,凤凰时不时被秦枫的黄色笑话逗得哈哈大笑,没有任何架子,完全释放天性。

    秦枫也不在乎长幼有序,没把凤凰当前辈,而是搂着凤凰的香肩,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兄弟。

    “凰姐,这顿饭不用你请。”

    “不行,我说了要请你吃饭,必须我来买单!”

    “买啥单啊,天京市的餐饮业早就被我垄断了,这家五星级酒店也是我旗下的产业。如果你非要买单,直接把钱塞进我口袋好了,毕竟我是老板。”

    凤凰拍拍秦枫的脑袋,醉醺醺的笑道“可以啊你小子,在商界也混的风生水起啊,看来当初我没看错人!”

    未来的某一天,凤凰再回首,认为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发掘了秦枫这个人才。

    当然发掘秦枫的大部分功劳也是依靠姬轻月。

    两人天南海北扯了半天,最后一瓶红酒下肚,桌上的空酒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秦枫的酒量远远不如凤凰,要不是凤凰扶着他,估计就喝趴到桌子底下了。

    “凰姐,今天差不多了,不能再喝了,再喝容易酒后乱性了。”

    秦枫双眼迷离,在酒精的发酵下,他体内的荷尔蒙愈发兴奋,总忍不住瞄向凤凰的胸前。

    凤凰放下酒杯,突然正经起来“对了秦枫,那件事是真的么?”

    “你指的哪件事?”

    “就是你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发表的那番言论。”

    秦枫叼着牙签,单手托腮,眼眸里倒映着忧虑“那件事是真的,我没有危言耸听。难道你没感觉这几天天京市的气温怪怪的?”

    凤凰点头道“当然感觉到了,本来是立冬的季节,但天京市的气温却不断攀升,就像夏天一样炎热。”

    “所以说啊,全球冰川会在一个月内融化三分之二,到时候海平面升高60米,肯定会淹没大量滨海城市,还有一些海岛国家,它们将会面临沉入海底的灭顶之灾。”

    秦枫这番话让凤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凤凰赶紧喝了一杯红酒压压惊,接着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

    秦枫一边嗑瓜子一边说“确实有件事需要你帮我。我最近应该会比较忙,所以我希望你能跟军区总领导联系,申请一道执行令,尽快转移咱们华夏沿海城市的居民和相关财产。”

    凤凰点头道“没问题,这件事我去跟上级领导谈判,你不用担心。”

    这顿饭吃完,秦枫和凤凰都喝醉了,两人彼此搀扶着,走路都费劲。

    ……

    浑浑噩噩中,秦枫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而且是一个春梦。

    春梦了无痕,秦枫被刺眼的阳光弄醒。

    缓缓睁开眼帘,秦枫揉一揉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席梦思大床上,所处的房间也很陌生,应该是某个宾馆,床头柜上还摆着标明售价的杜蕾斯避孕套……

    “啥情况,我是谁?我在哪?”

    秦枫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昨天喝酒喝太多了,以至于记忆模糊,喝断片了。

    “我记得昨天下午和凰姐一起吃饭,喝了点酒,喝多了,后面的事情实在是记得不住了……”

    秦枫敲敲自己的脑袋,感觉自己少了一段记忆。

    就在这时,秦枫的余光捕捉到一丝异样。

    秦枫虎躯一震,然后扭动脖子看向身边,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柔软的大床上,不止秦枫一人。秦枫的身边,还躺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大美女。

    这个美女不是外人,正是凤凰!

    秦枫没忍住,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凤凰本来睡的正香,被秦枫的叫声瞬间吵醒。

    醒来后,凤凰便看到秦枫用被子遮掩自己的裤裆,蜷缩在床的角落瑟瑟发抖。

    凤凰拢了拢秀发,茫然道“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昨晚发生了什么?”

    秦枫贝齿轻咬嘴唇“昨晚咱们喝醉了,后面的事情我也不记得。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

    凤凰努力回忆着,宿醉后的大脑仿佛被浸泡在酒精里,晕晕乎乎。

    冥思苦想,凤凰只记得昨晚和秦枫喝酒划拳的事情,后面的事情她也不记得了。

    此情此景,两人面面相觑,脑海里同时浮现四个大字

    酒后乱性

    酒喝多了,就容易误事。从眼下的情形判断,昨晚两人喝多后,就在附近的宾馆开房,然后借着酒劲,在没有自主意识的情况下,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尴尬,秦枫和凤凰都保持沉默,而是不敢跟对方有任何眼神接触。

    这次的事情真是闹大了,龙魂组现任首领竟然把龙魂组前任首领给睡了!

    最讽刺的是,凤凰在位期间,还特意立下了一个规矩,龙魂组内部人员不允许谈恋爱,更不允许发生男女关系。

    立下规矩的是凤凰,破例的也是凤凰。凤凰自嘲一笑,感觉无地自容。

    沉默良久,秦枫率先开口“凰姐,你别在意,我不会逼你负责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原谅你了。”

    凤凰怒目圆瞪,这件事不论怎么看,都是秦枫占了便宜,如今秦枫却倒打一耙,搞得他像受害者一样。

    “秦枫,这件事先不要声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你该泄露出去,我就一刀送你进宫当太监!”

    秦枫面露苦涩,略带歉意道“凰姐,我也不想这样,要怪就怪咱们昨天喝多了,所以才酒后乱性。”

    凤凰愁眉不悦,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如果真的喝醉了,两人昨晚肯定睡得像死猪一样,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不过当凤凰把被子掀开的时候,一切都盖棺定论了。

    床单中央,有一抹殷红的血迹,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这一幕秦枫再熟悉不过了。

    凤凰也是成年人,她自然也懂。

    但两人都误会了,这一抹血迹,其实是秦枫的鼻血。